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小说?

kevinou
2008-01-07 看过
读到后记才发现,作者在福建新闻频道工作。居住在同一个城市,本该打点同情分,但阅读时的不适感犹在,勉强给个三星吧。

买这本书,当然最主要是因为我喜欢魏晋风度。不过本书属于一个书系:“汉语江湖”。书系的名称颇别致,封底的宣传辞说“我们这个文明古国现在有影响的只剩下汉语了。。。我们该留下怎样的汉语呢?”且不说这段话是否妄自菲薄,留下可传之后世的汉语文本,这志向不可谓不远大。冲着这句豪言壮语,也该拜读一下。

唉,宣传辞到底是宣传辞。言过其实只会适得其反。

首先,文笔也就一般,如果我们只能留下这样的汉语,那么汉语可以休矣;作者又好作比喻,常拿台湾政事、企业管理比附,可是作者功力有所不逮,作起比喻来常常文不对题,似是而非。

“王子猷出都,尚在渚下。旧闻桓子野善吹笛,而不相识。遇桓于岸上过,王在船中,客有识之者,云:"是桓子野。"王便令人与相闻,云:"闻君善吹笛,试为我一奏。"桓时已贵显,素闻王名,即便回下车,踞胡床,为作三调。弄毕,便上车去,客主不交一言。”

以上这一段,是《世说新语》里我最喜欢的一节。不料本书的引用居然两处出错,虽然都是细节:一是让桓伊上了王船,原文只是下车;二是把胡床当成马扎,胡床非床没错,可也不是马扎那么寒酸吧。

作者印在封面上的警句“温润是君子的仁”也让我看不明白。莫非还有小人之仁乎?又或此“仁”非子曾经曰过之“仁”,而为果仁之“仁”乎?

以上啰嗦了一大篇,都是对宣传辞的反弹。说到正文,作者驾驭一个历史题材的能力也有限。行文颇为凌乱,感觉是一堆材料的拼凑,而不成为一个整体。

作者花大量的篇幅讲谢安与桓氏的角力,看上去谢安步步为营,桓温一退再退,塑造了谢安诸葛孔明式的形象。问题在于,谢安果然胸中果然有一个完整明晰的蓝图么?可有依据?宫廷斗争,官场角逐,总是不断折冲,错进错出。可是在作者那里,好象一切尽在谢安掌握,真神人也。作者可能忘记了自己在写历史事件,不是在编小说。比如说到桓温同意谢万刺豫州,理由之一竟是谢万会死,且谢万一死,谢安必因哀痛而不出仕。桓温能卜人生死么?当时是否有丁忧之制?可有为弟服丧致仕的么?我们看到桓温与桓冲步步退缩,原因何在呢?作者只顾树立谢安的光辉形象,竟吝于对其对手稍加分析。

我想我对作者太苛刻了。只是关于我喜欢的晋朝,到现在也没找到一本写得好看的书,真是无奈。
8 有用
1 没用
门阀旧事 门阀旧事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门阀旧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门阀旧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