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富3-资本视角的人类史脑图

色情与恐怖研究
2020-05-28 看过

O-论国家财富增长的自然过程

-当你跟随斯密的视角,以细胞裂变的逻辑,窥探农业-制造业-贸易-金融的递进发展,乡村-城镇-城市-国家的层级形成,会感觉人类社会就像一个人一样,一直在不断长大

资本是血液,也是身体

-资本一直在为发展供血

-只有当资本积累到完全覆盖上个梯级,就会裂变出下一个梯级

人类社会看起来就是个不断积累资本的过程-爬梯子,长竹子

农业时代是它的幼童期-工业时代是它的青春期-数字时代是它的壮年期。。。

每个人只是一个细胞,农工商金是四肢,每个国家,也只是一个器官-整个人类变成一个人,被画出了轮廓

#再补充一个关键点,人类体生老病死导图就能画出来了

O-斯密以资本为圆心,画出一个人类体成长的轮廓

我们很容易想到,圣经站在神学的角度,也画出了一个人类体的轮廓-佛道如是,道以道,佛以佛

虽然宗教的本源很可爱,具有一定可信度和创造力,这个值得承认

但宗教的问题是不可求证,这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可爱里面裹挟了愚蠢,信仰里都是盲目

宗教没问题,但宗教理论可信度不高-反而启发了传销-商业学会像耶稣一样赚人头

K-这倒也有启发-最大,也是最要紧的宗教能力,是分辨-你是谁&他是谁

*除了资本和宗教,人类学还有几条成熟的线索?

O-论罗马帝国后欧洲农业发展的阻碍

斯密认为-在农业时代,政治是经济的障碍-这可能是农业时代所经历的时间最长的原因

站在时间轴,从后往回看,人类创造的各种政治性制度,都是人类社会经济与文明发展的阻碍-这是个有趣的结论

@ 如果是这样,如何看待现在的中国系统?这是个问题。

中国是如何平衡中央集权和自由民意志,以不伤害经济体发展的?

再试想,如果从一开始放弃高度中央集权,中国会比现在更好or更坏?

政治与经济,互相促进而不伤害的平衡点在哪?

O-论罗马帝国灭亡后城镇的兴起和进步-主要论述了制造业的起源&发展

KW-自由民的公共义务,一般性原则,斯密精神

Frame

乡村-城镇-国家的裂变

资本的积累=文明的进程

封建政治一直在阻碍土地资本积累

制造业的起源

制造业杀死地主政治

斯密精神

1,乡村土地面积和耕种改良情况-制造了城镇-城镇又制造了国家

#城镇的形成和发展,决定于周边的土地

城镇居民的工作和食品数量,受制于乡村居民对制成品的需求规模-后者又受制于耕种改良和土地面积

-城镇财富和人口的发展,受制于周围乡村的土地面积和耕种改良情况

城镇=大市集,乡下的人来到这里,用初级产品交换制成品和服务

乡村与城镇的交换,让城镇获得生产所需的原材料,生存所需的食物

农夫时常需要铁匠,木匠,石匠,瓦匠,皮匠,鞋匠,缝匠等人的服务-这些匠人也需要农夫

为了生存,农夫和这些匠人,时常要互相帮助,于是便定居在一起,形成一个小镇或村落

屠宰商,酿酒商,面包商,还有其他许多零售商,也会聚集过来

不管各自供应的商品是随时必须的,还是偶尔有用的,都会聚集过来-进一步扩大城镇的规模

城镇和乡村,互为对方服务

#城市规模不会超过所有土地改良能够支援的程度

#耕种土地是过去每个人的宿命

#如果利润相同,大多数人会选择运用资本耕种土地,而不是经营制造和贸易

附着在土地上的资本,比投在制造和贸易上的资本,更安全

商业生态-市场,时常遭遇强风巨浪的风险-商业比农业的天灾人祸更多

在农业和制造业中,人们偏爱农业-同理,在制造业和贸易中,人们偏爱制造业

因为就像农业一样,制造业更容易照顾自己的资本

但,当制造业积累到一定程度

一个地方市场不能完全消化的初级或完全制成品,只能销往外地市场-地方贸易

同理,一个国家不能内部消化的制成品,只能销往国外-国际\进出口贸易

2,资本的积累与流向的顺序-就是人类文明的进程

资本的投资顺序-土地,制造业,贸易,金融

这也是人类文明的进程-先开发土地,土地饱和了-再经营制造业,工厂-然后贸易,商业-然后金融

所以,先有地主,再有商人,最后又资本家

-一个国家的全部资本,只有在覆盖全部土地耕种和改良所需的全部资本后,还有剩余,才会流向制造业

如果,一个国家还没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用来耕种和改良全部的土地,就不会有制造业

