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书杂记—王安忆《心灵世界》

démon laurie
2020-07-22 看过

说起来,我中学时期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写作工作者。究其原因,一是小时候看了不少书,包括武侠小说、言情小说、短篇故事、心灵鸡汤等,对写作很感兴趣。小时候自己胡乱画过自编情节的连环画,甚至在六年级的时候还自己写了一本小说,大概是一对双胞胎姐们分别在邪教和正道中长大最后又和好了的故事。第二个原因是读书时代作文写得不错,得到了历任语文老师的肯定和赞扬,因此对自己的写作水平迷之自信。考大学的时候第一志愿报的是四川大学的新闻系,然而命运让我被提前批录取到了华东师范大学,最后成为了一名老师,还是数学老师。早年间,我还偶尔写点小诗小文的,自娱自乐,近年来工作繁忙,家事繁琐,已许久不动笔头。如此看来,我的人生轨迹已经和中学时期的梦想渐行渐远。

假期拟了个计划,其中之一就是多读几本书,王安忆的《心灵世界》本不在计划之内。偶然看到一位豆友标记了此书,说此书对于写小说的人大有启发和裨益,遂心动买了来。当然也不可能指望看完这本书就会写小说了,但我早年间的兴趣确实被勾起,买了迅速读过一遍,觉得甚是有趣,因此记录在此文中。

这本书是王安忆在复旦大学中文系任教时期的讲义,后来归纳整理而成书。王安忆在第一章节里,引用了美国作家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中的一句话“没有一件艺术品不是独创一个新天地的,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要研究这个新天地,我们要把它当作一件同我们所了解的世界没有任何明显联系的崭新的东西来对待。事实上,好小说都是好神话。”意思就是说,小说应该有自己的逻辑和内涵,它可能取材于现实,但却绝不和现实有同一套规则,它不是真实的,是不能被经历的,因此称之为神话。王安忆随后阐述了自己对小说的理解,她认为小说是一个人自己创建的“心灵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故事发展逻辑由作者一手搭建,搭建材料却很可能取自于现实生活。所以,如果要写一篇小说,首先在作者的头脑里就会建构一个世界,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盗梦空间》中的造梦者,似乎道理是类似的。随后王安忆列举了几部中外小说,依此说明作者是怎样构建其心灵世界的。例如: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托尔斯泰的《复活》、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曹雪芹的《红楼梦》、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等。通过王安忆的分析,我对这些作品的观察又有了一个新的角度,即作者构建的这个心灵世界是什么样的?其内在逻辑是什么?有哪些材料是现实世界中得来的?带着这些想法再来看这些小说的情节,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收获。

王安忆还讲了小说的写作的建筑材料——小说的情节和语言。这两个材料与现实世界的材料非常相近。她在文中把小说情节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种叫做“经验性情节”,也即是现实生活中实实在在存在的事件和感受,这些可以写成诗歌散文,但如果想成为小说,就缺少了故事的动机和条件,无法促使故事的发生。第二种叫做“逻辑性情节”,是作者后天制作的,或者将经验进行了整理和再加工的,它可以把一个很小的因,发展为一个很大的果。王安忆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个意思——刘庆邦的《玉字》和苏童的《园艺》。这两个挺有意思的故事充分说明了逻辑性情节里的动机和条件很重要。小说的语言也被分为两类来阐述——具体化语言和抽象化语言。我对抽象化语言比较感兴趣,王安忆以《棋王》为例,列举了许多将普通动词用得恰当生动的语句,我觉得很妙。比如“他紧了紧手脸”、“他支起肩深吸进去,慢慢地吐出来,浑身荡了一下”等,一下子让我脑海里有了画面。我很喜欢这种平实而生动的语言。

最后两节课,王安忆还讲了小说的思想和感情问题。读完这两部分,我再次明白了王安忆说的“心灵世界”是什么意思了。要真读懂一篇小说,可能还需要去深入了解这个世界的缔造者的思想观念及感情底色。王安忆以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为例娓娓道来,令人动容。合上书的我,再回想读过的这些小说,似乎有了一些新的认识。王安忆的《心灵世界》并不会让我立马学会写小说,但它给了我一个契机去回想、反思,也给了我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小说和它背后的那个灵魂。

0 有用
0 没用
心灵世界 心灵世界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心灵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灵世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