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里波列夫为什么选择自杀?

chigga
2020-05-29 看过

特里波列夫为什么选择自杀?

原因绝不会是简单明了的,一如契诃夫贴近生活的作品一般,这里头纠缠着爱、欲望、刻奇和碌碌无为。

爱是其中最容易理解的,只是未伤特里波列夫最深。他曾热爱过天真的妮娜,眷恋过照耀着他的微笑,吻过她走过的泥土。但这样的妮娜,被特里果林像海鸥一样毁灭了,变得时而庸俗,时而疯癫,大多数时候都闭门不出。而她偷跑来敲响特里波列夫窗扉的那一晚,尽管他低声下气,毫无尊严地求她,把自己赤裸裸地撕开,却得不到她的理解。…“你为什么说你吻过我走过的土地呢?你应该杀掉我。”…爱而不得的档口上,他还要被迫接受妮娜破碎的爱恋:“我爱他(特里果林)…我甚至比以前还要爱他…”

特里波列夫终于明白,他的妮娜已经如当年被挖空腑脏,塞满杂草的海鸥一般,只剩下最后一层皮囊和杂乱的草屑,他所期待的能带给他疗愈的爱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想之时,打击来的那样迅速。

刻奇和庸碌则是压垮他的沉重磐石。在那本并没有被裁开的杂志里,还有母亲一如既往的轻视话语中,他都被迫重新面对惨淡的现实。缺少信心,缺少交际,缺少行头,他就像乡间别墅里的一只寄生虫,却始终得不到他需要的养分。追求新形式而不得,只剩那一层窗户纸迟迟不破,让特里波列夫“依然在一些梦幻和形象的混沌世界里挣扎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为谁写。”彳亍困扰着他,每天的过活是行尸走肉。

妮娜此时的出现正如一个催化剂,凭借最后一段话彻底让他惊醒。在难以细数的怠慢、嘲笑和浅薄的生活里,她真正理解了从前懵懂的特里波列夫的剧中那一段开场白。多么下贱的生活!多么轻易的苦痛!但是,妮娜的精神却一日比一日坚强,她没有耽溺在自怨自艾里,而是选择背负十字架来承载职业的信念和使命。特里波列夫从中看到的,是一个曾经破碎的女人重新站起,甚至比以前更加强大。而他呢?困在燥热干瘪的村庄里,困在旧艺术沉闷的秩序里。当他重新听到年少时自己充满理想与灵性的文字被一个真正读懂它的人以破碎不堪的语调缓缓道出之时,他才从困顿中惊觉,他的才气和他自己早已在这栋屋子里耗尽了。

有人借此批评妮娜,认为她是个庸俗、谄媚的旧势力门徒,是特里波列夫真正的毁灭者。但是在我看来,妮娜最后的表白和决然的出走反而是这部充斥着阴郁和灰暗的剧本中唯一的理想主义色彩。作为全剧几乎脱胎换骨的女性角色,这样的解读真的太过表面。

当肉体已经撑不住精神的坍塌,结束反而是一种救赎。所以特里波列夫选择了死去。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伊凡诺夫·海鸥的更多书评

推荐伊凡诺夫·海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