如果土地,很多还没有开垦,匠人们一旦有积蓄,就会用来购买和改良未开发的土地,于是他从匠人变成地主

-在这个星球上,总是拥有一块土地,最有主人感

如果土地,不是没有了,就是很昂贵-资本就会运用到制造一些能卖到远方的东西

@铁匠会设法建一座铁厂,织布匠会建立一座纺织厂

-制造业的发生,细化了分工,

-人类文明的进程,就是个不断积累资本的过程

-工业革命-不是瓦特或别的谁有多强,发明了什么

而只是英国资本已经完全覆盖经营土地所需,还有多余的资本溢出来,人们自然要去想别的办法

也就是说,人类积累足够覆盖全部土地的资本的时间,用了几千年,直到工业革命

但之后就和按下快捷键一样,贸易和金融马上就出现了

-资本就是文明-资本的方向,就是文明的方向

乡村,对应农业时代-资本流向农业-农业文明-农村

城市,对应工业时代-工业文明-资本流向工业-城市-我们现在听说的所有大城市,伦敦,巴黎,都是工业城市的结果-但工业已经没落

现在,资本流向数字技术,新新技术-数字文明,科技文明

*数字文明,会催生什么样的居住形态-城市还是文明的沃土吗?

#链条上的每个元素,都是后一个元素的基础

农业是制造业的基础,制造业是商业的基础,商业是金融的基础-这个顺序不可颠倒

3,封建政府和封建政策,阻挠了土地的耕种和改良

-政治体一直在阻挠经济体成长

在一些政治阻挠下,土地拥有者-地主,土地承租者-佃户,土地耕种者-农夫,都不可能把资本运用到土地耕种和改良上

即使享有法律能够授予的最大的自由和安全,土地阶级若想耕种和改良耕种,总是必须面对比较大的困难

#国家=地主

-没有一块地是没有地主的

-国王不过是资本范围最大的地主

-每个地主都是一个国王,每个土地承租人都是他的臣民

-地主是立法者,是执法者,是领袖,他们发动战争

-伟大的地主很少是伟大的土地改良者,即便有这种意愿,也普遍缺乏这种能力

如果豪宅和地主本人的开销大过土地的收入,他便没有任何积蓄可以用来改良土地

#性别秩序和年龄秩序的由来-性别和年龄是最没争议的差异,因而经常作为区分事物的一般性原则

这个原则不能基于容易让人怀疑的个人优缺点,应基于显而易见的,没有争议的差异

最没争议的,是性别、年龄、血统

-性别秩序-男尊女卑

长子继承制度,最适合来支撑豪门世家的自尊-比如太子耶稣

-年龄秩序

-血统秩序

限嗣继承-直系继承

欧洲-任何人想要参与公职,贵族的血统是必备的条件

贵族垄断了公职和荣耀

血统的结果

养尊处优的人,天生在意如何装饰自己才能看起来尊贵

他的服装,全套车马,住宅和家具等,是否够优雅,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这是他小时候就已经养成的思维习惯

