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通鉴纪事本末》杂记

苏摩伽剌
2020-05-29 看过

5月28日凌晨,读第三册竟。

疫情初起时开始读,无奈世事杂陈,又间翻检他书,故断断续续,直到最近,疫情在国内已经平息一段时间了,两会闭幕之日,方读一过。

晋愍帝被汉主刘聪杀害后,消息传到江东,大臣们都劝据守此处的晋王司马睿称帝,司马睿当然是坚决不答应,大臣们当然是坚持不懈地劝进。正在这时,有一人上书赞成司马睿不称帝,建议光复北方土地后再堂堂正正称帝。这样迎合上司的臣子应该受到提拔了吧,结果却是外放当官去了,原因是“忤帝意”。没过多久,司马睿称帝了。

读这一段历史,突然让人想起另一则传闻。据传,八十年代某位长者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不是我不想退休,我请求过多次了,全党全国人民不同意!”随后《深圳青年报》发表文章“我赞成老同志退休”。结果83岁的老同志并未退休,而33岁的总编辑却被退休。总编辑总结道:你不仅不能反对意见,你甚至赞成意见也不行。[1]

这位编辑的言论,我也听说过一些,此人为了立场上反对时政,经常罔顾事实、荒诞离奇,令人厌恶。故从编辑退休开始,此事并不足信。但是即使作为段子,这个故事实也让人看到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

近日,印度常规性地到我国边界侵扰,可能是联想到了近年来美国持续性的打压,周边诸国间歇性地骚扰,于是微博上有人感慨形势“处处飘红”。

这其实是对中国历史不了解的议论。历史上的雄才武略,当然都是以献血和金钱堆积出来的;就算是太平盛世,内部灾害盗贼、外部异族敌寇也是几乎没有中断。历史上真正没有内外忧患的时间才是少数。读《通鉴纪事本末》第三册,从曹操初平元年参加“讨董联盟”到晋元帝太兴元年,期间128,没有一年没有战乱。

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国家是这样,人生也是这样,不要觉得什么时候能够肃清四境、太平安逸,忧患只有大小之分。行动上要斗争,思想上要坚持,总而言之就是“熬”——不是被动的“耗”。

某相声演员也这么说,把对手熬过去了,你就赢了。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战乱面前百姓当然是最大的受害者,但是统治阶级就能幸免了吗?

汉献帝被李傕和郭汜从洛阳挟持到长安,逃奔的路上,危险重重,最紧急的时候干戈几乎触到。

晋惠帝在战乱中被来回劫持,面部中伤,身中三箭,饿极了只能吃军士奉上的“秋桃”。羊皇后被不同的势力反复废立。

最高权威,受辱尚且如此,其他莫名其妙死的帝王将相更是不计其数。西晋诸王,轮流专权执政,最后无一善终。

集权的和平局面一旦被打破,浩劫就沿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的惯性开始了。而浩劫,是所有人的浩劫。

帝问禅曰:“颇思蜀否?”禅曰:“此间乐,不思蜀。”

帝赐坐曰:“朕设此座以待卿久矣。”皓对曰:“臣于南方,亦设此座以待陛下。”

以上两个官二代的对答,评论和解读已经很多了。

凡夫如我,读历史都喜欢看这种人事之小节。尤其是帝王将相之对答,更引人注目,招人议论。背后的一个原因是,本书中记述的历史大抵如此,为何天下离乱,仅仅是因为帝王昏聩、奸臣专权吗?凭什么石勒就能招揽部署对抗西晋?渊、聪父子如此凶残,为什么能迅速席卷北方?

有的问题本书给出了一些“标准答案”,有的并未提及。但是既然花费了功夫,我当然也在不能满足于历史的表面,希望我能多有点时间,争取实实在在看出点名堂。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通鉴纪事本末的更多书评

推荐通鉴纪事本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