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技术-范式 与政治经济学分析

nom du cadeau
2020-06-22 10:24:47 看过

(本文系笔者 网络传播课程作业(读书笔记)

如果笼统地来看,本书其实是围绕着一个关键问题——什么是网络社会,或者说,是什么特点使这样的“网络社会” 区别于其它类型的社会(如工业社会、农业社会)?

然而,须知,曼纽尔·卡斯特是一位新马克思主义者,早年曾积极投身政治中,在西班牙因反抗弗朗哥政权而流亡巴黎,在巴黎被一位西班牙工人(安娜其工会领袖)收留(卡斯特,2002),又因参与68学生运动,再度被放逐,其早年代表著作即《城市问题:马克思主义思路》。毫无疑问,左翼政治、马克思主义深刻影响了卡斯特,虽然卡斯特并没有在本书中直接谈到他的研究与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联系,但仍可窥见浓厚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影子。

借用托马斯库恩 “范式”的概念,卡斯特认为 “信息技术-范式 构成了网络社会的物质基础”(卡斯特,2002:83),延续了经济基础的转变影响上层建筑的逻辑,第一、二、三章主要论述在这样一种技术范式之中,经济的生产力和生产方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在充分的经济基础论述过后,接下来的几章,作者开始描述此种社会(网络社会)的文化群体对时间、空间的感知,也属于广泛的文化范畴)特征。 当然,作为严谨的社会学家,他并没有夸张地说,整个社会已经成为网络社会,在网洛社会之外,“这个世界有许多区段和相当部分的人群被这个新技术体系脱落”(卡斯特,2002:38)

因此对本书的勾勒将集中于以下几个问题:

1.信息技术-范式 的特点是什么?是什么使得此种范式的转变 得以发生?

2.在此种范式下 经济基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3.网络社会的文化(包括群体的时空感知)具有怎样的特点

一、信息技术-范式

首先,卡斯特对于技术进行界定,他认同哈维·布鲁克斯(Harvey Brooks)与丹尼尔·贝尔(Dineal Bell)的看法,技术即“运用科学知识,一种可以复制的方式,来详述做事情的方法”,他认为的信息技术包括“微电子、电脑(硬件和软件)、电信、广播,以及广电等汇合而成的整套技术,遗传工程及其日益扩大的相关发展与应用,也包括在信息技术里。”(卡斯特,2002:34)

通过将两次工业革命,与当下的技术革命(信息技术)进行对比,卡斯特指出“当前技术革命的特性,并不是以知识与信息为核心,而是如何将这些知识与信息应用在知识生产与信息处理及沟通的设施上”(卡斯特,2002:36),即技术创新与创新技术的运用 的关系,这也是为何卡斯特否定“信息化社会”这种说法。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 这种信息技术 是如何成为新的范式的呢?

卡斯特否定了两种看法:1)新技术范式是资本主义系统为了克服其内在矛盾而作出的回应 2)新技术范式是为了确保相对于苏联的军事优势,回应太空竞赛或核武器的技术挑战 (卡斯特,2002:70)

卡斯特认为,“只有在20世纪70年代,新信息技术才有真正的广泛传播,并且交互加速发展,从而聚合成新的范式”(卡斯特,2002:46)其原因包括 微电子学、电信、光电与数码传输技术、互联网的建立(电脑反文化也有影响)、基因工程等。然而卡斯特并没有落入一种技术决定论,70年代只是构成一个系统的新技术,而这种系统为80年代社会经济再结构过程提供了根本的基础。对于新技术的产生,卡斯特重新融入了政治经济学的理解(而非将技术视为凭空产生的历史的断裂),他指出“正是借由国家所发展的大型研究计划与大型市场,记忆受到技术创造文化与快速歌词成功之角色模型刺激的分散化创新,这两者之间的界面,才促成了新信息技术的开花结果”(卡斯特,2002:82)

