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终究归于大海

可可MIMI可可
2020-05-28 看过

十年前我就曾经阅读过杜拉斯的《情人》,时隔十年的重读,我心里有数个闪念。 《情人》出版于1984年,并获得了当年的龚古尔文学奖,中国读者更熟悉由梁家辉出演的同名电影。如果阅读过小说,就能感觉到梁家辉完全符合小说中一个坚硬如水的中国北方男子形象。这本小说是杜拉斯较晚时期的作品,但却具有她早期作品的自传性质。 小说描写出生在殖民地西贡(今越南胡志明市)的贫穷白人女子和中国富家少爷的无望的爱情。女主人公原型即为杜拉斯,父亲早逝,母亲偏爱滥赌且惯于偷盗的大儿子,她的小哥哥死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却被她认为“死在大哥的手里”。她在渡河时遇见了一个中国男人,原型为杜拉斯的第一个情人李云泰。 《情人》整体的写法仍然是意识流的,人称有多次的转变,需要专注于阅读才能分辨、了解。“情人”二字显然是整个小说的主体征象,除了特指中国情人,“她”对“小哥哥”的感情也很值得推敲,“小哥哥”可能才是杜拉斯内心最深处的情人。杜拉斯还展现了优雅的情欲描写,其中还有单纯的对同性身体的渴望,最极致的情欲渴望。 我想杜拉斯可以和张爱玲进行对比阅读。当她描写那个穿着西装、身上有英国烟味道的那个男人时,我不止一次想到张爱玲的《倾城之恋》,张的小说归结到一句话里是“乱世里的一点真心”,杜拉斯的《情人》也有这份意味。中国情人对她而言坚硬如水,她站在去往欧洲的轮船的甲板上,几欲跳下,水终究归向海洋。 西方文学界三个迷人的女性,弗吉利亚·伍尔夫、苏珊·桑塔格,以及玛格丽特·杜拉斯。

0 有用
0 没用
情人 情人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