故事里鬼怪可怕,现实中人心可恶

须风呀
2020-07-29 看过

小的时候,一到雷雨天,我爷爷就没办法上山干农活,会搬着小板凳,坐在厅堂里给我们几个堂兄妹讲故事。我们几个小豆丁也会围着爷爷,伴着雷雨声,听着爷爷讲许多关于雷雨天才会有的故事。而那些或是神话、或是鬼怪的故事,也伴着天井低落的雨水,淅淅沥沥,破碎在记忆中。也可能是自小听着故事长大,养成了我喜欢搜罗鬼怪故事的好奇心,只要是关于怪谈,都会喜欢是深入猎奇。

最近长三角总是阴雨连绵,下起雨来宛若捅破了天,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种雷声阵阵中听着爷爷讲故事的感觉。伴着昏暗的天,淅沥的雨水,我开始《怪谈故事集》。

摄影师:须风

能够选上《怪谈故事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封面,以黑白红为主色调,搭配一些极具日式风格的插画,就足够吸引眼球。翻开书更是惊艳到我,里面的插画居然是来自日本浮世绘大师月冈芳年的《月百姿》,光是看这22幅插画,都足矣让我对这本书赞叹不已。

摄影师:须风

原本想着,这书是怪谈合集,书里的故事,也许是同爷爷讲的鬼怪故事一样惊悚惊诧,却不想,我随手翻开的<锦娘>篇,竟是有点小温暖的故事。

故事如爷爷讲的民间奇谈一般,同是以“鬼怪”为主题的单元故事,但它又不同意《聊斋》这种纯粹精怪的故事,它更多的是从故事蓝本上,让读者看到不一样的故事和文风,相比整本书里的故事集,我最喜欢的就是公子驴的<锦娘>,因为她类似于我以往读过的聊斋,而且颇有创意的将“五色绦”做为故事里锦娘的形象,觉着就有了寄托。

也有的读者说,<锦娘>这一篇写着比较平常,但我倒是觉得,这一篇虽然故事形式比较老旧,但讲故事的手法、笔力就好像润物细无声一般,不动声色的让你被引入到故事中。

且我的眼里,任何故事都不仅仅是故事,它或多或少会从侧面展现出一些不易被发现的东西,而我在<锦娘>里读到的有人心的险恶、封建迷信的黑暗等等寓意。

比如锦娘的弟弟,被村民投井,他们却还是因为三年不下雨,又将锦娘沉水祭奠河神。这都反应了人的恶和封面迷信的暗。

中国古代从战国时期的西门豹丢巫婆开始,好像只有河神有“活人献祭”这种过分的要求,“活人献祭”是几乎所有原生文化中都出现过的东西,从古埃及,到中国古代,从维京人到凯尔特人。

如果杀猪宰羊后,神还是不满意,老天爷还是不下雨,那么接下来可能就得换“人”上,这样显得比较虔诚,说不定能感动上天。

从这些中就能明白,其实,最可怕的还是人心。

摄影师:须风

写一篇故事不难,但要知道,写一篇会让人触动的故事就非常难。要去设定故事背景,要去给故事中出现的人物设定形象,要描写场景、人物心理等等,都是极具手法的。

所以我说公子驴的<锦娘>虽然故事形式老旧,但还算得上是上乘之作。接下来会将剩下的读完,再来评价吧。2020.07.29

昨儿下班回家,忍不住就把剩下的部分全部熬夜看完,当真算得上是“拿起来就放不下的精彩故事集”。

像<玩具修补师>、<请亿我>、<慈恩寺破凶录>、<鬼手判官>、<猎龙人>、<月兮>这几篇,我觉着类型上和<锦娘>类似。

故事设定的时代背景均是以传奇为主,不管是推理传奇、惊悚传奇、古代传奇或者科幻传奇,均是围绕着“传奇”二字展开。

每一篇看完都欲犹未尽,也赞叹于这些作者的脑洞和文笔,不仅文笔干练,故事的情节设定、剧情走向都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而寒天种子的<泥菩萨过河>、孔雀的<玩具修补师>、无颜的<双生>、西毒何殇的<蚂蚁>、龙伟平<捕鳇少年>,又有点另类创意的意思,读起来极具阅读快感。

不过后续这几篇读下来,还是比较偏向于喜欢《慈恩寺破凶录》,也许我个人的喜好就是偏向古香古色的故事。文末最后的那句“只要心中有佛,何处不是慈恩寺”写得好,可作为是通篇故事的点题,当俗家、佛家发生冲突的时候,当矛盾造成自我郁结成伤的时候,能够与自己和解,也是一种洒脱。

以前看过巴金先生的采访,他在采访中曾说过“写作是一种欲望的倾述,一种幸福感的满足。”读书何尝不是呢,打开一本书,就好似打开一扇窗,打开《怪谈故事集》,就好像打开了离奇世界的大门。

以往我一直觉得自己讲故事也是挺厉害的,因为跟着爷爷学习了许久,但现在看了《怪谈故事集》之后,我觉得不仅没能学习到爷爷讲故事的精髓,也没能掌握讲故事的手法,那还是来多读读别人的成果吧,也是可以学习到很多哦(*^▽^*)。

8 有用
0 没用
怪谈故事集 怪谈故事集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怪谈故事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怪谈故事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