综上的因素促成了新范式(信息技术-范式)的出现,它具有以下的特点:1)信息是其原料,这些是处理信息的技术 2)新技术效果无处不在 3)这些技术系统或关系 符合的是网络化逻辑(networking logic) 4)以弹性为基础(属于网络化逻辑中,独立的特性)5)特定的技术逐渐聚合为高度整合的系统。 信息技术范式并非一个封闭系统,而是一个开放多边的网络,具有全面性、复杂性与网络化的特性。(卡斯特,2002;82-90)

二、经济与社会生产的转变

有关于信息技术-范式下,经济基础的转变的论述,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新经济、企业组织模式的转变、工作与劳动就业。

1.信息化(informational)、全球化(global)、网络化(networked)的新经济

1)信息化,指在该经济体内,单位或作用者(agents)(不论是公司、区域或国家)的生产力(productivity)与竞争力(competitiveness),基本上是看它们能否有效生产、处理及应用以知识为基础的信息而定。(卡斯特,2002;91)

首先,卡斯特驳斥了 传统经济史学家认为的“技术通过提高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的粗略看法。 技术与生产力的关系必须详尽说明,生产力增长的减缓主要发生在服务业,其原因乃是优于经济统计方法日益不合时宜,而这种难以直接量化捕捉的经济增长,“正是因为在信息科技及其相关组织变迁的冲击下,经济有了范围广泛的转化”(卡斯特,2002:105) 因此,卡斯特不只考虑生产力与技术的简单互动,而是置入全球政治与市场框架中思考,指出“信息科技、组织变迁与生产力的增长之间的联系,有很大部分是通过全球竞争(国家与公司)完成的”(卡斯特,2002:116)

接下来,卡斯特分析了信息化经济的特殊性——它转变为以信息科技为基础的技术范式,使得成熟工业经济所潜藏的生产力得以彻底发挥。它改变了工业经济的范围与动态,工业经济变得信息化与全球化。(卡斯特,2002;117-118)

2)全球化,指因为生产、消费与流通等核心活动,以及它们的组成元素(资本、劳动、原料、管理、信息、技术、市场),是在全球尺度上组织起来,并且若非直接进行,就是通过经济作用者之间的连接的网络达成。(卡斯特,2002:91)

它包括了金融市场、国际贸易、跨国生产以及科技和专业劳工等方面

全球金融市场是新全球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卡斯特通过罗列数据,指出,“外汇交易在交易量上出现惊人增长,明显侵蚀了各国政府货币和财政的自主权”,即全球金融市场具有互相依存的特点。

接下来,卡斯特指出“国际贸易具有4个主要趋势:国际贸易的部门转移;国际贸易的相对多样化,发展中国家的贸易比重增加;全球贸易自由化与国际经济区域化之间的互动;企业之间跨越区域和国家而组成的贸易关系网络”(卡斯特,2002:126-127)

而在跨国生产方面“新国际分工逐渐是在公司内部分工,是公司网络内部的分工。这些跨国生产网络以多国公司为重心,不均等地分散至世界各地,塑造了全球生产模式,最终塑造了国际贸易的模式”(卡斯特,2002:144)

在科技领域“科学和技术存量依然集中于少数国家和地 区,专门技术的流量却逐渐散播到全世界,尽管其模式是高度选择件的。它们棠中千分散的多同的牛产网络之中,与全世界的 大学和研究资源扣连起来这种抖技牛产和转移的模式对令球化 有决定性的助益,精确反映出跨国生产网络的架构和动态,为这 网络增添新的节点亡科学和技术的不均衡发展,使得信息化生 产的逻辑脱离了其国家基础,并转移到多阳区位的全球网络”(卡斯特,2002:151)

而对于劳动而言,“资本是全球性的,核L 的生产网络也日益全球化,但大多数劳工是地域件的。只有具备 策略性重要地位的精英专业劳动力、才真止是全球化的”(卡斯特,2002:153)

但是卡斯特对于全球化新经济的论述并不止步于此,他进一步将全球经济放入政治经济学的框架中思考,他指出“全球经济是在政治层面结构起来的。企业公司的再结构,以及新信息技木,虽然皆是全球化趋势的根源。若无解除 管制,私有化,以及贸易和投资的自由化等政策本身并不会溃 变成为网络化的全球经济”(卡斯特,2002:170)

