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约等于小说

小老鼠
2007-12-22 看过
关于这本传说中的“推理史上第一奇书”,可以说的东西很多,先扯阅读感受之外的。

小说内容其实很简单,无非是一个病床上的警官闲着无事,把理查三世的历史定论翻转过来了,“探案”过程即是历史考据过程。人们对历史定论的固执己见,群众理论大师勒庞有过很精辟的论道:群体人一般愚蠢、保守、偏执、顽固不化,宁愿相信忠奸分明、区分简单的假象,也不愿相信证据确凿的事实。这本书中有好多那样的论据,所谓的“历史事实”经常是子虚乌有。“历史”本来就不是什么板上钉钉的事实,她无非是文字或口头流传的一种话语,一种文本,本质上和小说没什么区别。持这样观点的学术流派很多,什么文化诗学啊,新历史主义啊,乱七八糟的。所以我们在接受“历史”的时候,不光要关注内容,还应该注意讲述方式,去分析为什么这样讲述,比如汤因比的讲法和马克思的讲法当然就很不一样,有时杀一人都被说得罪大恶极,有时杀千万人却尽是歌功颂德。“历史”和她的讲述方式共同构成了过去的“事实”,在小说中,铁伊对这个问题没少费心,格兰特警官读的那些书,有中小学教材,有《瑞比的玫瑰》这样的小说,有托马斯·摩尔的虚饰史作,等等,它们讲述“历史”的资料来源和手法,不可避免地导致了读者理解上的偏颇。

当然,警官更关注的是“真实”,历史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他用侦探的职业素养,要求帮助他的布伦特多收集客观的事实资料,而不要所谓史家的评价,结果理查三世这个人越来越得到他的好感,他也最终为理查翻了案。这是他的逻辑,建立在客观情况之上,杀人犯就是杀人犯,天子与庶民同罪。最后他说,他还是回到警察局吧,他的逻辑只有在那儿才能成立,他实在没法理解“历史”。很无奈。难道我们只能对着虚假的“历史”无可奈何?

回到小说上来,说实话,我觉得大部分中国读者都不会有太大的阅读快感,毕竟对那些啰哩八嗦的英国历史不甚了了,甚至很多人会说,直接写个论文不就完了嘛?其实铁伊是通过小说的形式扩大了历史考据的内涵,格兰特警官搞出真相后发现没人感兴趣,他感慨,歪曲这件事是会发生在你们每个人身上的呀!这多新鲜啊,咱老百姓被“历史”强奸,那还不是司空见惯?

总之,这书挺有创意的,力压艾柯的《玫瑰之名》(顺便提一下,关于虚构文本和历史之间的关系,艾柯很多论著中都有着精辟的阐释),坐上历史推理的头把交椅,这也不是胡来。但在我这样的中国读者眼里,真算不上有多好看,更称不上有多伟大。
10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时间的女儿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间的女儿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