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洛斯的一次庄周梦

威廉
2020-05-29 看过

一次看见自己睡觉的梦中,我没有离开房间走下楼梯,或尖叫着醒来。我只是停留在原地很长一段时间,不着急也不绝望地观察着梦中的细节。这时我注意到睡觉的我穿着一件白 T 恤,在肩膀处有点破损,我想靠近观察那破处,但无法动弹分毫,我感觉全身都充满了重量,不知如何是好,我立刻感觉一阵强烈的困惑。我想要改变梦境,但某种陌生的力量使我一直注视着熟睡的自己。
在这阵混乱中,我听见梦的使者说,失去行动的能力使我如此恐惧,也许我应该再做一次生命回顾。梦的使者的话一点也不使我意外,我从来没有因为无法动弹而感到如此恐惧。可是我不向我的恐惧屈服,我检查这种恐惧,发现这不是一种心理上的恐惧,而是一种肉体上无助、绝望与困扰的感觉。无法移动我的四肢使我非常不安,同时我发现是某种外来的力量把我强迫固定在那里。我全神贯注,费尽极大努力想移动我的手脚,在某一刻我甚至看见了睡在床上的我的一只脚踢了一下。
这时我的意识被拉回到睡觉的身体中,我猛然醒来,花了半个多小时才平静下来。我的心跳几乎失去控制,全身颤抖,腿上的某些肌肉不听使唤的抽动着。我严重的失去体温,必须靠毛毯及热水瓶才能让我体温回升正常。
很自然地,我回到墨西哥去请教唐望这种麻痹的感觉。我真的穿着一件破 T 恤,所以我真的看见自己睡觉,况且我非常担心这种体温的失常。他很不愿意谈论我所关心的,只是对我挖苦了一番。
「你喜欢戏剧化。」他冷淡地说,「当然你看见了自己睡觉,问题是你慌张了,因为你的能量体从未自觉完整过。下次如果你再感觉慌张及寒冷时,抓住你的家伙,那会马上使你体温恢复正常,没有任何副作用。」
对于他的粗鲁我觉得有点被冒犯,但是他的建议后来证明有效,下次我再度因恐惧而失温时,采用他的建议,我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我发现,只要我不着急,同时控制我的不安,我就不会惊慌失措。保持控制并不能使我移动四肢,但给我一种非常平静安详的感觉。

摘自卡卡的著作,唐望故事 ⑨《做梦的艺术》(The Art of Dreaming,1993)

鲁宓译

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2010 年版

¹卡洛斯·卡斯塔尼达(Carlos Castaneda,1925-1998)是美国人类学家,1960 年夏天为论文收集资料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近 70 岁的亚奎族(Yaqui)老印第安人望·马特斯(Juan Matus)。他的论文,加州大学的学校出版社将之印刷成书,于 1968 年出版。这便是他的第一本书《唐望的教诲——亚奎文化的知识系统》(The Teaching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如此一本不见经传的学生论文,竟在当时的文化界中造成轰动,成为意想不到的畅销书。《时代周刊》于 1973 年 3 月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报导了卡斯塔尼达的故事,当成一种文化现象来讨论。(节录自译者鲁宓的序言)

昔者莊周夢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適志與。不知周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莊子 摛藻堂四庫全書薈要十卷五冊·子部·墨家類·道家類 浙江大學圖書館藏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70472&page=92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做梦的艺术的更多书评

推荐做梦的艺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