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美丽新世界》摘抄

pensieve
2020-05-28 看过

序言

  • 无论多么精妙和难忘,简洁,究其本质,永远无法充分揭示一个复杂情景的所有事实。
  • 但生命是短暂的,而信息是无穷的: 没有人能够有时间去成就一切。在实践中,我们总是被迫在过分简略的阐述和无法进行阐述之间作出选择。简略是必要的恶,缩略者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做到最好,虽然在本质上是不好的,仍强于什么都不做。

第一章 人口过剩

  • 我们这个时代的梦魇源于没有秩序,而《美丽新世界》的梦魇源于过度秩序化。
  • 从长远来看,通过惩罚手段去控制不合乎要求的行为不如通过奖励对合乎要求的行为进行强化来得有效。
  • 人口过多和快速繁衍与极权思想的形成和极权政治体制的崛起之间存在着紧密的联系。
  • 但权力的本质就是: 即使是那些并没有主动追求权力而是被迫接受权力的人也会渴望得到更多的权力。

第二章 数量、质量、道德

  • 尽管有了新的灵丹妙药和更合理的措施(事实上,从某种意义上说,正是因为这些),人口的整体健康状况将不会得到改善,甚至可能恶化。而伴随这一情况,人口的平均智力水平或许也会下降。(评:这个点现在肯定是政治不正确的)
  • 在一个人口过多的不发达的国家,当五分之四的人口每天的热量摄入不到两千卡路里,只有五分之一的人口能够吃得上饱饭时,能够自发实现民主吗?如果民主制度由外部确立或自上而下推行,它能够维持下去吗?
  • 对高尚目标的追求并不表示能动用卑劣的手段。但那些如今经常发生的由于好的手段而导致糟糕的结果的情况又如何呢?

第三章 过度组织化

  • 正如我所指出的,通往《美丽新世界》的噩梦最宽敞便捷的道路,就是人口过多和人口数量的加速增长。
  • 『权力精英』——查尔斯 赖特 米尔斯
  • 『从未有如此之多的人被如此之少的人如此程度地实施操控。』——丘吉尔
  • 我们看到现代技术已经导致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的集中,并形成了由大型商业和庞大政府所控制的社会(在极权主义国家是残酷无情的统治,而在民主国家则相对温和与难以察觉)。
  • 『不要将精神健全等同于防止症状的出现。这些症状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我们的朋友。有症状就表明有冲突,而冲突总是意味着渴望完整与快乐的生命的力量仍在抗争。真正无药可救的精神病患者是那些看上去很正常的人。他们许多人很正常是因为他们非常适应我们的生存模式,因为他们从早年就失去了发出人性呐喊的声音,他们甚至不会去挣扎,或承受苦难,或像精神病患者那样表现出症状。他们不是绝对意义上的正常人,他们只是一个极度不正常的社会里的正常人。』——弗罗姆
  • 这数百万不正常的正常人乖乖地生活在社会里,而如果他们是完整意义上的人,他们不应该会适应,仍会珍惜『个体性的幻想』
  • 在进化的过程中,大自然不厌其烦地让每一个个体各不相同。
  • 任何文化,为了效率或遵奉某个政治的理念或宗教的教条为名,都会试图将个人标准化,做出有违生物本能的暴行。
  • 科学或许可以被定义为『将多样性归纳为统一性』。它的宗旨是通过忽略个别事件的独特性,专注于事件之间的共性,总结出某个能够被理解和有效处理的“法则”,去解释大自然无穷无尽的纷繁复杂的现象。
  • 从混沌中确立秩序,在不协调中构建和谐,从多样性中归纳出统一性的愿望是一种思想本能,是精神的基本冲动。在科学、艺术和哲学的王国内,我所说的“渴望秩序的意志”的作用大体上是好事……在社会范畴和政治经济的范畴里,渴望秩序的意志造成了真正的危险。
  • 在经济世界里,与美妙的艺术品相对应的事物就是工人们完美地与机器相结合的运作顺畅的工厂。渴望秩序的意志能将那些只是希望消除混沌的人变成暴君,而秩序之美则被用来为专制主义开脱。
  • 组织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只有在一个由自由合作的个体组成的实行自我管理的社区里,自由才能存在和拥有意义……过度的组织会将男人和女人变成自动机器,扼杀创新精神和毁灭自由存在的可能。
  • 大城市的生活并不利于精神健康(据说精神分裂症发生频率最高的地方就是人口密集的工业贫民窟),也无助于培育在自治小群体中负责任的自由,而它是真正的民主体制的前提条件。城市生活是匿名性的,也是抽象的。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不是基于完整的人格,而是经济功能的体现,当他们不工作时,就只是不负责任的贪图享乐的人。过着这样的生活,个体会感觉到孤单和无足轻重。他们的存在失去了任何意义。
  • 在生物学的意义上,人有一定的群居性,但不是彻底的社会性动物——他更像是一头狼或一头大象,而不是一只蜜蜂或一只蚂蚁……文明是从原始的族群转变到社会性昆虫式的有机体的过程。
  • 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地进行尝试,人类都无法构建出社会性的有机体,他们只能创造出一个组织。在尝试构建有机体的过程中,他们只是创造出了极权主义体制。
  • 一种新的社会伦理正在取代我们以人为本的传统伦理。社会伦理的关键词是『调整』、『适应』、『以社会为依归的行为』、『归属感』、『社交技能的掌握』、『团队合作』、『集体生活』、『集体忠诚』、『集体驱动力』、『集体思考』、『集体创造力』等。它的基本设想是作为整体的社会要比个人拥有更大的价值和意义,与生俱来的生物意义的差异应该让位于文化意义的一致性,集体的权利优先于十八世纪所倡导的人权。
  • 努力达到社会伦理所倡导的理想模范妻子『绝对不会要求占有她的丈夫太多的时间和关注。因为他需要一心一意专注于工作,甚至他的性生活也必须降低到次要的地位』。
  • 奥威尔的寓言所描写的社会是一个永远处于战争状态的社会,而它的统治者们行使权力的目的首先当然是为了自己的快乐,其次是让他们的臣民长期处于战争所要求的紧张状态。《美丽新世界》所描述的社会是一个世界统一的国家,战争已经被消除,统治者的首要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让被统治者不制造麻烦。
  • 在《一九八四》里,权力欲通过施加痛苦而得到满足,而在《美丽新世界》里,则是通过给予快乐,但同样是对人的侮辱。
  • 高等教育并不一定能保证更高尚的品格或更高明的政治智慧。

