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诗歌的开拓与新变》读书笔记

雅丹landforms
2020-05-28 看过

《中唐诗歌的开拓与新变》读书笔记

享国二百八十九年的唐朝,有初唐、盛唐、中唐、晚唐之分,诗歌史也同理。初唐、盛唐有文章四友、初唐四杰、陈子昂、沈宋、王孟、高岑、李杜等,个个都是诗中好手。一般来说,大众对于中唐及其诗歌的认知可能比不上前面两个阶段,然而作为承上启下的关键时期,中唐确有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本文特地选取此书,既有专精之意,又能稍微别开生面。

本书共四章,分别为“一个多变的时代”、“诗人的创新与分化”、“审美趣味与诗风的变化”、“诗思与佛性玄心的融合”,从社会背景讲到诗人本身再延伸到诗歌创变,各个部分环环相扣,有因果、并列、顺承等关系。

一、 中唐大致的社会背景

(一)政治

政治上可以用三个词做一个大的概括——朋党之争、宦官专权、藩镇割据。朋党之争并非此时才有,然而规模较大、斗争激烈、影响深远的斗争要从安史之乱之后算起。比较有代表性的,如1.代宗、德宗时杨炎、元载与刘晏、卢祀之间的争斗;2.顺宗“永贞革新”时的革新派与保守派的斗争;3.宪宗元和初年至宣宗即位的牛李党争。关于牛李党争,学者有言“此为研究唐代中晚期士大夫身世之最要关键,甚不可忽略者也。”就像李商隐在二党之间难以揣测的选择以及因此悲苦一生。

(二)文化

文化上,儒学落到了低谷,根据高观如先生《唐代儒家与佛学》归咎的儒学衰微的原因大致有三点:1.太宗令孔颖达撰定《五经正义》、令颜师古校正五经谬误,这样南北学派之争虽泯,“而儒家思想,亦坐之而不进焉。”2.佛家思想太甚。3.诗文为科举考试科目,儒术研究者寡。于是这里不得不提一个带有中唐特色的词——宗教。佛教传入以及道教发展已有时日,然而偏偏在这时有了非同一般的影响。比如肃宗、代宗、德宗都宠信道士李泌,宠信到让李后来权倾一时。宪宗、穆宗也常饵“金石之药”。其实佛教比道教发展地更为兴盛,武后时期确立佛教的统治地位(让自己即位名正言顺、打击李姓抬高身价) 净土、天台、华严宗都发展都很好。据唐末道士杜光庭《历代崇道记》仅会昌五年毁佛的记载就令人瞠目结舌。佛教对于中唐诗人及其诗歌的影响包括了世界观,人生观,认识论和方法论等方面。具体可以表示为宇宙与人生、心性与神思、禅玄与意境、直观与幻象四方面。以上方面还可以与日本文献等外国文献相参照,如《文镜秘府论》中关于“境”的说法。

中唐文化是继盛唐之后的又一高峰,发展、变化与创新是这一高峰的主要标志。出现了一些新的文学形式:1.古文的复兴,韩愈有“沉浸浓郁,含英咀华”之言,柳宗元亦有“漱涤万物,牢笼百态”之语。因为韩柳的创作实践以及大力培养后进之士,终于确立了古体散文的统治地位。2.传奇的盛行(中国小说的成熟的标志),传奇虽不是在此时出现,但名篇佳作几乎都产生在中唐,如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陈鸿的《长恨歌传》、白行简的《李娃传》、元稹的《莺莺传》等。3.变文的崛起。这与佛教繁荣有关,特别是和“俗讲”有直接关系。4.词的渐渐兴起,虽然源头还有争议,但是在中唐,词有由民间流传转向文人创作的趋势。

二、创新的表现

(一)诗人

诗人方面,最突出的就是主观上的积极追求。元结恶绮靡好风雅,但粗暴否定了盛唐诗歌的一切,认为其“道丧”、“淫靡”。他也许不那么卓著,但他这个观点、态度、方法对中唐诗人有十分深刻的影响(原因有二,诗坛巨匠杜甫对他《贼退示官吏》等诗发高度赞扬,以及他的观点方法等迎合了中唐诗人追求创变的心理。)但在中唐真正继承元的衣钵,并将其理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的是元稹、白居易。元白对盛唐诗歌多有批判,而元比白更为偏激。他们倡导“风雅比兴”“美刺见事”,要“救济人病,裨补时阙”,在当时黑暗腐朽的社会政治中,却也有积极意义。

