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为革命放弃生命,但如果革命要我放弃荣誉,我会放弃革命。

尖叫狗
2020-05-28 看过

加缪把电车难题放到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里,不得不说加缪本人的人道主义气息非常强,他对时代和民众满怀深情与责任感,这也是他最迷人的地方。 在伦理上,即使杀一人可以救全人类,也是不道德的。如果这样做了,就一定要承认道德堕落,不要以正义之名文过饰非,不论理由是多么冠冕堂皇(希特勒施行种族灭绝的时候,也自认为在为日耳曼民族乃至全人类做一项伟业)。施行暴力必须要有不得不为的理由,这个底线非常高。底线一旦下滑,就像心理学里的滑坡效应,最终把所有人送入深渊。因为在人性上,每个个体都能代表全人类,藐视个体生命,就相当于灭绝了整个群体的人性。这部剧,可以让历史上所有虚伪的暴君和独裁者恼羞成怒。 村上春树在演讲中讲过一个“鸡蛋和高墙”的理论:无论墙多么高大坚固、作用非凡,他也永远站在鸡蛋一边,因为体制高墙冷酷无情、毫无生机,而脆弱鸡蛋最终会孵出小鸡。 卡利亚耶夫反驳信仰抽象、遥远的正义的斯切潘的理由: “我热爱今天跟我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的人们,我要向他们致敬。我要为他们斗争,为他们牺牲。如果为了一个我没有把握的遥远国度,我不会迎面打击我的兄弟们。我不能为一种不复存在的正义,再增添活生生的非正义。(压低声音,但口气坚决地)弟兄们,我愿意开诚布公,至少告诉你们最纯朴的农民都会说的话:屠杀孩子不光彩。假如有一天,我还活在世上,革命要脱离荣誉,我就会脱离革命。” 在这一点上,我和他们是一伙的。当大义到了需要任何一个无辜鸡蛋献祭生命的时候,那么无论这个义有多大、多正确,这个鸡蛋多微不足道,真正的正义者会毫不犹豫地站在这个鸡蛋一边,因为每一个鸡蛋都和剩下的所有鸡蛋同样重要,同样神圣不容侵犯。

0 有用
0 没用
正义者 正义者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正义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正义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