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报怨?——以《玛窦福音》和《论语》为例

茶底鱼🐟
2020-05-29 看过

(一篇课堂讨论稿,在这里备份一下。写到最后,对自己文章的立意产生了怀疑。在对基督教思想体系和孔子思想体系缺乏整体性把握的条件下,进行这样的文本梳理、比较,或许只能起到“使自己加深理解”的作用;而真正的中西文化比较,不仅需要细致的文本阅读,还需要广阔的视野,体认人类文明的共同关怀,明晰文化差异背后的各种深层因素。)

何以报怨?

“如何对待自己的仇敌?”“如何对待行不义者?”“如何对待怨恨、攻击自己的人?”……这些问题,虽在细节上略有不同,但都在根本上指向“何以报怨”的难题。这的确是一个难题:过于宽厚则会纵容恶行,过度严厉则会破坏和谐,而那个“中度”又往往极难找寻。

《玛窦福音》作为四《福音》中材料最丰富、结构最系统、应用最广泛的福音书,在内容上记述了耶稣公开传教的生活,以力证耶稣基督即是天主预言的“默西亚”。在《玛窦福音》中,我们能读到大量耶稣的劝谕、启示话语。 无独有偶,儒家经典之一的《论语》,是一部以记言为主的语录体散文集,主要以语录和对话文体的形式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通过对耶稣、孔子个人话语的解读,我们或许能找寻到二者对“何以报怨”问题的回答。

在《玛窦福音》第五章中,耶稣坐在山上,向群众们传达他对法律的认识:“你们不要以为我是来废除法律或先知;我来不是为废除,而是为成全。”我们首先应理解此处的“成全”为何意。在当时,犹太人(尤其是法利赛人)对旧约的理解多有扭曲,且趋于表面化、仪式化,摸不着法律的真精神。耶稣此处“成全”的第一个含义,就是纠正法利赛人对法律的肤浅理解,指出法律的真精神所在,给出对法律的权威性新解。 在当时,旧约的启示是部分的、不成全的,法律也是不完善的。耶稣此处“成全”的第二个含义,就是把法律尚未完整的部分补充完整,让法律尚未显明的地方显明出来。如此便不难理解耶稣一再地言说“你们一向听古人说……我却对你们说”的目的所在。

在耶稣对法律的逐条“成全”中,最后两条实际上具有承继关系。原先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爱你的近人,恨你的仇人”,现在是“不要抵抗恶人,爱你的仇人,为迫害你的人祈福”。

为何不抵抗恶人?为何要爱仇人?为何要为迫害自己的恶人祈福?

首先,这种选择并非坐以待毙或纵容恶行,而凸显基督宗教那一视同仁的爱,这种爱是区分基督教与其他宗教的重要标志之一。正如耶稣自己所说:“爱仇人,为迫害自你的人祈福)好使你们成为你们在天之父的子女,因为他使太阳上升,光照恶人,也光照善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只爱那爱你们的人,你们还有什么赏报呢?税吏不是也这样做吗?你们若只问候你们的弟兄,你们做了什么特别的呢?外邦人不是也这样做吗?” 由是观之,基督教之施爱者上达天主,下及普通教民;基督教之爱普及善人和恶人,遍及义人与不义的人。耶稣认为,犹太人当为一切人祈福,爱一切人,否则就同外邦人别无二致。

其次,这种祈福并非单向的祷告,而是双向的互动,是在引导、教化、启发中实现善行的交互感知、善心的层层传递。不妨参看第七章中耶稣的劝谕:“你们用什么判断来判断,你们也要受什么判断;你们用什么尺度量给人,也要用什么尺度量给你们……你们纵然不善,尚且知道把好的东西给你们的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之父,岂不更将好的赐与求他的人?所以,凡你们愿意人给你们做的,你们也要照样给人做:法律和先知即在于此。”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每个人在行不义后,但凡意识到自己所行之事的恶劣性质,都会乞求对方的宽容和理解,期盼对方不要将自己视作十恶不赦之徒,或者至少——会害怕因行不义而遭受惩戒。因此,换一个视角,作为受害方,应通过自己的善行(祈祷)和善心(宽容、爱)感化不义者,引导其向善,从而在心灵互动中实现善的传递。据第十八章「宽恕之道」(18:21-18:35),我们不难得知,这种善心是自上而下传递的:从天主到耶稣,从耶稣到宗徒, 从宗徒到普通群众。当天主发现这条“善心链”中途断裂时,是多么愤怒——“恶仆!因为你哀求了我,我赦免了你那一切的债;难道你不该怜悯你的同伴,如同我怜悯了你一样吗!”

横向交互、纵向传递,基督宗教的爱与善得以推广。

再者,这种善心善行的推广,并非纯粹利他的行为,也有利己的一面。第六章集中记录了耶稣对施舍祈祷问题的解释:“……因为你们若宽免别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宽免你们的;但你们若不宽免别人的,你们的父也不必宽免你们的过犯。” 真诚地为他人施行祈祷,行为宽容大度,这些天主都会看在眼里。你的真仁义,必会得到天主的赏报。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但这绝不是说,要把善行看做一种功利的行为。耶稣明确指出,施行祈祷不应大张旗鼓(以恐别人看不见自己的付出),而应进入内室,关上门,向在暗中的天主祈祷。耶稣反对形象工程,反对假仁假义。

最后,既然这种善行既然非单纯的付出,也非纯粹的利己,那它就应是“共同成全”的。耶稣以兄弟规劝之道为例,阐述出这种“共同的成全”的真谛:“我实在告诉你们,若你们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同意,无论为什么事祈祷,我在天之父,必要给他们成就,因为那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 兄弟同心合意,共同成全,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嘛?

