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明月 满怀冰雪

夏栎
2007-12-21 23:27:04 看过
辛弃疾作为一个词人的光辉,穿透了千年的历史风尘,至今不曾有过黯淡。几乎人人在接触到“宋词”这一概念的同时,也就记住了“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醉里挑灯看剑”这些传诵不衰的词句,辛词已然融入了汉民族的血脉,与时蜿蜒不息。
一直以来,辛弃疾的形象就是一个铁骨铮铮的英雄,他的“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都让人觉得充满了一种欲挽狂澜,将扶大厦,舍我其谁的豪壮感和英雄气。实际上,作为一个创作力丰富并有大量词作流传至今的词人,他的词作中充满了变幻多端的风格,特别是随着他人生经验逐渐丰富和不断内化,各时期的词作展现出了不同的格调和精神。辛词有些声声激越,有些温婉平和,有些诙谐幽默,就算同是豪放激昂的词作,也因情境的不同而各异,有些还流露出迷茫,失意,动摇等种种情绪。毕竟完美的英雄只在传奇中出现,而辛弃疾却只是普通的人。也正因为这样,他的形象才显得鲜活和丰满,他的行为和情绪,才能“于我心有戚戚焉”。
辛弃疾是一个入世的人,从他二十岁横刀立马,生擒抗金叛将张安国,令“圣天子一见三叹息”开始,无论身在何处,总是心系魏阙,念念不忘恢复大业。在南归临安朝廷的第一个十年间,他勤于政务,积极谋划,这一时期词作中或隐或显,有意无意,常常提到收复旧地的理想。如《水调歌头•寿赵介庵》的下片:一觞为饮千岁,江海吸流霞。闻道清都帝所,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对赵介庵的勖勉,对自己来日大展宏图的期待,展露无遗。若不是有年轻的壮志雄心在激昂鼓荡,这种奇伟瑰丽的想象,怎么会如此联翩而至呢?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驶,现实的种种变化投射在他心中,恢复事业的前景未卜,使得他开始忧心忡忡。《木兰花慢》中对友人的劝勉和祝愿依然如《水调歌头•寿赵介庵》中那样真挚乐观:征衫便好去朝天,玉殿正思贤。想夜半承明,留教视草,却遣筹边。然而对自己的未来,结尾处“长安故人问我,道愁肠殢酒只依然。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却让人感到了那种少年的昂扬已经悄然褪去,中年的沉郁,真个是欲说还休。同样的,在鼓励友人时是“马革裹尸当自誓”,而自己却发出白首之叹:“倦游欲去江上,手种橘千头”。
这种沉郁甚而至于成为一种整体的背景笼罩了全词,透过一些温婉平和之作,隐隐的可以看见这层底色。一阕伤春的《摸鱼儿》,婉曲的书写着黍离之忧,怨诽而不怒的词章,直指群小。更有那“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词人深沉的叹惋随着江水流转,多少次的西北望,期待着有朝一日能纵马北向,如故将军那样:破敌金城雷过耳,谈兵玉帐冰生颊,然而今非昔比,放眼山川,只叹落日胡尘未断,西风塞马空肥。登临送目,又勾起词人的家国之愁: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好一个拍遍栏杆,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路山河,楼观甫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白!稼轩的一把英雄泪,谁人能会!少年得志的悲哀,在于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不能为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为所欲为,天下大事也并非舍我其谁!虽然痛苦,然而确是必须接受的现实。在为朋友写的寿词和送别词,以及唱和之词这些指向外部的词作中,词人凌云壮志仍不减当年,而在指向内心的作品中,却有一种英雄气短的沉郁底色渐渐弥漫。
