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白尼式的革命

情满三鲜汤
2008-01-05 看过
“自然与理性之间的和谐之得以实现,不是由于自然符合于理性,而是因为理性符合于自然。” ——克鲁比乌斯[P166]

那天我还跟一个同学调侃道,“如果康德生在达尔文后面,不知道他的哲学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康德的认识论革命被后人称为哥白尼式的革命。“人为自然立法”。时过境迁,一个稍微有点知识的现代人都会觉得这种观念有多荒谬。

我们看到的光谱恰好而且仅仅是透过大气层的那部分阳光。其他动物听到很多声音是我们听不到的。生活在开阔平原有些动物不懂如何翻越垂直障碍物,因为它们的空间知觉是二维的;我们有很好的三维的空间直观结构,这要感谢我们的祖先曾经擅长在丛林间攀缘。正如辛普森所言,“对自己即将跳过去的树枝缺少合乎实际的知觉的猿,眨眼间就会变成一只死猿——并因而不再是我们的祖先”[P147]

我们的直观感觉、经验能力、或者“先天认识结构”都是大自然赋予我们的,都是在世世代代的进化中,人在与自然的磨合中获得的适应性。考虑到那么多康德闻所未闻科学成果,如果今天我们还口出狂言“人为自然立法”,那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

与康德的认识论相比,达尔文的进化论才真正算是发起了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就像哥白尼那样,他不但把神清理出去,还把人类中心主义的傲慢态度一扫而光。罗素说得好,康德如果说到一场托勒密的反革命,他或许表达得更确切,因为他再次把人置于已被哥白尼驱逐出去了的中心地位[P241]。
0 有用
0 没用
进化认识论 进化认识论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进化认识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