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结哪有那么多。

2007-12-29 看过
“你还年轻吗?”蔡智恒的新书《暖暖》封带上如是写。

这句话一定是说给我们听的。“我们”是指从《第一次亲密接触》、《爱尔兰咖啡》、《檞寄生》、《夜玫瑰》、《亦恕与珂雪》、《孔雀森林》……直到这一本《暖暖》一路看过来的这些人。

让我想想,是7年了,或者8年。

为什么我稍微一回忆就是7、8年这么久的时间?既然这么久,说它是一种情结不过分吧。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里面的轻舞飞扬。

《爱尔兰咖啡》里面的咖啡以及那本网络小说集难看的封面。

《檞寄生》里面的林明菁和荃,思念的方向是我们拿着手电筒照向通往山顶高高台阶的方向。

《夜玫瑰》里面的叶梅桂真是个俗不可耐的名字,当时我们读它时一致这么认为。曾经和我一起读蔡智恒的你们从这本之后一定不再读了吧,可我依然继续。

《亦恕与珂雪》里面的蛇女和鹰男。不过说实话,我对这本的印象不那么深。

“蛇女在我房间内走来走去,最后眼睛盯在计算机屏幕上,问:‘你的小说篇名叫……’

“我移动鼠标,指向档案第一页,让她看篇名。

“‘《亦恕与珂雪》?’她仰头吐了个烟圈,‘你果然不是专业编剧。’

“‘嗯?’

“‘如果取珂雪这种名字,拿她的身体要健康一点,起码没有肺结核。’

“‘为什么?’

“‘因为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对白:珂雪,你怎么咳出血了?珂雪!别再咳血了!’她哈哈大笑,‘说这些对白的演员,一定想杀了编剧。’”

蔡智恒的语言总是这样的风格我也百看不厌。

《孔雀森林》围绕这样的心理测验展开:

“你在森林里养了好几种动物,马、牛、羊、老虎和孔雀。如果有天你必须离开森林,而且只能带一种动物离开,你会带哪种动物?”

似乎,那时看完这本书,还有点小忧伤。


下面说《暖暖》,是重点。

27日晚上是狂风冷雨,冬雨让整个人都瑟缩起来,很冷。

躺在床上能听到阳台外面的大风呼啸而过。

28日清晨的太阳早早就绽放开来,像是神秘都没发生过一样,明媚宛如初春。下午的时候学习效率极低,看着窗外皓亮的阳光刺进昏暗的自习室,心想着怎么也得出去走走。“劳逸结合”时总是习惯把“逸”放在第一位。“逸”字其实就是指一个兔子跑了,我也从自习室逃跑了。

然后,进了书店,再然后,看到《暖暖》躺再畅销书的行列里。我一直笃定地认为读书也是要看缘分的,有些书总会爱不释手;有些书拿起来也会放下,强求不得。

晚上回到自习室,政治、英语真题、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统统让到一边,一边抽纸巾擤鼻子一边哧哧地笑或者长吁短叹,这可是阶梯教室那,我得忍着。

阅读实在是一个享受的过程,可是现在时不我待、一寸光阴一寸金、时间对我很宝贵、这么重要的复习阶段看闲书真是大逆不道……

这些我都知道。

但是翻开一本好书之后,放下岂是件容易的事情?

《暖暖》讲北京。讲北京的鼓楼,讲北京的王府井,讲北京的长城,讲北京的天坛,讲北京的北大,讲北京的什刹海,讲北京的后海,讲北京的豆汁,北京的“您”北京的天安门北京的豌豆黄北京的酸奶北京的夏天北京的冬天北京的雪北京的故宫北京的离别北京的胡同北京的颐和园……

讲北京深深浅浅的情和甜甜蜜蜜的心。

讲暖暖在北京和凉凉在新竹。

依旧是蔡智恒一如既往的贫,笑时捧腹,煽情时又让人眼角湿润。但也只是那么一下子,他会在后面立刻给你接个段子,让你笑时眼睛也闪着亮亮的光。

《暖暖》是蔡智恒最好的一本书,好到让我在凌晨两点的应急灯下用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下自己的澎湃心绪。

里面搞笑的段子很多,像这样的:

“你知道玛丽姓什么吗?”

“啥?”

“姓克里斯莫斯。因为大家都说Merry Christmas。”

《暖暖》情节简单紧凑,人物也不多,读来轻松得很。

当写到台湾的凉凉出差去苏州,办完公事之后没有回台湾而是改了飞往北京的机票后,着实吧我感动了一把。

他只是想去看暖暖。

他只是想去看暖暖。

单纯的小心思和甜美的小爱情。

暖暖是坚强的,会就着焦圈和咸菜坚持喝半个月豆汁,然后爱上豆汁。


213 有用
12 没用
暖暖 暖暖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3条

查看全部173条回复·打开App

暖暖的更多书评

推荐暖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