也许是多年的宦海沉浮让词人觉得有些疲惫,在江西安抚使任上的一些词作,隐隐约约的流露出向往归隐的情绪。如《满庭芳•和洪丞相景伯韵》的下篇:且约湖边风月,功名事,欲使谁知?都休问,英雄千古,荒草没残碑。以及作于带湖新居初成时的《沁园春》:
三径初成,鹤怨猿惊,稼轩未来。甚云山自许,平生意气;衣冠人笑,抵死尘埃。意倦须还,身闲贵早,岂为莼羹鲈脍哉?秋江上,看惊弦雁避,骇浪船回。 东冈更葺茅斋。好都把轩窗临水开。要小舟行钓,先应种柳;疏篱护竹,莫碍观梅。秋菊堪餐,春兰可佩,留待先生手自载。沉吟久,怕君恩未许,此意徘徊。
词调轻快流畅,字句间透露着一颗长久漂泊的仕宦之心,在新居落成时对即将到来的田园生活的向往与期待,然而结尾一句,沉吟许久,分明显示了词人不忍不甘如此归去的心理。然而所谓世事难料,此意并未徘徊多久,淳熙九年,辛弃疾因“用钱如泥沙,杀人如草芥”被罢职,这一归,便是十年。
关于辛弃疾罢官的原因,历来多有争议。无论上述罪名是否果如其实,可以肯定的是,辛弃疾颇有经国之才,加上他为政雷厉风行,想必树敌不少,一旦授人以柄,后果可想而知。
通过这次罢官,他认识到了官场的险恶,小人的猖狂,“平地起崔嵬”,“一线飞万埃”,慨叹“百炼都成绕指”,然而对恢复大业,对家国命运,他一直不曾忘怀。为韩元吉所作的寿词,慷慨昂扬,磊落不凡:
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长安父老,新亭风景,可怜依旧!夷甫诸人,神州沉陆,几曾回首!算平戎万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况有文章山斗,对桐阴、满庭清昼。当年堕地,而今试看,风云奔走。绿野风烟,平泉草木,东山歌酒。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
起句凌空一问,让人警醒,接着慨叹中原父老可怜依旧,神州不堪回首。语极沉痛。接着词调突然上扬,激勉韩尚书风云奔走,在恢复大业中大显身手,待乾坤事了,再为先生寿。以天下为怀的壮气在词句中奔腾荡漾。四年之后,与陈同父唱和的《贺新郎》以及随后送杜叔高的《贺新郎》中,词人忧心忡忡,目断关河路绝,起望白日销残战骨,叹夷甫诸人清绝,然而终究矢志不渝: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罢官以后,总会有愤慨悲凉之语,如“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春未来时先借问,晚恨开迟,早又飘零近”,“但凄凉顾影,频悲往事,殷勤对佛,欲问前因。却怕青山,也妨贤路,休斗尊前见在身”能让我们窥到词人由于仕途失意且长期不得重新起用而产生的惧怨的情绪,然而终究怨诽而不怒,疑惧而不改初衷。更为难得的是他的郁闷并非一般迁客骚人的不遇之叹,这一时期的词作中很少出现牢骚满腹,他个人的牵系和郁悒融入深沉的家国之悲。“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的叹惋,在“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的背景下,顿时迸发出穿透时空的光彩。忆昔游赏桂花,仍为传递心语: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兼济天下的情怀并不因闲居的生活而有所消减。
        带湖风景如画,创作于这一时期的写景小词,大多明快欢畅。词人流连于如千丈翠奁的带湖,看青山婆娑欲舞,自言自语与鸥鹭结盟;水村夜月看浣纱人影娉婷,寒食山行听归宁女子笑语,以至偷把长杆剥枣的儿童,在词人的眼中都是大有意趣,于是“莫遣旁人惊去,老夫静处闲看”。带湖的山山水水,一松一竹,山花山鸟在词人的眼中都是真朋友,好兄弟,那相倚相偎的红莲,怎么像是喝醉了?白鸟忽然不说话,肯定是有什么忧思涌上心头了吧?