综合上述四点,耶稣倡导的“爱仇人,为行不义者祈福”,有着这样的用意:在双向互动中凸显基督宗教一视同仁的爱,横向感知善行,纵向传递善心,利他又利己,最终实现全义。

那么,关于这个问题,儒家又是怎么理解的呢?

《论语》14.34——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 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面对他人的提问(“以德报怨,怎么样?”),孔子的态度是坚定的,情绪是激烈的:“何以报德?”孔子反对以德报怨,有两个原因。一来,用道德回报怨恨,在孔子看来显得太宽厚,无法区分善恶好坏;二来,在面对怨恨时用尽了道德,会出现“无以报德”的情形,最终容易助长“无德”的不良风气。孔子一方面担心道德的缺失,一方面不希望将道德浪费在行恶之人上。

接着,孔子从正面表述自己的主张:“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先看“以直报怨”。孔子认为,与人交往要明辨是非,应以自身正直的心和磊落的行为对待别人的怨,只有这样才能弘扬正气、打击邪恶。这体现儒家交友观的原则性(并非毫无原则的妥协忍让)。当面直陈其怨,不迂回曲折、旁敲侧击,而是单刀直入、直言相告。

有一种观点认为,“以直报怨”的做法违背了孔子的“忠恕”之道。其实不然。

“忠恕”是孔子待人的基本原则,是“仁”的具体准则。“忠”是外向性的概念,指的是对人尽心竭力,积极为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恕”是内向性的概念,指的是待人仁爱宽厚,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忠”和“恕”虽一个自内向外,一个自外向内,但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要求,对仁人志士的要求。不妨举《论语》6.30的例子:“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仁者在成就自我时,也帮助他人取得成功;不仅关心自己的成功,而且有宽广博大的心胸,心系他人,能够为他人着想——这便是积极为人的“忠”。 仁者能以自身作比方去类推别人,“能近取譬”——这便是推己及人的“恕”。孔子对仁者的描述,实则也是对“忠恕”的再述。不难发现,这两句话的主语都是“仁者”,或者说,都是应该努力成为仁者的我们。因此,我们不可望文生义,觉得忠恕之道是一种交友、待人之道;恰恰相反,忠恕之道是我们每一个人实践仁的办法!主语在我们自己。 另外,孔子的忠恕之道,背后蕴含的是他“仁者爱人”的思想;而孔子的仁爱观,又是建立在“礼”的基础之上,并以“礼”为原则和指导。孔子主张以孝悌为根本,在亲亲的基础上推己及人。孔子“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仁,需同各安其分的制度之礼相配合。 因此,如果遇到上下僭越、破坏礼乐制度的行为,也再三纵容、忍气吞声的话,就会加快礼乐崩坏、周文疲敝的速度。春秋末期,季氏用八佾舞于庭院,是破坏周礼的典型事件。孔子对此表示极大的愤慨:“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概而言之,忠恕之道与“以直报怨”不仅不存在矛盾,而且前者蕴含的礼制思想直接表明了后者的正确性。 再说了,相比“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种古巴比伦式的同态复仇律法,“以直报怨”难道不充满人情味吗? “以直报怨”,正处于“同态复仇”与“以德报怨”之间,既不滥施情感,也不否认人情,岂不美哉?

再看“以德报德”。孔子主张用道德回报恩德,是为了引导人们向善,培养向善向德的社会风气。

在简要梳理完文意后,我们不难找到耶稣与孔子对待“何以报怨”问题的相似之处:

耶稣反对犹太旧律法中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孔子也没有采用“同态复仇”式的“以怨报怨”。

耶稣主张理解、包容行不义者,从恶人的角度尝试理解他们的诉求和期盼,并用善行和善心感化他们;孔子的“恕道”强调“近取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耶稣主张发自内心地为恶人祷告,并启发、引导其向善,这都是利他的行为;孔子的“忠道”强调积极为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耶稣反对行假仁假义,强调只有发自内心地真仁义才会得到天主的赏赐;孔子“以直报怨”中的“直”,同样强调“文质彬彬”,即内外兼修。(只有保持外在文饰与内在本质的统一,才算真正的君子。)

……

当然,相异之处也不少:

耶稣主张爱仇人、为行不义者祈福、宽容行恶者,以凸显基督宗教一视同仁的爱;孔子反对过于宽厚的“以德报怨”,主张“以直报怨”,以更好地维护礼乐制度。

基督教的爱是来自天主的一视同仁的爱;儒家的仁爱是有等级的爱,是建立在“礼”基础上的爱。(还可以与墨家的兼爱对比:墨家的兼爱建立在所有人平等的基础上,强调平等、互相有爱、利益共享,是一种讲求功利的普遍之爱。)

耶稣的规劝之道,最终能够实现共同的成全,以显示天主的爱与善;孔子的“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是为了使社会恢复到以分封制和宗法制为核心的礼乐文明时代。

……

通过列举、比较的方法寻找耶稣与孔子在该问题上的相似观点,固然能加深对基督教和儒家思想的理解,进而或能产生对中西思想文化的新认识。但仍需注意,无论双方在“何以报怨”问题上有多少相似之处,也仅仅是“形似”,而非“神似”。那些相似点,如真诚、包容、换位思考、善良,与其说是基督教与儒学的相似之处,倒不如说是整个人类文明的高尚品质。人类社会共有的人文关怀,使耶稣与孔子在处理该问题的方法、操作上产生许多跨越时空的共鸣。但基督教与儒学世界观的不同、终极目的的差异,决定了两者本质上的区别。因此,不可强作类比。别人家的“浪花”看上去绚烂美丽,如果强行掬回自己家的鱼缸,我们得到的只会是一潭死水。

操作层面、方法论 有相似之处

世界观 终极关怀 终极目的 不同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圣经(天主教思高版)的更多书评

推荐圣经(天主教思高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