3)网络化,则是指,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生产力的增进与竞争的持续,都是在企业网络之间互动的全球网络中进行的。(卡斯特,2002;91)

2.企业模式的转变

卡斯特首先论述了企业组织模式几种的转变,包括一下几个方面:

1)首先,最重要最广泛的组织演变、趋势乃是,从大量生产到弹性生产,或者说,从福特制到后福特制。2)中小型企业对此种弹性生产系统的良好适应,但其再生动力仍受制于占据全球经济之经济实力结构核心的大企业。3)丰田主义4)中小企业与大公司或其它中小型企业发展关系网络5)贝内顿模型(Benetton Model) 6)策略联盟(strategic alliance) 7)从垂直的官僚系统转变为水平式公司 (大企业为核心的转包网络 与 中小企业构成的水平整合网络) 8)思科模式,全球网络化企业模型(global networked business model),它是全世界多数产业最成功的模式 (卡斯特,2002:190-212)

然后卡斯特主要论述的是 国际网络——公司及公司次单位组成的国际网络,成为信息化-全球经济的资本组织形式。“网络企业正朝向国际化(international)的方向发展,而非跨国(transnational)的方向发展,其行动均导源于网络的全球策略,以及其组成部分所在的民族国家的区域利益,两者之间经过管理的互动”(卡斯特,2002:239)

3.劳动与就业

首先,卡斯特驳斥了后工业主义的理论,尤其针对制造业普遍转向服务业的论断,指出“当一个社会在短期内撤出大量制造业岗位,而非逐渐进行工业转化时,其原因不必然是它们比较先进,而是由于它们遵循了依文化、社会和政治背景而定的特殊政策和策略”(卡斯特,2002:263)并且认为,后工业主义理论都受到严重的美国中心主义影响,无法充分代表整个社会现实。

通过观察七大工业国就业演变,他总结出了信息化社会的这些共同特征:

农业就业还渐凋零;传统制造业就业的稳定衰退;生产者服务和社会服务的兴起,前者强调的是企业服务,而后者则强调医疗保健服务;作为工作来源的服务业活动日趋多样化;管理、专业和技术性的工作快速增加;事务员和销售员组成的“白领“无产阶级形成;零售业就业所占比例显著且相对稳定;职业结构的顶端和底层同时增加;职业结构随着时间而有相对的升级,需要更高技术与高等 教育的职业所占的比例,增加的速度比低层次工作的增加还要快。 因此卡斯特提出了两种不同的信息化模型假说——以英美为代表的“服务业经济模型”与以日德为代表的“工业生产模型”(卡斯特,2002:276-278)

在就业之后,卡斯特探讨的是劳动力的问题,劳动力与全球化的关系,卡斯特认为,在全球层面上,存在劳动力日益依赖的趋势,而这是通过三种机制形成的,多国公司及其相关的跨国网络里的全球就业;国际贸易对南北半球就业和劳工条件的冲市;以及全球竞争及新的弹性管理方式对各国劳动力的影响。也是信息技术对劳动力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卡斯特,2002:284)

之后卡斯特研究了信息化范式中的劳动过程,他指出,在信息技术范式的劳动过程中,就业者将会被区分为网络工作者、被网络连接者、被隔离的劳动力。(卡斯特,2002:294)换言之,新信息技术正在重新界定劳动过程与劳工,也因此界定了就业和职业结构。

最后,卡斯特驳斥了信息技术会导致普遍的失业的看法,“信息技术嫌少了每单位产出的工作时间,但其本身不是失业的原因”(卡斯特,2002:318)并提出了弹性工作的重要性,认为“当今的技术趋势确实促成了所有形式的弹性,整个系统会演变成为劳工与劳动条件的多面向和一般弹性化”(卡斯特,2002:336)

