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暖暖的問候溫暖了涼涼涼涼的心

水水夏天
2008-01-05 看过
    『暖暖。』我說,『我要去北京找妳了。』
  「嗯。我等你。」暖暖說。

花了一个下午一口气看完痞子蔡的《暖暖》,看到上面这段话的时候,眼泪不由自主下来了。落下的眼泪,也因为这些文字,也许是因为梁静茹的《Ces’t la vie》。

一直记得《第一次亲密接触》的清舞飞扬,也不曾忘记《seven eleven之恋》中为彼此默默心动的两人,甚至至今还期待着在平安夜有人会带我到《檞寄生》之下实现那个美丽的传说。这些最爱的经典作品后,有一段时间觉得曾经的痞子蔡商业化了,作品中的纯粹似乎不见得一如既往了。而,《暖暖》,使这种纯粹又复活了。

也许理智的理科生总是很难相信“王子与公主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式的完美结局,所以他的故事都是带着淡淡的遗憾和无可奈何。虽然一开始就带着抑郁的心情翻开首页,然而看下来,还是忍不住被贯穿全文的痞子蔡式五星级冷笑话逗得一直面带微笑。

心里是复杂的不舍和纠缠,脸上却是笑意昂然,你需要这么残忍吗?蔡凉凉。

爱情,最终可以归结为时间和空间,而且两者是充分必要条件时爱情才成立。其他的充分不必要或者必要非充分条件时,爱情都是有缺陷的。也正是因为这么多有缺陷的故事才可以成就爱情的美丽。

暖暖和凉凉之间甚至没有任何的承诺,想起凉凉第一次在北京夏令营结束前想对暖暖表明心意时:

    『暖暖。』我鼓起勇氣開口:『妳知道的。』
  暖暖轉頭看了一眼我的神情,點了點頭,說:「嗯。我知道。」
  暖暖,我也知道。
  我知道妳知道我想說什麼。

我一直觉得没有承诺的爱情是没有保障、没有安全感的。其实简单几个字的口头允诺又如何能保险复杂的人心?如果无心,再多的言语承诺也是徒然,如若有心,即使彼此从未说明,也会心照不宣地默默忠诚于对方。

其实我是怀疑现在是否还有凉凉这么简单而痴情的人,他和暖暖就这么有默契地一起等待着命运让他们重新见面的那一天,在那之前甚至没有做过多的争取。当凉凉由于出差在离开大陆一年多之后终于有机会再回来的时候,我多希望他们可以好好把握这三个月的时间!然而故事发展却总是不如人意,三个月中,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努力、理性地生活。在同一片大陆上互相通过电话和email联系,他们不会没有期待,不会没有想象,但是彼此连一次见面的话题都没有触及。如果说隔着台湾海峡的他们不能相见可以原谅,那么为何苏州和北京的距离却也使两个心系对方的人无法相见?!所以,当凉凉在回台湾的前一天终于下定决心转机去北京时,我哭了。

地域的距离再远也战胜不了心的距离近;地域的距离再近也挽救不了心的距离远。

缘分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心系彼此的两人,但是爱情中的缘分却并不等于结果。重逢时,虽然默契还在、感觉依旧,却不敢用力去给对方感情,因为彼此知道,此时感情给与得再大方也弥补不了再次分别带来的伤感。

    或許我可以做些傻事,或者少些理智、多些衝動與熱情。
  熱情也許不曾磨滅,但現實面的問題卻不斷挑戰我的熱情。
  就像人民幣跟台幣之間存在一比四的換算公式一樣,
  我試著找出熱情與現實、台灣與北京之間的換算公式。
  也就是說,雖然熱情依舊,但心裡總不時浮現一個問題:
  燃燒熱情產生能量足以推進的距離,夠不夠讓我接近暖暖?
  
  我可以算出北京到香港、香港到台北的距離,這些距離並不遠;
  但我跟暖暖之間最遠的距離,是台灣海峽。
  那不是用長度、寬度或深度所能量測的距離。
  用我將會一點一滴消逝的純粹所做成的船,可以航行並穿越台灣海峽嗎?
  
  台灣把另一半叫牽手;北京則叫愛人。
  我將來應該會找到生命中的牽手,暖暖也會找到屬於她的愛人。
  如果我們連另一半的稱呼都不同,那麼大概很難成為彼此的另一半吧。


人生之若如初见的感慨以及相见不如怀念的凄美也许也是这样形成的吧?

    如果有天,世上的男女都能以純真的心對待彼此,
  又何需連理樹來提醒我們愛情的純真?
  到那時連理樹就可以含笑而枯了。
  所以連理樹現在還活著,因為人們還需要被提醒。
21 有用
1 没用
暖暖 暖暖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9条

查看全部19条回复·打开App

暖暖的更多书评

推荐暖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