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神话之城

Z
2020-06-08 看过

我认识席路德是在14年前后,那时候我在豆瓣上写建筑史的专栏,她写神话专栏。她自称冰女巫,于是我就叫她女巫姐姐。而我一直用一个羊驼当作头像,所以她叫我“羊驼头像君”。

有一次,她获得了豆瓣阅读的小雅奖,我前去祝贺。她笑呵呵地跟我说,她每月在豆瓣上的稿费可以用咖啡豆的颗数来衡量。其实我也差不多,每月的稿费分成不过两位数。

但什么东西支撑我们在这里写下去呢?想了半天,大概是傻瓜的血脉使然吧。这两年冰女巫大人接连有书出版,着实可喜可贺。拿到这本厚厚的神话之城,看到里面或熟悉或陌生的文字,不禁又让我想起这几年追着女巫姐姐专栏读的日子。

三年前,我远赴新疆读研。那里对我来说是一片全新的未知的土地,那里的文化风俗我全不熟悉,而且我在那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我被分到了一个维吾尔族老师的门下,最初主攻地域建筑和地方建筑史这些方向。这对于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因为我对当地的文化风俗历史不甚了解。

我去图书馆找来很多书。历史书、地图集、建筑图册等等。但真正让我叩开大门的,却是一本薄薄的神话故事选集。当时我正在和一个维吾尔族的同学一起在图书馆查民居的资料,我顺手把这本书一起拿了回来。这些神话天马行空,讲述了新疆当地民族的创世传说和族源神话。神秘的天神、高耸入云的神杨树、顶着天地的公牛、四十个姑娘的传说。这些神话把我引入了一个新的世界,其中很多神话连当地的朋友们也没有听说过。

于是我开始扎进新疆大大小小的图书馆,收集当地的民俗和神话。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受到了前辈的指引,慢慢地将当地的文化融入了自身。这个过程中,女巫姐姐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在女巫姐姐的督促和指导下,我整理了哈萨克族的神话、维吾尔族的族源和创世神话、通读了乌古斯汗和玛纳斯这样的史诗著作,还查阅了很多阿尔泰语系神话的文献。这个过程不但满足了我的好奇心,而且还对我的研究有很大帮助。

神话传说似乎是讲给孩子们的故事,我们成年人读神话的意义在于什么呢?我是一个很喜欢思考这些问题的人,专注民科。与女巫姐姐交流的过程中,我渐渐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神话并不是悬浮与空中,与我们这些凡人的生活无关的。神话是通过人的口讲述出来的,是一个民族的童年。作为个体,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民族亦然。虽然我坚信,身为人类的我们并无本质不同。但我们又必须承认,文化是多样的。每一个民族、每一种文化,都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成长。那些经历会通过神话烙印在民族记忆的深处,它不是单纯的历史,而是一种浪漫的讲述。我想这就是神话最吸引我的地方。

女巫姐姐的文章不是在单纯地复述和介绍神话故事,她会把目光投向与神话相关的民族历史和文化之上,把神话的本质揭露出来,这正是她文章中最迷人的地方。所以《神话之城》这本书的写法就非常棒。神话的起源不是天上,真正的神话起源于大地上人们聚集的地方。当人们建立起城市,开始以自身的行动向上天发问,神话的时代才正式开始。因此冰女巫的神话都是围绕地上的城展开的,读罢之后不但可以得到神话知识,还可以作为旅游导览,确实是很不错呢。

读完神话之后,再看城市,感觉就不一样了。这座城此刻或许已经是车水马龙,高楼入云。但你知道它曾经是一座神话之城。人们从大地上向这里聚集,在新建房屋的广场间隙中谈论着各种怪谭。月亮的影子投在建到一半的神庙上,老人虔诚地祈祷,年轻人敬畏地仰望。

我还记得自己漫步在乌鲁木齐的大街上的时候,我跟身边的朋友讲起这片土地上的神话。

“你知道乌鲁木齐是世界上距离海洋最远的城市吗?”

“知道,大陆的中心点就在这里往西不远处呢。”

“所以,古代游牧民族神话中撑起天空的神杨树就长在这里附近。我们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它的一片叶子。当风吹起的时候,我们的灵魂就会互相碰触。”

“好浪漫啊。”

“是的,好浪漫啊。”

然后我们一起抬起头,看着这片古老的天空。心中保有这种浪漫情怀,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神话之城。

17 有用
0 没用
神话之城 神话之城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话之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话之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