第四章 民主社会中的宣传

  • 『欧洲的信条是,』杰弗逊写道,『由人组成的团体一定会逾越秩序与公义的界限,只能由权威施加独立于他们的意志之外的武力与道德才能维持秩序与公义……而我们(美国新民主体制的缔造者)则相信人是理性的动物,生来便拥有天赋的权利和正义感,能约束自己不做坏事,将有节制的权力交托于他们自己选出的人手中,由他们保护自己的权利,并自愿履行职责。』
  • 民主制度是在尊重个体自由和主动性的基础上协调社会的机制,并让国家的统治者的直接权力臣服于被统治者的最高权力。
  • 没有人能够突然间从专制统治下的顺从状态过渡到完全陌生的政治独立状态,还能实现民主体制的运作。
  • 自由主义只能在繁荣的环境里才能够蓬勃发展,而随着经济步入萧条,政府必须进行更加频繁而猛烈的干预,从而导致民主的式微。
  • 人口过多和过度组织化是促使民主制度无法有效运作的两个因素。
  • 如果政治家和他们的选民的行动总是在倡导实现自己或国家的长期利益,这个世界将会成为人间乐园。而实际的情况是,他们的行动总是有悖自己的正当利益,只是为了满足最不体面的激情。结果,这个世界就成为了悲惨之地。号召与正当的自我利益一致的行为的宣传诉诸理性,通过基于当前所能获得的完整而忠实的证据进行合乎逻辑的辩论。而号召由卑劣的自我利益所驱动的行动的宣传提出的是断章取义的虚假的证据,回避符合逻辑的辩论,试图通过简单地重复口号,气急败坏地斥责国外或国内的替罪羊,狡猾地将最卑劣的激情与最崇高的理想勾兑了去影响受骗者。暴行以上帝为名义被奉为不朽的功绩,最自私卑劣的现实政治被奉为宗教准则和爱国责任。
  • 理性的找寻真相的人所遇到的困难并不只是这些。在公众生活和私人生活层面,总是发生的情况是,没有时间去收集相关的事实或权衡它们的意义轻重。我们只能被迫在证据并不充分和不如逻辑那么可靠的感觉的指引下行事。怀着最好的善意,我们不能总是完全符合真相或一直保持理性。
  • 在推行极权主义的东方,那里有政治审查制度,大众传媒被国家控制。在奉行民主的西方,那里有经济审查制度,大众媒体由权力精英阶层的成员控制。
  • 全民识字和自由出版的早期支持者只想到了宣传工作的两个可能性: 宣传或许是真实的,也有可能是虚假的。他们没有预见到在所有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都会发生的事情——庞大的大众传媒行业的发展,关心的并不是内容的真与假,而是不切实际的根本无关紧要的内容。一言以蔽之,他们没有预见到人类对于消遣的几乎欲壑难填的渴求。
  • 只有警醒的人才能够维护他们的自由,只有那些一直理智地活在当下的人才能有望通过民主制度实现自我治理。一个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如果大部分时间不是活在当下和可预测的未来,而是生活在虚无飘渺的运动、肥皂剧、神话构建的奇幻迷离的世界里时,将很难抵挡想要操纵控制他们的人一步步的侵蚀。

