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京都女人之美

园有桃
2020-05-28 看过

三本都好看

书里当然不是只讲女人,但上村松园对女性细致入微的观察,常常让人心弦一颤。她拨弄这根琴弦,奏出了曲儿。

有一年从京都出行,她在火车上听到个温柔的声音,一看是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妈妈。这位母亲的洗练之美让她不由的心中惊叹起来。她对面坐着她的妹妹,两人穿着洋装,梳着西式发型。姐妹额头附近的头发稍微烫卷了,后面的黑发则柔顺地垂到脖颈,发尾蓬松地内扣。

年轻女人流行的烫发是西洋样式,上村松园并不喜欢这种“鸟窝”似的卷发,却在这两位姐妹身上体味到浓浓的日本风情。赶紧轻轻拿出速写本,开始写生。她心中的日本女性,总要洋溢着本国的审美气息,才符合她的心中的女性期待。

上村松园画画不用模特,晚上把自己映在墙上的影子画下来,作为参考的姿势。准备着一张大镜子,在镜前摆弄各种姿势。她害羞,因此从不准别人进入她的画室。

有一种上村松园很喜欢的脸。她所举的例子是九条武子。

在能乐中,嫉妒的美人脸,眼睛里的眼白特意加入金泥,金泥在光线下的闪烁,像贮藏泪水的表情。后来在她在自己的作品《焰》中,从绢的内侧,添了金泥。

上村松园常提的青眉,是说结了婚、生了子的日本女人,剃过的眉际透着淡淡的青黛色。要肤色雪白的人才能体现得恰好。她画美人,最怕画眉毛,眉尾画低,人就懦弱,眉毛抬高,又像武士一样,糟蹋了美人。

人们说眼睛比嘴巴更能传情,上村松园却觉得没毛笔眼睛和嘴巴更真诚,眉毛的表情是不会说谎的。高兴的时候,喜上眉梢,春花一般美丽。悲伤的时候,眉头紧锁,是哀愁之色。人闭上嘴,就无从知道他的想法,但眉毛能继续诉说心事。

口红店的掌柜用灵巧的手往茶杯里刷口红,细小的空红笔在茶杯里玉虫色的颜料溶开,上唇薄涂,下唇厚涂,上村松园说,这种方法让嘴唇洋溢着无以言说的风情。她不大喜欢当时西洋舶来的上下唇一样正红的涂法,说像吃了生血似的。

发髻有许多种,在这儿不赘述,但挽起发髻的后颈,实在吸引人。脖颈纤长白嫩、乌发漆黑如云。《雪国》里,驹子扎起发髻露出的后颈就有种含蓄而强烈的美。上村松园说,越是每人,越能显出这种风情。发际线短的人,反而有一种华丽的美感。

历经了几个时代,京都舞伎的模样也多少有所变化。她怀旧,在西方文化席卷日本的同时,依然怀恋夏天插银质的芒草式发髻,抹着厚厚发油、将头发平整得油光水滑的发型。

风俗的细微变迁,让她想在画中将这些流逝的美记录下来。画舞伎时,身子中央下垂的腰带,啪塔啪塔地拖着,飒飒簌簌地挥动着和服的长袖自,带子也随之令人爱怜地摇动。这跟带子就是上村松园揪住的京都女性之美的那根琴弦。

她画这么多女人,却不认为女性只要相貌漂亮就够了。她待女性郑重,因为自己也是女性。在那个时代里,她画的女人不取悦,非要说她们取悦谁的话,只是取悦了自己。

“我的夙愿是,画出丝毫没有卑俗感,而是如珠玉一般品味高洁、让人感到身心清澈澄净的画。人们看到这样的话不会起邪念……”

2 有用
0 没用
一念一事 一念一事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一念一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念一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