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可爱,可爱的失常

Ibuprofen
2020-06-09 看过

在开头,我想开门见山的说,这是一本可爱的书。封面、中文译名、体积以及最重要的书的内容,全都洋溢着一种可爱的气质。天真浪漫的文风将作者丰富多彩的想象力显影在纸上,让我感觉十分舒服。

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集,曾经看到一句话,大意是“就像所有作者都企图写出长篇小说一样,作曲家都想创作出交响乐”,我这里可以把这句话反过来说,“就像所有作曲家都想创作出交响乐一样,作家都企图写出长篇小说”,长篇小说的诱惑力当然很大,写出一部伟大的长篇小说简直是一份无上的荣耀。但我感觉如今喜欢听交响乐的人、能静下心将一整套交响乐完整听下来的人应该算是少数,反而短小的钢琴小品却可能常常出现在人们的播放列表里,一次又一次带给人们心灵的触动。同理,方便快捷的短篇小说也可以力大无穷,尤其是处在这样一个时代,多元、荒诞、麻木,短篇小说恰恰很适合表现这些。

总的来说,作者的写作对象是家庭和爱情。他的态度是一种温柔的戏谑,或者反过来说成戏谑的温柔。举一个例子,全书的第一篇《快飞吧》讲的是一个失意之人跳楼自杀的故事,在这个故事中,主人公年幼的儿子一直在对着要跳楼的人喊“快飞吧”,全然不顾自己的父亲对那人焦急的劝阻,最终那个人还是跳楼了。这个孩子的天真变成了一种火上浇油的残忍。有意思的是,故事中还出现一个女人,在主人公扛着孩子朝天台跑去企图组织跳楼时,那个女人以为他要把孩子扔下楼去,于是也跑上天台前去阻止。故事中的三个成年人全都是失意的人,主人公死了妻子,女人死了儿子,还有一个人跳楼了。故事的结尾,主人公和儿子以及那个女人一起吃冰淇淋,儿子自己的冰淇淋还没吃完,就要伸手够那个女人的,而那个女人表示没关系,还喃喃说道:他真可爱啊。

在传统的语义里,孩子总是代表着纯真和希望。但作者却不怕写那些“令人讨厌的”孩子。除了上文所述的《快飞吧》,书中的好几个故事都提到了孩子,《飞到月亮上又回来》里讲的是一个执意要父亲给他购买糖果店里的收银机的孩子、《土豆泥配爸爸》里讲了几个执意认为自己的父亲变成了兔子的孩子、《回家》里讲了一个无论在何地(甚至在家里)总是大声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的孩子、《恋上菠萝》里提到了一个总是爱打小报告的孩子和一个鼻涕虫孩子。另外有两篇比较特殊,《糖酥蛋糕》讲了一个五十岁的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的“巨婴”,《过敏症》讲了一条总是要换着吃不同鲜肉否则会患过敏症还喜欢伤害他人的狗。作者对孩子的情感绝对是复杂的,而且似乎总带着点贬义。书里多数的孩子都是任性妄为的,但不得不提的是,作者赋予这些孩子的家庭背景要么是单亲家庭,要么是父母的关系冷淡,而且故事中的家长多数是无底线地纵容着孩子。

诸如此类,作者用一种有些哀婉冷漠的笔触描写这很多正常的不正常、理所当然的扭曲、日常的失常。

除了孩子,作者故事中多出现的是颓废的单身男子,《一克之缺》里为了约咖啡馆迷人的女服务员看电影而大费周章买DM的男子、《我倒数第二次被轰出大炮》中爱上当人肉炮弹的男子、《压缩汽车》中爱跟别人讲自己半真半假故事的男子、《窗户》当中陷入热恋又遭遇抛弃的男子(其实这一篇我更想把主人公认定为那个女人)、《天梯》中在天堂中也不快乐的有点眷恋尘世的天使、《革命失败者的生日》中有钱又寂寞的购买别人生日的男人、《恋上菠萝》里常常独自一人在海边便看日出便抽DM的男人。不太能看出作者对他们的情感倾向,没有讽刺或者怜悯,作者只是用自己的方式讲述他们孤独、失落的生活状态,他们曾经或者正在经历美好的事情(爱情),但故事的走向还是慢慢摊开的寂寞。它可能越摊越薄,但永不消逝。

不得不提的是作者喜欢使用科幻的元素,在《窗户》、《白板》、《北极蜥蜴》等几篇中,作者建立了一个挺完整的科幻的世界观,感觉挺适合改编成《黑镜》似的影视作品。而且作者的写作是后现代的,故事总是带着一丝荒诞的意味,没有特别明显的单一的意义,有几篇读者甚至可以看出作者在利用文字“戏弄”自己,比如《托德》、《真菌》。

总的来说,我还蛮喜欢这本书,最喜欢的几篇是《压缩汽车》、《天梯》和《恋上菠萝》。还想提一下书中关于“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的那几封邮件的排版真的十分有趣,隔几篇有一封邮件给人一种“哇,终于回信了”的惊喜之感。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的更多书评

推荐银河系边缘的小失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