关于创新,诗僧皎然有明确的说法,他曾说“反古曰复,不滞曰变”,主张“诗人立意变化,无有依傍”、“前无古人,独我生思”。韩孟诗派最早表现出创新倾向的是孟郊,而韩愈创新的思想大多数表现在对周围诗人的评论与引导中,当然,也影响了贾岛、张籍、卢仝。韩孟诗派光大自屈原以来“发愤以抒情”的精神,并以“不平则鸣”的理论和创作,突破“温柔敦厚”的诗教传统。这也是他们创新精神的实质所在。元白诗派讲究面对现实,揭露社会弊端,以期达到教化的目的,他们认为发乎情,必止乎礼,而这恰恰与韩孟诗派不同。

(二)诗派

除了诗人,还有诗派,刚刚已经稍微提及了中唐两大诗派——韩孟诗派与元白诗派。中唐诗派形成的原因,从客观层面来说和之前讲到的藩镇割据、朋党林立有关,此外还有科举弊病。纵观中唐众多著名诗人,我们会发现他们大多有一个共同点——曾在幕府任职。究其原因,大致有两点(都让人比较惊讶):一是幕职俸禄相当丰厚,二是出任幕职比在中央任职更容易升迁。这些在书中有具体的例子和数据。中唐后期,科举作弊情况严重,尽管博得了“进士及第”的荣誉,也只是有一个“出身”而已,要做官还要吏部试/制举,等到“释褐”才能得一个八九品的卑官。韩愈、李益、欧阳詹等都有过此等情况。

中唐重要的诗派有:1.大历十才子:李端、卢纶、吉中孚、韩翃、钱起、司空曙、苗发、崔洞(一作峒)、耿湋、夏侯审。他们细腻淡远,工整精炼,但有评论其“追摹盛唐,却终是有心无力”。2.大历江南诗人:以刘长卿,李嘉佑为代表,基本风格为清婉柔秀。3.吴中诗派:以皎然、顾况为代表,主张“复古通变”,风格“清而狂”、“化俗为奇”。4.韦柳清澹一派,相较于王孟“诗中有画”,韦应物柳宗元是“诗中有人”。5.韩孟诗派:韩愈为领袖,包括孟郊、李贺、卢仝、马异、刘叉等,艺术风格为奇险巉刻。6.元白诗派,以尚俗、崇实、务尽为特色,欲发扬光大诗教说。

也是因为地方诗派的兴起,可以说那种以宫廷为中心,以长安和洛阳等都市为中心的文人创作活动,几乎被在藩镇幕府的文人唱和所替代。

(三)诗歌

至于创新在诗歌方面的具体表现,有如下三种方式:1.由外拓到内敛:笔力雄壮、气象浑厚、格高气畅堪为盛唐风骨,而中唐则是气力大减,比如胡震亨称其为“边幅狭”。2.由天然到锤炼,初、盛唐“自然派”居多,而中唐,用陆时雍《诗镜总论》里的话来说:“中唐反盛之风,攒意而取精,选言而取胜,所谓绮秀非珍,冰纨是贵,其志迥然异矣。”3.由昂扬到低沉。中唐诗歌基本情调为徘徊苦闷、哀怨惆怅、凄凉感伤。比如同为边塞诗,刘长卿的《疲兵篇》“三军疲马力已尽,百战残兵功未论……万里飘飖空此身,十年征战老胡尘。赤心报国无片赏,白首还家有几人……只恨汉家多苦战,徒遗金镞满长城。”就与高岑气象差异很大。

三、 小结

中唐诗歌的新变是毋庸置疑的,究其原因与当时社会背景密切相关。(虽然说这种原因比较大众,但确实是影响力最大的因素。)至于中唐诗人,作为诗歌的创作主体,他们对创新求变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胆识和魄力。其实齐梁诗风在中唐再次复苏,这种现象的原因也是值得推究的,由于篇幅关系这里暂且不提。最后我们必须正视宗教对中唐诗歌及诗人的影响。以佛教举例,就算大力反佛的韩愈之辈,据罗香林的《唐代文化史研究 唐释大颠考》指出,韩愈反对的主要是“教迹”,即与儒家伦理观念及人生态度相抵触的佛教仪式或行为。而其思想还是很受佛教影响的。韩愈尚且如此,对一般文人士大夫的影响就可想而知了。佛教的影响,除了最容易想到的教义、教迹,以及演变出来的俗讲、变文等形式,还有其他的艺术形式,如雕塑、壁画等。

总之,这本书着实拓宽了我的视野,让我了解到了中唐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以及加深了我对一些看似简单浅显之现象、事件的看法。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中唐诗歌之开拓与新变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唐诗歌之开拓与新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