这样如稚子般浑融于自然,让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这还是那个忧思深重,壮怀激烈的辛稼轩吗?这些小词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词人的性格和这一时期的心态。稼轩是豪爽磊落之人,他没有太多的优柔寡断和千回百转的愁思,而且这次罢官对他的打击也并没有扭转其人生观处世观的地步。因此,他一方面继续矢志不移的关注恢复大业,期待自己有朝一日纵马北向,收复旧地, 时而泛起的一丝动摇,也不足以改变他的胸怀。因为心无芥蒂,坦荡磊落。他对自己的感情拿得起放得下,所以当纵情山水之时,他总能以赤子之心融入自然,不流连于山水之中寻觅社会人生的兴寄,而是观之以自然,因而看到的一切景物也全部都是鲜活生动,似乎都是为己而来的。
绍熙三年,词人重新被启用,离开带湖,赴任闽宪,终于等到了实现自己抱负的机会。据史料记载,之后的三年稼轩在吏治上颇有作为,然而综观这一时期的词作,比之于闲居带湖时缺少了昂扬慷慨,却多了忧思疑惧,多次提到了归隐之思。这样的词句比比皆是:“记得飘泉快活时, 常年耽酒更吟诗。”“却有杜鹃能劝道,不如归!”“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抛却山中诗酒窠,却来官府听笙歌。闲愁弄作天来大,白发栽埋日许多。”就算是豪放的《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人言此地,夜深长见,斗牛光焰。我觉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凭栏却怕,风雷怒,鱼龙惨。 峡束苍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元龙老矣!不妨高卧,冰壶凉簟。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
虽有倚天长剑,斗牛光焰等豪壮之语起首,然而却不能掩盖潭水空冷,风雷怒,鱼龙惨的严酷冷峻。待至“峡束沧江对起,过危楼,欲飞还敛”之后,则是一腔豪气全部化与悲情了。我们可以猜测,纵然磊落豪放心无杂念如辛稼轩,年过半百又经历过仕宦途中的种种风波,该也会对天心的“霎时阴,霎时雨,霎时晴”有深切的体验,在这三年的奔波中,带湖闲居时的很多幻想一定破灭了,以这时的眼光反思带湖闲居之前的仕宦岁月,所得出的结论与闲居带湖时的反思一定有很多的不同。词人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行事风格与整朝的士风格格不入,恢复大业也许真的只是一场梦。这一场梦醒,意义不同于带湖闲居时“钟鼎山林都是梦,人间宠辱休惊”,那时只是慰人兼自慰,以放达之心捱过着人生的低谷。然而这一回,却是梦醒了,而无路可走。词人只能做退居山林之想,由儒家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转而为老庄的泯灭差异彻底归隐了。
然而还未容词人多想,更大的打击就接踵而至,刚刚被起用两年的诗人,绍熙五年,稼轩以“残酷贪餮,歼赃狼藉”被罢,庆元二年,迁居瓢泉之后,所有的名职都被罢除。这时词人所作的《沁园春》,则表现出比带湖新居初成时更为复杂的心理:对自然造物有着赤子之心的词人,重新回到自己喜爱向往的村居山林,颇感安慰,看着意气峥嵘的青山,都觉得是为我归来而妩媚生,一切都欣欣然展开笑颜:花鸟为我前歌后舞,云水也作暮送朝迎。然而结尾又是一转笔:“却被山灵笑,白发归耕”。类似的还有《祝英台近》,词人再度摹写他最爱的青山:“老眼羞明,水底看山影。试教水动山摇,吾生堪笑,似此个,青山无定”。这与带湖期间的山水观感是多么的不同!十年磨一剑,宝剑还未出鞘,就遭如此下场,词人的心情可想而知。哪怕是再达观磊落的人,再一次遭受命运的捉弄,眼见着隐忧以如此之快的速度成为现实,又怎么可能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呢!
