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时装的人总是比较真诚

周周
2008-01-05 看过
爱时装的人总是比较真诚

文/马啦(《虹》主编)

读周周的《IN 买 LIFE》,让我想起Carrie拿着Chanel外套逼男朋友发誓的经典桥段,一个北京爷们,一个纽约女孩,一个报纸娱乐版主编,一个杂志情感专栏作家,两个人冥冥中有一个共同点:对时装足够真诚。

私下里认为:“认识一个品牌可以从一件衣服开始,这是爱时装的人与时装设计师之间最好的见面方式。”而在我国普及时装教育最好的方式,应该是通过时装评论,相较时装本身来说,文字是国人更熟悉的媒介。周周的妙处在于他是一个靠买、买、买、穿、穿、穿来领悟时装的人,这样的人写出来的书,即使不够专业,起码足够真诚。而现阶段的我们,最需要真诚的面对——穿的人对所穿时装的真诚,时装设计师对时装产业的真诚......

如果不以此心态看待《IN 买 LIFE》,通常会产生以下三种误读:

“凭什么他可以写时装书?!”
这是“时尚人士”的普遍看法。“他去过四大时装周么?”“他了解时装么?”“他见过几个大腕设计师啊?”在大家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请想象一下,一个拿不到时装周邀请也没有sponsor机票、没有经过学院派时装史教育、没有品牌三不五时的邮寄产品资料、甚至得不到最及时的内部SALES消息(那是用最少钱体验最峰值时装体验的唯一捷径)......他还可以写出这本书,是多么的难得。(更难得的是,得花多少真金白银啊!)
顺便说一句,在他的朋友写的评论里说:“《in买life》是本好书。它是一个男人切实的购物方式,是一个男人为太太和自己分享生活的过程,更是一个有脑筋的男人思索然后分享的经历。当然,我仍然觉得周周的品味没有我好,最后这句是题外话,可忽略不计。 ”品味这回事,是钱堆积出来的,不承认这一点的同志不是好同志。


“爱时装就是爱虚荣!这样的文人太物质!”
这是90%大众式解读+10%知识分子式不屑。经历过极度物质匮乏年代的中国,直到30年后的现在,仍旧是在心底里要求“节俭”的,除却温饱之外的消费,势必遭到所谓主流或老一辈的抵制。而这种抵制背后更中国特色的原因是:先富裕起来的部分人的报复式消费,透过传媒被送上神坛,时尚从舶来伊始便需仰视才见。文人本该爱时装,因为那是爱生活的重要一部分,但看到目前在时装世界里游刃有余的众生像,文人只能得出“虚荣”的结论,也属正常。
建议所有认为周周物质或虚荣的看客,放下成见去读一下《IN 买 LIFE》,当你看到他写自己:“多少走上奢侈品浮华不归路的少男少女都是从打折货开始起步的,最起码我就是。”你会明白,虚荣与真诚之间的差别。


“他在抄袭Y氏,会不会令香港时装人更看不起我们?”
此一说法为我听到的评价中最为中肯的,出自真正爱时装的达人之口。因为的确,《IN 买 LIFE》在装桢方面太像黄伟文的《Y》了,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周周,之前做过两版封面,其实在某种意义上都比这个好,但书商一定坚持用这个华丽版的封面。除了这个内幕的解释,我想,“抄”并不是作者最介意的问题,他在书里几次三番(包括自序里)提到黄伟文的观点给他很多启发。他和他是两代人,如果从时间性上来说,自然有传承,他和他是两个地方的人,地域性会折射到时代性上。
我们都是读着WYMEN的书爱上时装的,不也因为他的时装经是买出来的、是买错过的、是有血有肉的么。会看不起我们时装水准的香港人也好台湾人也好,是不重要的吧,因为他们如果这样想,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开始企图忘记自己的来路,那也是一种不真诚。

真诚的面对时装,就承认自己的钱还不足够多,就承认自己穿过的还不足够多,就承认自己知道的还不足够多,然后,就去买买买,然后,就会变成有资格评价原本我们信仰的大师或百年老店的那种时装人,总有那么一天。




9 有用
1 没用
In买life In买life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查看全部4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In买life的更多书评

推荐In买lif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