K-挑战那些一般性原则

#农奴,佃农,农夫,自由民

使唤奴隶来工作,可能是最昂贵的雇佣

一个没有资格拥有财产的人,除了多吃少做,不会有其他兴趣

要想挤出任何更多的工作分量,只能通过暴力

-要想让奴隶努力工作,至少还需要同等数量的战士

奴隶没有财产权

凡是奴隶取得的东西,都是为主人取得的

乡村里的自由民被视为地位最低下的阶级

在全球,自由民的地位都不如大商人和制造业老板

所以不可能有任何积蓄,从其他的业态流向农业-这反过来导致农业最不可能积蓄资本

#现代自由民-公共义务

自由民承担着越来越多的公共义务负担,其武断的程度不亚于强制要求他们对地主提供私人服务

-公民需要向地主提供公共服务,公共服务以资本的形式,返回给地主-取代原先的私人服务

-不同国家施行的压迫程度不同

-压迫性的公共义务

-公民被强制缴纳各种公共税捐

4,制造业的起源

#制造业的2种出生方式

a-制造业起初只供应邻近地区,然后当他们的制品逐渐改良,变得越来越精致,销售市场会越来越远

自然形成的制造业,扩张和改良的速度,远远落后于由国外贸易衍生出来的制造业

自然形成的制造业的扩张和改良,只可能发生在农业扩张和改良之后

b-大地主对精致商品的虚荣心-商业增长的起源

各种精细精致的进步制品-进出口贸易的起源-英国的羊毛,经常被用来交换法国的葡萄酒

当对精细的喜好变得相当普遍,以致市场需求很大时, 商人为了节省运输成本,会在本国\本地建立同样的技术水平的生产线

#从来没有任何大国没有自己的制造业

某些大国还有某些适合销往国外的制造业

在每个大国,绝大部分普通人身上穿的衣服,家里用的家具,一定是自己国家制造的

#十字军东征发展了意大利

意大利那些城市是全欧洲最早因为经商致富的地方-当时意大利位于文明进步世界的中心

十字军东征浪费了欧洲大量的社会积蓄-却对意大利某些城市非常有利-威尼斯,热亚那,比萨的船运生意兴隆

有时候运送军队,有时候运送军队所需的粮食-这些地方是军队的粮仓

那股曾经感染欧洲大部,带来巨大破坏的社会狂热,却对意大利的港口城市带来了巨大财富积累

5,制造业杀死地主政治

制造业和贸易,最终杀死封建地主制度-因为它解构了土地的生产力垄断,制造业能创造更多生产力

制造业和贸易-现代商业形态-以创造新的经济秩序的方式,创造了新的社会和政治秩序,文明秩序

-这个结论,又回去反证了2的观点-资本的进程=文明的进程

一旦他找到了可以全部独吞的方法,便不会想再和任何人分享利益

-制造和贸易,让地主的钱找到了出口

-地主在独吞的过程中,逐渐让出了政治力量和权威

商业和制造业未形成之前,欧洲贵族豢养食客的情况非常普遍

西敏寺的大厅,过去是红脸威廉的餐厅

工业制品的价格,源于工厂工人和工资+工厂主的资本利润

支付工业产品的价格=间接雇佣工人和工厂主

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历史=一个家族的家族史

中国也是,一个朝代的历史=一个特定的姓的家族的历史

王经=太子耶稣家的家族史-犹太人的家族史

制造业和商业形成以来,一笔财富就不会在一个家族停留太久

6,钱

*对个人来说,是否,金钱=虚荣心?

大地主唯一的动机,只是满足自己最幼稚的虚荣心

-虚荣心也会长大,也有幼稚的,成熟的分别-成熟的虚荣心

*钱的购买边界,象征着什么?

在那个地方,金钱能买到的东西,比别的地方少很多

-金钱能买到的东西越多,这个地方就越发达?

-工业革命之后,我们能用金钱买到的东西是多了or少了?

如果多了,多出了什么?

如果少了,少了什么?

7,斯密精神

商人通常具有强烈的企图心

商人只会把资本投在有利可图的生意项目上-同时,商人希望成为乡绅,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而纯粹的乡绅只会把钱拿来摆阔花掉

商人看着他的钱离开,然后带着利润一起回来

乡绅一旦放出他们的钱,很少会期望再看到它

这2种不同的取向,会形成不同的性情和倾向

商人通常识勇敢进取的经营者,而乡绅通常胆小懦弱

--这个能看出斯密对商业是真爱了,也只有这种真爱才能写出国富论

--斯密精神:钱是有繁殖能力,且应该让它去繁殖的,消费是种谋杀行为-谋杀掉钱的和钱的生育能力

*斯密精神的漏洞在哪里?人还可以怎么处理人与钱的关系?

在每一个能赚一分钱的地方赚一分钱

0 有用
0 没用
国富论 国富论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国富论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富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