罢居瓢泉是辛弃疾著词颇丰的时期,然而原来峥嵘的意气,在这一阶段似乎转化成为沉致中和之气。如《满庭芳•和章泉赵昌父》:“西崦斜阳,东江流水,物华不为人留。铮然一叶,天下以知秋。屈指人间得意,问谁是,骑鹤扬州?君知我,从来雅兴,未老已沧州。”这其中并未见能见出多少豁达,而别有一种轻描淡写的风致,所有的坎坷牵绊,多少的蹉跎岁月,只不过是斜阳流水,铮然一叶。不是心役,便是形役,此事古难全。同样的格调还表现在《贺新郎•题傅岩叟悠然阁》等词中。
虽然试图摒除机心,然而想起壮志未酬,词人却依然不能释怀。对自己追求一生的事业,真是欲罢不能:“叠嶂西驰,万马回旋,众山欲东。正惊湍直下,跳珠倒溅;小桥横截,缺月初弓。老合投闲,天教多事,检校长身十万松。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中。”他最爱的青山,如在沙场上奔腾,而青松又化为千军万马,等词人检校。无意之间所见的景物,都带他回到魂牵梦萦的收复战场。
还有《鹧鸪天•有客慨然谈功名,因追忆少年时事,戏作》:
壮岁旌旗拥万夫,锦襜突骑渡江初。燕兵夜娖银胡碌,汉箭朝飞金仆姑。追往事,叹今吾,春风不染白髭须。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
回忆起最为意气风发的少年时代,往事历历如在目前。然而豪情虽在,英姿宛然,无奈少年英雄江湖老,纵然化育万物的春风也奈白髭须不得!诗人的怨愤之情渐渐流溢:从万字平戎策,到东家种树书,中间多少英姿华发的岁月,岂一个换字了得!另外一首《贺新郎•别茂嘉十二弟》可谓稼轩作品中的第一悲词:
绿树听鹈鴂,更那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间离别。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看燕燕,送归妾。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谁共我,醉明月?
用古人生离死别之事,曲意传情,写尽了与族弟的离别之悲与垂老英雄的身世之感。特别是萧萧易水,衣冠似雪,此情此景,能有几人不为之泪下!
退居瓢泉的时期稼轩还创作了不少题名为“戏作”、“漫兴”的词,这些词作有着非常鲜明的特色。 最有趣的当推《沁园春•将止酒,戒酒杯使勿近》。
杯汝来前!老子今朝,点检形骸。甚长年抱渴,咽如焦釜;于今喜睡,气似奔雷。汝说「刘伶,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浑如此,叹汝于知己,真少恩哉!更凭歌舞为媒,算合作人间鸩毒猜。况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与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犹能肆汝杯。杯再拜,道「麾之即去,招则须来」。
宛然如一段卡通短篇,一个可爱的小酒杯能说会道,手舞足蹈,和词人强辞夺理,最终得胜而去。还有《玉楼春•戏赋云山》中怀疑四面浮云半夜推山去,风起以后忽见青山依旧在,竟然拍手大笑的老僧,也让觉得憨态可掬。这一类的词作是稼轩在苦闷中自我解脱之作,却诙谐放达如此,让人感叹此稼轩所以为稼轩之处也!还有一些名为“戏作”之词,则有着明显的兴寄,如上文所提到的《鹧鸪天》中“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卜算子》中“万一朝家举力田,舍我其谁也”,用语虽然幽默,愤激之情,讥讽之意溢于言表。
        嘉泰二年,宋宁宗和韩佗胄图谋北伐,因此,第二年稼轩第三次被起用。其时他已然是六十四岁的老人了,这也是他实现平生壮志的最后机会,词人建功立业之心虽然急切,然而多年的阅历和思考又清楚明白的告诫着他切不可心急,切不可过于乐观。稼轩这一时期的词作很能映证他的思想情感,词的意境都十分阔大悲凉,满目河山,尽入词中;词人的思绪翻腾澎湃,接历千载,个人的感慨和喜怒都浑融于其中,似乎淡而至于无,似乎又醇厚至无处不在。如《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首获得历朝历代无数批评家好评的词作,的确不凡,不仅“笔气流畅”,“句句有金石声”,而且贯穿着作者的身世之感的使事用典中,显示了一个有阅历有思想的老人对时局的清醒认识,几多警醒,几多期望,历历可见。
        朝堂之上,风云诡谲,这一次的重新启用,仅仅持续了两年。词人的生命之旅也行将走到尽头,豪情冲天,壮怀激烈,终被雨打风吹去。无论是否功成名就,纵观辛弃疾的一生,他对事业的积极进取未曾因穷或达而有所改变,他的性格魅力,也正体现在这种磊落和执著上,他的忧虑和感伤,也因此有了别一种风格,并非只是汲汲于功名之辈的不遇之叹,而是自己坚定和虔诚追求的一种性情流露和对家国命运的真切关怀。“唤起一川明月,照我满怀冰雪,浩荡百川流”正是辛弃疾一生的写照。
2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推荐辛弃疾词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