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斯坦对web2.0的反思及中国网络语境的认识

米.粉.虾
2008-01-06 看过
最近在看凯斯·桑斯坦的《网络共和国》,草草看完了第一遍,有了一个初步的看法。本来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但还是得再看一边。原因还是在于以前的学习不够认真,美国语境下的共和与民主理解的不够,所以对桑斯坦的论述还是有些不清楚的地方,还不能形成一些更慎重的分析。

一、桑斯坦著述的背景

桑斯坦开篇就描述了网络的个人化时代。比如定制个人最喜欢的节目,定制并收听自己喜欢的音乐,定制阅读自己感兴趣的新闻。桑斯坦将这称为“无限过滤”。这种个人化定制我是直到2006年年初通过豆瓣的“豆瓣猜”功能才了解并感受到的。桑斯坦的英文原著是什么时候出版的,我不知道。但是中文版是2003年第一次印刷的。也就是说,至少在2003年之前桑斯坦就已经写出了这本书,也就是说美国在2003年网络中已经有了很多网站采用豆瓣的这种功能,这种功能也就是05年中国网络中沸沸扬扬的web2.0。网络这块还真不是落后一点点。

可以说,桑斯坦是针对web2.0对民主和共和的威胁而做出了本书。而国内的大部分网站,还处于web1.0,国内网络民主来说最大的威胁是1.0,而2.0目前的缺点还未显现,2.0还是扮演着网络共和与民主的救世主角色。所以,在阅读桑斯坦的该书时,这个时代背景是必须分清楚的。

目前国内的web1.0最具代表性的是以新浪新闻,以及后面追随着新华网、人民网以及其他各种新闻门户类的网站。他们最大的特点是,通过人工的编辑,从大量的信息中挑选出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新闻,并将他们认为最后价值的新闻至于首页或子栏目首页中。网民们阅读的新闻,实际上是已经过新闻网站编辑过滤后的新闻,网民接受的信息是受网站控制的。而往往控制了一个人接受的信息,也就很容易控制他做出的判断。这种做法与新闻联播如出一辙。甚至新浪新闻每天有1亿多次的点击,这么多的读者数量,控制了新浪,就相当于控制了这么多人的信息,对于民主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所以,我并不认为,1.0下这种控制他人信息源的模式,能代表什么民主的概念。

目前国内的web2.0强调的方向之一是UGC,用户贡献内容(User Give Content)。即网站的全部信息不是由编辑提供的,而是由用户提供的。这样在信息源上不再是某几个编辑来决定,而是由全体网民来决定。自然更符合民主的要求。包括新浪博客在内的各个博客服务商、百度的贴吧及知道、豆瓣、抓虾,都是UGC的典型代表。

在用户提供内容的基础上,用户偏好聚合的服务也开始衍生出来。如,新浪的博客圈,就是将兴趣相仿或其他某种联系的博客组成一个圈子。再比如百度贴吧,将对某类话题感兴趣的人聚合起来。再比如豆瓣的豆瓣猜,将和某个人口味相似的书、影、音及其他有关信息聚合起来。这样用户就可以方便的找到自己的同类人,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种服务目前在国内的网络中正在起步,还不是十分普及。而桑斯坦的论述,就是从这种服务开始的。

二、桑斯然对web2.0的忧虑

桑斯坦认为,对于民主和自由来说,信息审查是个威胁。而这种审查不仅是来自政府的,还来自消费者个人,“消费者过滤所读所听所看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已经到了威胁共和主义下的民主的地步。他认为,“人们应该置身于任何信息下,而不应事先被筛选。未经计划的,无法预测的信息接触,对于民主至关重要,即便某些主题或观点是人们从没想过,甚至令人不安的。这些主题和观点之所以重要,部分在于防止社会的四分五裂和往极端发展,因为志趣相投的人往往只喜欢和他们圈子的人交谈。”而“大部分公民应该拥有一定程度的共同经验。假若无法分享彼此的经验,一个异质的社会将很难处理社会问题,人和人之间也不容易了解。共同经验,特别是由媒体所塑造的共同经验,提供了某种社会的粘性。”