三、网络社会的文化

对时间的、空间的感知,卡斯特将其限定于集体性的经验、感受,因此也可以纳入文化中。

1.真实虚拟的文化

第一代互联网使用者 因伴随着个人电脑的反文化基础,多暗合乌托邦、社群主义、自由主义的暗流。卡斯特对比了麦克卢汉星系,认为“不同于麦克卢汉星系的大众媒体,电脑中介沟通(CMC)在科技与文化上均包含了互动与个人化的特质。”(卡斯特,2002:441)

接下来,卡斯特分析了由企业塑造的多媒体(multimedia)系统的特征,包括,多媒体世界区分了从事互动者(the interacting)与被互动者(the interacted);导致了所有信息整合在一种共同认知模式里;多媒体在其领域里以各式各样的面貌,容纳了绝大多数的文化表现。(卡斯特,2002:461)

而作者接下来提出了网络社会文化最特殊的一点——真实虚拟(real virtuality),新社会中的所有均以一种二元模式运作:即在多媒体沟通系统中“在场”或“缺席”,而纳入这个体系则必须适应其逻辑、语言、进入点以及编码与解码模式。(卡斯特,2002:464)

对于时空的理解,作者的核心观点如下“社会支配的运作乃是通过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架构里选择性地吸纳和排除某些功能与人群而得以达成的”(卡斯特,2002:531)

2.流动空间

作者并不认为,空间是单纯的社会的反映,而是社会的表现,进一步说,空间就是社会,空间的形式与过程是由整体社会结构的动态所塑造。(卡斯特,2002)

对于网络社会下新的空间感知,卡斯特提出了流动空间的概念,“流动空间乃是通过流动而运作的共享时间之社会实践的物质组织,流动,是在社会的经济、政治与象征结构中,社会行动者所占有的物理上分离的位置之间那些有所企图的、重复的、可程式化的交换与互动序列。”(卡斯特,2002:505-506)

它具有三个层面的物质支持:1.有电子交换的回路构成 2.由其节点与核心所构成 3.是占支配地位的管理精英的空间组织。(卡斯特,2002:506-509)

但是流动空间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所有空间都变得流动化了,仍存在的是流动空间与地方空间的互相对立与补充,更进一步说,即是全球化与地域化之间的关系,卡斯特指出“人民依然生活在地方里,但是由于我们的社会功能与权力是在流动空间里组织,其逻辑的结构性支配根本地改变了地方的意义与动态”(卡斯特,2002:524)

3、无时间之时间

卡斯特对大卫·哈维(Dvaid Harvey)资本主义的“时空压缩”(time-space compression)的观点进一步延申,指出,“资本不仅压缩了时间,还吸收了时间,并且靠消化了的秒钟和年月而生存(产生租金)”,具体来看,联系前文提到的网络社会 弹性时间的特点,“网络化生产的弹性管理系统依靠弹性的时间,加速或减缓产品与利润周期的能力、设备与人事在时间上的共享,以及对相互竞争的可利用技术之时间差距的控制,可以说时间不仅被压缩,也被处理(procesed)了”。(卡斯特,2002:535)

卡斯特以新时代(New Age)音乐为例(它同时容纳了佛教敏冥思、电子合成音、加州哦编曲等),指出当代文化(后现代主义)的无时间性,“在一个没有时间的心灵环境中,安置了个人梦想与集体再现……它同时指向瞬间与永恒”(卡斯特,2002:563)

接下来,卡斯特进一步论述其 无时间之时间的概念,取自莱布尼茨“时间是事物的先后秩序”,卡斯特认为,“无时间之时间产生于某个既定脉络(信息技术-范式和网络社会),它压缩各种现象的发生,指向立即的瞬间,或在序列中引入随机的不连续性,序列的消除创造了为分化的时间,而这形同永恒”(卡斯特,2002:564)而这与流动空间 密切相关,是流动空间借由混乱事件的相继次序使事件同时并存,从而消解了时间。(卡斯特,2002:567)

参考文献: 曼纽尔·卡斯特 《网络社会的崛起》

1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信息时代三部曲:经济、社会与文化的更多书评

推荐信息时代三部曲:经济、社会与文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