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话时,你将无须记住你的谎言

diawa
2020-05-28 看过
虽然自古以来,人们都承认半个面包比没有面包更强,但半个真理不但不比没有真理强,它比许多谎言还要坏。谎言和半真理的奴仆都是无知。--鲍德温

豆瓣周历在五月份推荐了汉娜阿伦特在接近60岁时写作的这本《艾希曼在耶路撒冷》。本书提出了“平庸之恶”的概念。艾希曼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既不心理变态,也不暴虐成性,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都太正常了,甚至正常得可怕。而平庸之恶的土壤,是夹杂在真理之间的谎言。

骗子想要成功行骗,必须把想让别人相信的谎言掺到大量的真理之中。鬼话连篇是骗不了人的。《鹿鼎记》中的韦小宝,最擅长的技能就是在十句真话中掺杂着一两句假话,起到更强的迷惑效果。

谎言在公众领域演化为“话语体系”。阿伦特发现了奇特的“谎言”现象--独特的“话语体系”,她写道“德国社会的八千万人,曾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以相同的自欺欺人、谎言和遇盘隔绝于真相和现实之外,所有的这些自欺、说言和愚昧也都深深根植于艾希曼的头脑。这些谎言一年变一个样,还时常自相矛盾;更有甚者,对于纳粹党组织的各个不同分支或不同人群而言,这些谎言也并非一定一致。但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几乎成了生存的必要条件;甚至直到现在,纳粹政权垮台十八年后的今天,谎言中的大多数具体内容已经被遗忘,有时人们还是很难相信,谎言竟已成为德国民族性格的组成部分。”这种谎言通过一套独立的话语体系、“语言规则”进行遮盖和转化,这套语言极大地促进了来自不同部门的人员遵守秩序、有条不素;而他们彼此间的通力合作,乃是这项事业成败之关键。另外,“语言规则”在日常语言中叫作谎言。通过“话语体系”,“老大哥”成功建立了一个以沉默的大多数、谎言、顺从、道德妥协、曲意奉承为特色的生活秩序。

怎样活在真实中?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探讨了这个问题,一切谎言的根源来自私人生活领域和社会生活的分界,私底下是一个人,公共场合又是另一个人。活在真实里,就是是消除私人生活与公众之间的间隔。说真话时,你将无须记住你的谎言。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更多书评

推荐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