老实说,开篇便看到这种论述,我有点既不服气又不服气的心理。消费者自我过滤信息确实有使自己的认识越来越狭窄的危险。我个人本来依赖于网络获取信息已经很久了,在一年前我又重新开始看纸质报纸,就是因为在网上自己点击查看的文章都是自己感兴趣的,接触不到自己可能不感兴趣但能拓宽思维的信息。关于这个我以前在博客里有描述。但是我又不服气,为什么媒体提供的共同经验,也就是“共同话题”就那么好?媒体专制下的话题控制,岂不是对民主威胁更大。我目前看来,桑斯坦这么认为,可能因为他们国家的媒体本身是民主的,能提供多元的思想和话题,即使在911后布什政府对媒体大加控制,甚至是麦卡锡时代的白色恐怖,也都只是特列。而在媒体缺乏民主精神的地方,强调通过一元化思想的公共媒体来促成公民的交流,则确实是在协助专制。可能是,以民主为基础共和制,和以专制为基础的集中制,在形式上具有太多的相似性,很容易将对共和制的称颂误解为对专制集中的鼓励。

当然,桑斯然对网民自我控制信息的焦虑至于中国国内也并非多余。如果去看看百度贴吧的一些“吧”,如“李宇春吧”,还有一些民族激进的军事BBS,如铁血论坛。一群有着共同的非理性思想的人聚集其中,容不下意见不同者,不愿意接受其他思想,喜欢用滥駡的方式对待不同思想,并沉浸在群体的偏见与偏执中,营造出来的是一种类似疯狂的情绪。桑斯坦将这称之为“群体极化”,即“团体成员一开始即有某种偏向,在商议后人们朝偏向的方向继续移动,最后形成极端的观点。”这种群体化倾向,恰恰是目前网络领域中SNS理论的基础之一。而群体极化与“社会串联(social cascades)”联系起来,将群体极端的观点传播给几十人、上百人、上千人,最后发展成“引爆流行”,则会对社会产生非常巨大的破坏力。沈阳刘涌案中因网民对法律程序、程序正义的不理解,而传播起来的非理性观点,对最高法院改判行为就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桑斯坦也并未彻底否认信息过滤、群体化的好处。“因为一些团体成员在参与更大团体的讨论中,往往显得特别安静。让那些原本被忽视、被压抑的议题,有一个重见天日的机会。”这正是我们目前要信息过滤和群体化的基础。

三、桑斯然焦虑的调和

Web1.0是一种信息的人为集中,并且是少数人控制下的信息集中。显然,既不能满足网民对信息多元化、个人化的需要,也满足不了民主与自由的需要。

Web2.0下,用户提供内容、用户个人过滤信息、用户小群体化,个人、小群体越来越成为信息的中心,也就是所谓的长尾理论下的信息消费者个人化,能够充分的满足用户对信息和交流的需求。但是,正如桑斯然所说,也加剧了社会的分化,不利于全社会范围内的民主讨论。

借助网民之力,将一个个网民、一个个小群体的个人观点,展现到全社会范围内供以讨论,则可以有效的避免桑斯坦所焦虑的事情发生。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多非常好的尝试。比如,Digg的投票机制。Digg允许网民将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分享出来,通过其他网民的投票,将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顶”出来,大家一起关注、一起讨论。或者有很多网站现在已经在做的,通过技术上的算法,分析用户对信息进行的操作,将收到用户共同关注的信息在网站的首页等公共页面展现出来。或者像法天下这样,通过首页的专题推荐,允许用户将自己感兴趣的话题制作为专题,然后推向首页供全体用户共同讨论。这些都是桑斯然向往的“形成共同经验、公共话题”,而展现用户共同感兴趣话题的首页或其他页面,也就是桑斯然说的“街道、公园”等进行共同讨论的场所。

 
7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5条

查看全部25条回复·打开App

网络共和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网络共和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