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浪漫的色戒

藤原琉璃君
2008-01-06 看过
《色|戒》可以逼得上海的白领们做着和春运同样伟大的迁徙运动飞奔到港岛去看全版,逐追的是剧情的完整、情愫升腾曲折袅袅。色字当头,却忘了戒字,兀的真可怪也。一帮热血的爱国学生杀老曹,原本像祭典一般铺陈的杀戮见血咔嚓地成了一刀捅进,over。极司非而路的魔窟也湮消在“给他一个痛快”和“我怕黑的地方”中。
  
人性深处的恐惧从何而来?易默成大段刑讯女囚的残忍场面即使在港台版中也丝毫不现,没有了这些阴暗的画面作为辅助,那些office lady怎么可能想像出随着黑暗而来的恐惧、无助和那一丝感情,哪怕只是一秒的温存。

《间谍王》恰可以满足这种不在场的缺失。戴笠和胡蝶的绯闻,神秘地湮没进时代的背景,重庆和南京两方特工的厮杀,歌乐山的人间地狱。这与明朝的特务统治在港产武侠片中乐此不疲地成为主题如出一辙。

真正的间谍王没有梁朝伟那样的迷人,一张马脸,低调地如同壁纸上的花纹,他“制造了这么一个幻象,好像他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可能实际上并不存在”,“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象更让原名戴春风的戴笠变成派系林立的国民党内军统小团体崇拜的正面偶像:“出身寒微”、“贫贱不移”、“孤高隐忍”。
  
可谁都知道大名鼎鼎的“中国的希姆莱”,连罗斯福总统在开罗会议期间也向蒋介石提出想见见这一号人物。戴笠似乎只向他的校长效忠,愿为犬马,竭尽全力,并且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人的争宠。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邝裕民激动的眸子中闪耀着年轻气盛的血性。戴笠少时参军,上海“打流”,结识挚交胡宗南,和蒋介石的命途颇多相似,甚至更具传奇色彩。据一种广为人知同时也更可能是故意美化的说法:某天戴笠在杭州西湖灵隐寺边一块岩石上晒自己仅有的一套体面衣服(这是他留给他人好印象的诀窍,每晚必洗晾一遍,翌晨穿着),赤身在水中游泳。有年轻的男教师带着一队学生郊游经过,调皮的学生将石头上晾晒的衣物鞋袜捡去,戴笠在水中大喊,那位教师见状,喝令学生放还给戴笠,尽管当时两人没有言语交流,但相互报以微笑,让他们有了进一步交会的契机。戴笠后来择日去学校拜访胡寿山老师,“西北王”和“间谍王”的友情由此展开。
  
当胡宗南成为校长门生,从黄埔一期毕业后,直到1926年戴笠才借助着毛人凤帮助进入黄埔军校,黄埔六期的出身让戴笠在军统的履历表不怎么美观,但这并不妨碍戴笠成为蒋介石身边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他甚至是当时中国唯一一个可以随时随地面见蒋介石的人。凭借这一便利和对军统的一手抓,使他得以成功地阻击来自CC派和军统内部的敌意。
 
他在日据上海制造了一件件暗杀,其中便有暗杀伪外交部长陈箓、伪警察局秘书主任席传泰和伪上海市长傅筱庵。重庆的对立面正是丁默邨和李士群的极司非而路76号。双方的银行炸弹大战让彼此都疲惫不堪焦头烂额,以暴抗暴终究不是办法,本是同根生,重庆和南京的媾和,在暗地滋生,从张秘书和易先生的对话中可见一斑“日本人也在追查那批美国人给重庆的军火”,易先生和老吴隔着一张桌子吃饭也难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曲意委蛇中白白送死的只是老吴私仇夹带的热血青年。
  
石矿场,面对那个深不见底的黑水潭,一切变得释然,遑论皱乱的床单,眼底的那滴泪。
 
李安拍的始终是电影,易先生一类人变得愈加人性,同时扬弃他们血腥的一面,当梁朝伟的脸庞浮现,更多的观众能够接受易先生,所能关注的底线也只能是色,王佳芝的命运在那一刻被注定。
  
虽然戴笠最后也在飞机撞山中消陨,但发布于4月1日的新闻简报让老美直以为是这位神奇傅满洲博士的烟幕弹,对于这事件的真相,众说纷纭,和叶挺的打斗,共 产 党的破坏,美国人的暗杀,甚至川岛芳子,更为普遍的说法则是那天戴笠根本就没有上那架飞机,而是假造了自己的死亡来挫败他的敌人。

本书的作者魏斐德,是美国著名汉学家,与孔飞力、史景迁齐名,在其逝世一周年之际,江苏人民出版社海外中国研究丛书推出了由魏斐德夫人梁禾翻译的《间谍王》的特别版,想必魏老在天国会依旧乐呵呵地翻看着这本继《上海警察,1927—1937》、《上海歹土:战时恐怖活动与城市犯罪,1937—1941》之后中国现代警政间谍史的又一杰作。

http://darcysy.blogbus.com/logs/13259838.html
62 有用
47 没用
间谍王 间谍王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6条

查看全部16条回复·打开App

间谍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间谍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