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场证明"的一代宗师

微不足道
2008-01-05 看过


没错,群众这个版本的翻译是一个问题,一本推理小说里程碑式的经典作品有一些被糟践的感觉.

一般而言,在读黄金古典类作品的时候,首先要考虑到时代背景,就当作古物研究一般,只能去寻找好处与亮点,不能揪着瑕疵不放.

而不了解推理小说的发展是一部部在前人的基础上完善起来,羽翼日丰的读者,往往会对早期的推理小说感到过于老套---整部作品啰里啰唆,写出来的诡计又早就似曾相识,何来的兴奋刺激?

这是让关公与秦琼打架了,百年后的作品与百年前的作品是不可以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分析考量的.

对于上世纪初期的作品,阅读的时候,应该多一点敬意,少一点刻薄,也许从那些作品中享受到的快感不及当下的作品,但是没有那些作家,也就不会有推理小说这一门类作品日后的兴盛蓬勃.

这样该受尊崇的早期推理小说作者,除了无人不晓的柯南道尔,在密室与不可能犯罪中与诡计类中譬若奥兹弗女爵与G.K.切斯达顿;在逻辑推演解谜譬若范达因与杰克.福翠尔;在人文气息的悠闲推理中譬如 约瑟芬.铁伊、阿加莎.克里斯蒂、多萝西.塞耶斯;在冷硬派中譬若达许.汉密顿与雷蒙.钱德勒。
我想说,没有切斯达顿就不会有密室之王卡尔,没有范达因就不会有艾勒里.奎因,而没有克劳夫兹的《桶子》,也许破解不在场证明的推理小说与警探剧就不会在之后持续那么长的繁荣期。

 

《桶子》这本小说,场景在巴黎和伦敦间移动,好比就是《双城记》。装载尸体的桶子从巴黎运来伦敦,死者的旧情人菲利克斯,死者的丈夫波拉克。前者人品有口皆碑却拿不出案发时的不在场证据,后者证据完备,却拥有谋杀动机。

既然是推翻不在场证明的推理小说,重点不在于谁是凶手,而在于如何设下谜局。

 

在这部古早的小说中,不在场证明的假局制造,并未落在时刻表上的投机钻缝上(尽管很多读者把这部作品称之为时刻表诡计,但这是不太恰当的),作为铁路工程师的克劳夫兹,制造的不在场证明谜局其实是运用了古典诡计。就诡计的合理性来说,并不差于一些密室与不可能犯罪类的小说。

而作品中,除了查验不在场证明真伪的调查以外,从一开始发现尸体后警方的分析就显得逻辑性十足,那一段在菲利克斯住宅外的马车足迹的分析,即使拿到艾勒里.奎因的作品中,也绝对理直气壮。

该作品的结构紧凑,作者不曾浪费只言片语在与案件无关的细节描写上,又也许不是专业作家出生,克拉夫兹的遣词造句也显得质朴无华,作为英伦的作者,能够带来这样毫不拗口难读的作品,也就使作品的时代感大大缩短。

 

阅读之后,居然有一个非常奇特的感觉,日本的土屋隆夫该算是和克劳夫兹从作品类型到文风均十分类似的作者。

 

在日本,推翻不在场证据的推理小说是以松本清张为发韧的,而松本清张自《点与线》以降,他的作品后来也被称之为社会派。但是我的想法是,社会派是就小说反映的主题而言,是属于作品风格的名次,如果就写作技法而言,那么应该称为写实派(台湾的称法是社会写实派),在称呼时我们有的时候不自然的就将“不再场证明”“时刻表诡计”“社会派推理”等同了。当然日本的推理小说有一个阶段确实是这样的。

但是,这样的情况在《桶子》上就不然,因为这部小说既没有涉及严格的时刻表诡计,也没有反映到社会问题。倒是除了警察侦讯当事人关于嫌疑犯的不在场证明之外,更像一本纯正糅合了逻辑分析与诡计解谜的本格推理小说。

也有的读者喜欢把本格类与社会派的分流简单的用是侦探探案还是警察查案来区分,那么这部小说又要让这一部分的读者失望了,因为既有侦探探案也有警察查案。

 

《桶子》在当下依然让我感到甘醇,更不要说提前了近百年的上世纪了。
17 有用
2 没用
桶子 桶子 6.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桶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桶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