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侠:女性主义的时代标志与精神寄托

老彭是個书脊党
2020-05-28 看过

就好比斯坦·李所认为的那样,美国人民之所以会喜欢超级英雄,或许是希望自己能如同其中角色那样,拥有着更强的能力,更高的天赋,以及更华丽的技能,去完成那些拯救世界的不凡壮举。在这里,既有包含着“美国梦”那种追寻个人价值和个人自由主义的信念,也包涵着个人英雄主义的情怀,可以说超级英雄更多的时候起到的作用,是给予读者观众以带入感的流行文化标签。

无论中西,榜样的力量总是无穷的,更何况崛起于一战、二战期间那段动荡岁月,精神需求的土壤滋养了超级英雄群体的迅猛发展,同时也成为了现代美国大众文化基因上不可磨灭的记忆。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解释,这样一种出道时间之早,延续时间之久,认同广度之大的文化符号,何以至今,经久不衰,延续不绝。

在阅读本书之前,我曾经错误的以为神奇女侠的诞生,仅仅是因为某个文化公司对于早已有之的众多刻板化超级英雄中,所需要的一点点差异化设定需求,来满足阅读者的各种不同的价值偏好,就好比在一家杂货铺需要有足够多种类的产品才能让顾客宾至如归。而从本书中,我看到了,这个看似平常的设定,竟然拥有着如此深远意义的一段历史和缘由。

稍微了解世界史的人大概都知道一九四一年对于这个世界,意味着什么?彼时,德军坦克以最快速度打穿波兰,横扫法国,整个欧洲战场一片狼藉,德意志摧枯拉朽,盟军兵败如山倒。英国人退守英伦三岛,兵困一隅,以待将来。远在太平洋西岸的美利坚,也受到战争的波及,社会治安日趋混乱,战争阴影笼罩不散,这时更多的评论家开始质疑那些打着“正义”和“爱国”的旗号的超人与蝙蝠侠,与此刻蹂躏欧洲大陆的法西斯,在观念上有何区别。作为这些超级英雄东家,当时的DC公司急需要一个不那么彰显暴力的英雄角色来扭转大众对于自己的不良印象。

于是,一位心理学家威廉·莫尔顿·马斯顿担任了这样一项任务的主创。是的,让一位心理学家去承担设计一位超级英雄的任务,这种看似荒唐决定,其实包含着主创公司精明的理念,在舆论可以主导一切,传播学可以操控舆论的年代,得“话题”者,得天下。

正是这一决定,同时也开启了“神奇女侠”的创作之旅。在设计之初,这样一个大胆的构想,遭到了同个公司大多数人的反对,毕竟在这男权至上又同时正值战争的年代,更多的人无法认同一个女性可以担当时代的偶像,可马斯顿始终坚持己见,在他看来,男性因为性别认同所无法表达的慈爱和温柔,可以在一位优秀的女性身上轻易流露出来。于是,一位能力远超男性,代表着自由、无畏、拥有着强大力量,并且热爱和平的光辉女性形象,得以在当年十二月的《全明星漫画》中出现,取名戴安娜·普林斯,即神奇女侠。

事实上,作为神奇女侠的创造者,威廉·莫尔顿·马斯顿,一生都在致力于女权主义的推动。在他看来,文明的唯一希望,就是让女性在人类活动的一切领域中拥有更大的自由、发展空间和平等权利。可在设计神奇女侠的形象和人物设定上,作者却或多或少的夹带了私货,这也是这位角色在大火之后引发正反截然不同的争议的最大原因。

在外形上,马斯顿为她戴上一对刀枪不入的法宝护臂,据说这一灵感应该来自于作者的一个妻子,并且她被设计拥有着惊人的美貌,头戴一顶类似选美小姐冠军的皇冠,在价值观上,想要表达美国队长一样的爱国反战,所以穿着颜色上也是以红白蓝为主,哪怕事实上她真正的家乡来自于天堂岛。最后也最为女性弊垢的是,为了能够吸引广大的男性读者,所以必须有足够的裸露。

而在能力设计上,不同于超人惧怕氪石的弱点,神奇女侠一旦遭到捆绑束缚便会丧失自己的所有能力。在每个故事中,作者都会设计她被捆绑后,自我挣脱束缚的情节,以此来表达女性必须依靠自我的挣脱才能完成最终的自我解放。不曾想到的是,这种类似情节,却产生了与之相反,更加有争议的话题。

在拥护者看来,神奇女侠拥有的能力设定和价值观取向,正是代表着当代女性力量的自我崛起,是最好的全球女性代言人。而反对方却更关注,她身材的比例,暴露的穿着,还有捆绑风格的特质,这一切都充满了某些暗示,并将神奇女侠的大火总结为,是男权社会创造出来用于安慰女权主义的YY对象而已。

这样的争论一直延续到二零一六年,当年的十月,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宣布聘用神奇女侠的形象为世界女权大使,同年十二月因为该形象过于暴露,遭到大批女性网上联名抵制而草草解聘。

同时,作为测谎仪的发明者,马斯顿从亚马逊人的套索中创造了真言套索的设定。与蝙蝠侠、超人这种动不动就使用暴力、恐吓的行径相比,神奇女侠的盘问手段就显得更加的人道主义。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她会通过套索的力量,去审视对方的记忆,包括童年的创伤。戴安娜表示“我不禁对他感到同情,甚至面对他这样一位胜券在握的敌人,我也得遵循亚马逊法典:给予成年人以惩罚,给予孩子以同情。”这种对于个体的尊重更重于所要达到目的的行为,正是人物被设计之初所表达的仁慈和温柔。

时至今日,随着DC公司《神奇女侠》电影的重启,这位任何一个时代都饱受争议的超级英雄女性形象再次为世人所提起。作为诞生于一战时期女性主义高潮,大火于二战时期的流行文化中不可或缺的女性形象,在如今第三次女权运动中再次得到复兴,而此次运动的核心焦点在于性别平权的基础上对性少数人群和非白种女性群体的关注。

二零一六年九月,《神奇女侠》漫画作者格雷·卢卡在他的推特上宣布,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是双性恋。

1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神奇女侠》与哲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神奇女侠》与哲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