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小人物的思考——朵拉、汉姆、艾米丽

寓形宇内
2020-05-28 看过

作者对很多人物都详细地剖析过性格,我感到对爱格尼斯的剖析尤甚,贯穿全文。简单了解作者,猜测这个角色是作者对心中完美妻子的投影。但是,我在看完全书之后,印象更深刻的反而是朵拉和汉姆——这两位让我感到浓浓忧伤的人物——以及复杂的艾米丽。

朵拉

朵拉有主动权吗?

临终对大卫的真情袒露,让人感到哀伤。相信很多人都在心中怀着一个问题——“如果朵拉没有死,结局又会如何?” 我得承认,两人的爱情确实有点没头没脑:在恋爱的过程中作者并未描写两人有何思想的深入交流。两人的相同处也很少:朵拉自小生活幸福优渥,自然无忧无虑;大卫自小生活坎坷,自然奋发图强,多思多虑。因此,两人的婚姻引起了各自的担忧:大卫担忧朵拉不是理想中的妻子;朵拉担忧自己不是理想中的妻子。 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大卫是朵拉理想中的丈夫吗? 在大卫对朵拉进行“改造”的过程中,我隐约想起大卫继父对大卫母亲灌输的“坚定理念”。而当朵拉对大卫的教习感到忧虑时,我想起大卫母亲的柔弱和对大卫继父的隐忍。当然,这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大卫母亲临终回忆大卫父亲时所说的话,回响在脑海,“科波菲尔先生待她总是那么和蔼可亲,温存体贴,对她总是那么宽容;每当她对自己信心不足时,他就对她说,一颗仁慈的心,比智慧更宝贵,更有力量,由于她有这样一颗心,他感到很幸福。” 事实上,大卫也是这样对待朵拉的——温存、体贴以及宽容。

但是,朵拉临终之言,着实让人唏嘘。我相信大卫在朵拉心中确实是理想中的丈夫,因为朵拉全心全意为大卫着想:为大卫日后的孤独担忧;为自己的“不称职”担忧。可曾流露过对大卫感到“不理想”?这种不对等的婚姻关系是由少年冲动造成,这对大卫意味着“错误”,但对朵拉来说也是“错误”吗? 因此,在这场婚姻中,朵拉的早早退场、临终的“责备”(从大卫来看)、以及后期大卫对于真爱的追寻,无不让我为朵拉感到淡淡的哀伤。不过,这确实是一件没有对错的事情。


汉姆

拥有神秘内心的人。

他死了。英雄一样退场,救的是他恨(又或者是其他感情)的人,终结于一切的起点——旧船周围。汉姆和大卫不同,他同艾米丽一同长大。但也类似,就像大卫同爱格尼斯一起长大。但致命的区别是:汉姆和艾米丽并不像大卫和爱格尼斯那样相互了解。 如果了解,就会知道艾米丽并不爱他,也就能够免受一身情伤。我想,汉姆应该也像大卫一样,把艾米丽当成“吉神”,当成“明灯”

斯蒂福斯和罗莎·达特尔曾谈论过“穷人不敏感”的话题,我想这其中的症结主要是因为欲望少的人自然更快乐。而汉姆的悲伤与高尚品格都是斯蒂福斯和罗莎·达特尔所不及的,因为往往堕落比奋进更容易

我为汉姆的死感到哀伤,他主动赴死的行为,不知是因为自身高尚的品格,还是认定“大海的方向就是最终的答案”,亦或是以此抚慰情伤,就像艾米丽借助不断帮助他人来为自己“赎罪”一样。他每次出场都是憨憨的样子,可他的死却显示了他那海一样神秘的心。怎能因为一个人经常快乐,就误以为他不敏感,可以肆意伤害呢?


艾米丽

她错了吗?

她不爱汉姆,她的梦想是当阔太太,她遇到了不良人,她深爱舅舅。

我很想当个阔太太。那样一来,我们全都成了上等人了。还有舅舅,还有汉姆,还有葛米治太太。那样,遇上暴风雨天气,我们就不用担心了——我的意思是,不用为我们自己担心了,可我们当然还是要为那些可怜的打渔人担心的,要是他们有了灾难,我们就会拿钱帮助他们。”

她的阔太太梦起源于想让舅舅过上更好的生活。 她接受汉姆起源于对生活的妥协。 她的私奔起源于斯蒂福斯迷人的魅力以及身份。 如果斯蒂福斯是个良人,故事的结局则要简单多了。用现代人的眼光,她做出了一个人生选择,这个选择产生的涟漪效果,让她一生都无法安宁。不过如果用现代人的眼光,这个讲究效率和自我的世界,恐怕自我谴责出现的频率会减少很多。


有关著作

生动的比喻和隐晦的表述令其趣味盎然。看完全书回顾出近60个留下印象的人物,虽然大多扁平化,但都有让人难以忘记的亮点。最好笑的就是米考伯先生以及他退场后紧跟的信件,活像个演话剧的人,出入场都那么富有戏剧性。信中的内容既拗口眼晕,又让人发笑。是个让人又烦又爱的小角色。

摘抄几句喜欢的话,希望能够早日把原著也看一遍,或许那时会有新的发现。

1.一是旧日的布兰德斯通的生活已经变得很遥远——仿佛在一片遥远的迷雾之中;二是我在谋得斯通-格林比货行的生活,永远被一副帷幕挡着,打那以后,从来没有人把这副帷幕揭开过。即使在本书中,我也只是用一只不情愿的手,把那帷幕揭开一下,接着便急急忙忙地把它放下来。 2.为了使他在思想上把这件伤心事岔开,我就对米考伯先生说,今天的一钵潘趣酒,全得靠他来调制了,于是把他领到放柠檬的地方。顷刻间,他刚才的沮丧立刻消失,更不要说绝望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像米考伯先生那天下午那样,在柠檬皮的香味中,糖的甜味中,烈性罗姆酒的酒气中,开水的蒸汽中,那样自得其乐。当他在那儿搅动着,调拌着,品尝着那酒时,看起来好像不是在调制潘趣酒,而是在为他家的子孙置办万世之业。 3.这是干我们这行的人碍口的地方。有人生病时,我们不能打听他怎么样了。
4.眼泪是心的露珠吗?
5.门前黑白交错如棋盘的招牌,世上盛衰浮沉如棋局的人生。
6.“你有时也摘过没熟的梨子吧?我昨天晚上就摘了,不过它总会熟的!只要好好看管就行了。我可以等待!” 据我所知,为了抵挡早晨的寒气,他嘴里在嚼着什么东西。不过那嘴的动作,仿佛梨子已经熟了,他正在吃着,吃的舔唇咂嘴的。
7.在婚姻生活中,在没有比思想不合和志向不投更大的悬殊了。 8.这条壮丽的大船,静静地停泊在被夕阳照得耀眼的水面上,船上所有的人都拥到舷墙边,一时间大家都摘下帽子,鸦雀无声;此情此景,既如此美丽,又如此悲凉,但又如此充满希望,这是我平生从未见过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卫·科波菲尔(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卫·科波菲尔(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