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写'闲',我写'闲适'”

didi_wu
2020-07-15 看过

我最喜欢书里的一段,是裴迪和王维说起陶渊明的那场争辩。两人都是喜欢陶渊明的,但喜欢又与喜欢不同,就像裴迪一直喜欢李白的潇洒豪迈,他喜欢陶渊明也是因为五柳先生的洒脱彻底,而王维的喜欢是保留不同看法和做法的,“君子和而不同”,他欣赏他,但自己并不会想成为他。

裴迪问王维,那你会为五斗米折腰吗?

王维答得很快,我会。“弯腰而已,为什么要看得那么重?清名也是虚名啊”。

如果说陶渊明是一涧存在于空谷里与世俗割席的清流,那么王维可能是流淌进出各家各户、田野、池塘、险滩、皇宫的水流,可以处高也可以居下,但他仍旧是他,而不会变成其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或许比陶渊明“禅”得更彻底一点,清与浊,就像空气中的月光与脚底的淤泥,其实于自然而言,又有何不同呢?

就像“闲”,也要有“适”才能够真正自洽。读归去来辞,除了归隐的喜悦外其实还是有对世俗的怨言在,读王维的时候,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连情绪都化到自然里成为一种超越人的情绪的状态,好像重新回到了大地里回到了水中,逆向生长,变回了天地之间很小很小的一粒、但又是息息相关着的部分。

对于我来说,看完这小小一本书的契机也很有意思,本事端午节放假约了朋友出来下午茶的,谁知道临时被放了鸽子,已经订了位、在地铁上又不想折回家去,于是干脆一个人到周围都在三五聊天的酒店里依旧上原来订好的二人份下午茶,笃笃定定坐下、气定心闲地把这本书读完了。期间,周围的各种买房、带娃、投资炒股做生意的谈话逐渐隐去,在脑海中我蹬掉了鞋、赤脚走过带着微露的草地和小溪,到了辋川的门口,静静坐了会,听裴迪和王维偶尔的聊天也听周围的蛙声风声稻谷声,好不惬意。末了,也不扣门只是原路返回,就像现实里也不去多想失约的朋友,而就自己与自己过了一整个下午。

我欣赏特立独行、能够一意孤行“除却巫山不是云”的人,但我内心可能更贴近王维的这与那之间,乱世与盛世之间、隐与进之间,富庶与清贫之间、半明半暗之间。好似不存在于任何一个固定的时间地点地位状态,才能真正地回归到那个连自己也都一并消融去了的清凉之境。

21 有用
0 没用
春山 春山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春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春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