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鉴】“阅历成吟”龚自珍

方知
2020-05-28 看过

不是无端悲怨深,直将阅历写成吟。
可能十万珍珠字,买尽千秋儿女心。
——《题<红禅室词>尾》其一

龚自珍认为自己的文学创作,字字出于真实人生和诚挚情思。他在评价古往今来文学大家如李白、杜甫、韩愈等人时,称他们“诗与人为一,人外无诗,诗外无人,其面目也完”。作者王镇远敏锐地把握了这一点,把龚自珍的诗文放入他具体的生存情境中考察,用他的人生解读他的诗作,无一事无出处,无一句无来由,与个人经历缱绻难终。

于是,我们从龚自珍的诗歌中得知:

龚自珍儒佛道兼容,相信“心”是修行觉悟的关键,以诗文创作来放映自我心智;但他心系尘世,无法遁入空门,总在有与无间挣扎矛盾; 他钟爱庄子和《离骚》 ,尊崇儒家,但只将孔子视为先哲,而不是圣人。他总在夜间灵感忽至,梦里也常有佳句。他与“女青莲”归佩珊是密友知己,对早逝的青梅表妹犹有怜心,他会给幻想中的恋人写诗,也真实地在中年时爱上了青楼女灵箫。他喜好收藏古物,最爱是汉赵婕妤玉印;他沉溺赌博,却赌术不佳;迷信诗谶,相信自己写下的诗句,会成为命运的谶语。他总想写出“平易近人诗”,却一提笔就忍不住陷入艰深。他为人幽默,钦慕滑稽大师东方朔;正直不阿,不畏抨击权贵和腐败制度。他一生坎坷,仕途失意,却坚持本心。眼见物价上涨、“东南涕泪”、危机隐现于太平盛世,胸怀“郁怒”,不失“情深”,兼有剑气与箫心,以诗文开文学之新风气,也开出内在自我的一片天地。

不过,尽管生平经历是龚自珍的创作的核心,这部《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却没有按照龚自珍的生平线索,采取传记的时序结构,而是以近五十篇主题式短文并置,建立平面的网状逻辑。

这自然有其客观原因。本书所属的“诗词坊”系列,旨在“通过作品的评析来介绍中国古典诗词,给读者在茶余饭后增添些许诗意和情趣”,所以应以诗文为重,传记次之;且结构越灵活,越有利于读者消闲时读上一章(也就三四页),途中有事中断也无妨,下一次又可开始新篇。

而事实上,虽然摒弃了历时-成长的主线,很难梳理清楚龚自珍各个人生阶段的发展和变化,也很难呈现出他在创作上的青涩、成熟的动态走向,但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可能未必需要了解得这么细致。作者从龚自珍的诗歌中,提炼出关键词,分章解读,既解诗,也解人,他不受主旨和风格的限制,可以像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别名格蕾丝》中一样,将每一个主题碎片拼成“拼花被子”,甚至能裁取不会被纳入传统传记范畴的布块。这样构建出的龚自珍的形象,便如同上文的描述,不仅“真率、幽默、博洽、机敏,甚而至于他的陋习、弊病”,都展露无疑了。

此外,既然书名是“诗文与时代”,龚自珍其人其文便不是凭空存在,而是基于特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作者对龚自珍文学意象的分析便是一例,他钟爱书写月、落红、海棠、水仙、风、树,这些意象均有其文学传统,单论一诗一人,会流于单薄,但如果纳入结构更为紧凑的长篇传记或诗文论述中,又很可能陷入离题千里的境地,毕竟只是诗人与诗文研读,不是《项狄传》。而这种主题短文的形式,可以任作者发挥:谈史时,便结合史实、掌故、小说;谈文时,便引述前人与同侪,甚或西方作家的诗文,让每一个具体的论点都能落入预设的语境之中,不空谈,不浅谈。就算此前对龚自珍及其时代一无所知,也能轻松进入作者搭建的世界。

至于为什么要进入这个世界——作者认为,龚自珍之后,“古典诗歌中几乎已没有再可与他匹敌,或能上继李、杜、苏、黄的巨子了”,他评价龚自珍“像一颗夜空中的陨星,打破了明清以来诗坛的沉寂,也像一颗东方拂晓时的启明星,预示了新时代诗歌的诞生”。所以,要想了解古典诗文的夕阳余韵,或诗文所承载的时代落霞,龚自珍是一个很好的开始。而要想了解龚自珍,本书也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