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建设到强弩之末:皇帝还是独行者?

林三
2020-06-30 看过

西方作者写传记总习惯先从性格分析开去。特里尔喜欢用毛自己说的“虎气”和“猴气”来概括他的性格,把毛一分为二。这是不是太牵强了呢?同时也许是西方作者的缘故,我总感到情感的受到抑制,行文过于冷淡了一些。当然也可以说是客观理智,故也未尝不是一个优点。

较之迪克·威尔逊的《周恩来传》,这本书的厚度较之近两倍。五百七十多页的篇幅,涵盖了毛主席一生的历程。篇幅的分布上是合理的:建国前占不到四成,建国后则占了六成。我想这是因为在革命的时代,毛的贡献几乎是没有任何异议的。至于建设阶段,尤其是文化大革命,如毛所说,“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因此值得不惜笔墨去分析——因为只有正确理解了文革,才能正确理解毛泽东。

毛发动反右扩大化和文革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政治局同志不像过去那般革命了,还是人民群众的日子变差了,抑或单纯是毛对自己权力渐失的不满和愤怒?毛在其中的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是为了革命理想不惜粉身碎骨的理想主义者,还是在苦苦支撑航向,既要反右又要反左的掌舵者,还是被极左派利用的“打鬼钟馗”,抑或是大权独揽的封建皇帝?作者冷血地指出,毛在晚年的肆意打击、出尔反尔、一言独断以及琢磨不透的脾气,都指向一个“事实”:他正是这个朝代的最后一位“皇帝”。

这显然不是我们希望接受的。但是也必须指出,我们想要剖析毛的真实想法,绝不能只根据他某一个时期的某一段话就轻易作出判断。按照本书的说法,晚年的毛充满了矛盾和不确定性:他反对个人崇拜,却又接受这种崇拜;他追求平等和民主,却又压制党内民主;他赞扬百花齐放,却又反右扩大化;他提拔林、邓,却又亲手结束他们的政治生命;他厌恶江青,却又没有做出处理……事实上,最严重的症结在于,没有充分的党内民主。从井冈山时期到遵义会议,毛就一直深受被扣帽子之苦:“山沟里的马列主义”,“土匪”,“机会主义”等等。毛曾说:“从1931年到1934年,我在中央根本没有发言权。”可是到了晚年,反而是他自己一句话就给人家定了性:“走资派”,“修正主义者”……彼时他忘了自己所受的诘难了吗?年轻的毛曾大胆地富有创造性地采取灵活的近于机会主义的路线,然而晚年却把其它路线统统打为右派。仅仅一句“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评价和批判,不是太冷酷和武断了吗?

上面所写,也只是我读了此书后的牢骚而已。真正的历史绝不全部在这本书里边。要正确地评价这段历史,必须要看这段历史为人民带来了什么?是较多的苦难,还是较多的幸福或公平?

我还不知道。这也正是研究这段历史令人困惑不解的地方。要想了解前者,便读《大动乱的年代》,要想了解后者,便读《巨人的背影》和《戚本禹回忆录》。我是一个骑墙派,两类书对毛的评价,一反一正,常常让我迷惑和伤感。也许聪慧的人能在螺旋上升中认识历史。但是我现在读到的资料越多,只是越觉得他的形象越来越模糊。不过,在情感上我是趋于相信:毛主席是一个踽踽独行的理想主义者。在文革初期,毛给江青写信:“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有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如今读来,仍叫人感慨万分。

0 有用
0 没用
毛泽东传 毛泽东传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毛泽东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毛泽东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