第五章 独裁体制下的政治宣传

  • 当他(希特勒)就宏大而抽象的命题如人种、历史和上帝的意旨进行创作时,他所写的内容真是不堪卒读。但当他写到德国群众和他用来统治和引导他们的手段时,他的风格就改变了。不知所云变成了意义充实,空喊高调变得不动声色、愤世嫉俗而且清晰明朗。
  • 希特勒是历史上最出色的煽动家。
  • 但他们并没有理解群众政治时代权力政治的本质。正如希特勒本人所说的:“要成为领袖就必须有打动群众的本事。”
  • 希特勒对天主教会与耶稣会怀着深深的敬意,不是因为他们所奉行的基督教的教义,而是因为他们所控制的精密的「机器」,他们等级森严的体制,他们极其聪明的策略和手段,以及他们对人性本质的洞察和他们在统治信徒时对人性弱点的巧妙利用。
  • 要成为一位成功的宣传工作者就必须学会操控和摆布这些本能和情感。
  • 引发最大规模革命的驱动力从来不是说服了群众的科学的教诲,而总是鼓舞他们的忠诚和促使他们采取行动的某种歇斯底里的情绪。
  • 用希特勒的话说,宣传工作者应该『对每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采取一以贯之的一面倒的态度』。他绝不能承认自己或许是错的,或观点不同的人有可能在部分程度上是正确的。他们不应该与对手进行辩论,而是应该对其进行抨击,用音量压倒他们,如果他们实在是太讨厌,就把他们消灭。
  • 游行(指希特勒组织的游行)转移了人们的思想,游行扼杀了思想,游行标志着个体的终结。游行是不可或缺的魔术棒,目的是让人们习惯于机械的半仪式化的活动,直至它成为第二本能。

第六章 贩卖的艺术

  • (动机分析专家)只是为了寻找出为了老板的经济利益利用他们的无知和非理性的最佳方式。
  • 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渴望和平与自由,但只有一小部分人对促成和平与自由的思想、情感和行动怀有热情。相反,几乎没有人想要战争或暴政,但许多人会在促成战争和暴政的思想、情感和行动中得到快感。
  • 资本主义已死,消费主义为王。
  • 自治政府与人口的数量成反比。选区越大,单独一张选票的价值就越小。当他只是几百万人中的一员时,个体选民会感觉自己根本无能为力,是一个可以被忽略不计的数字。他为其投票的候选人离他很遥远,远在权力的金字塔的顶峰。
  • 现在用于推销政治候选人的手段是把他当作保证有效的除臭剂,选民不会听到关于任何事情的真相。

第七章 洗脑

  • 疲劳能够让人变得更听话。
  • 疾病甚至要比疲劳更加有效地增强暗示感受性。
  • 强烈的负面情感会让人变得听话,因此促成心灵的转变这件事早在巴甫洛夫的时代之前就已经被观察到并加以利用了。
  • 政治与宗教宣传的效果取决于它们所采用的方式,而不是所传授的信条。

第八章 化学劝诱

  • 喷妥撒和阿米妥钠。喷妥撒的绰号是“吐真剂”(在招供时使用)。(评:哈利波特乱入?)

第九章 无意识的劝诱

  • 人们实际所看到的听到的内容要比他们意识到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内容多得多,他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听到的内容被记录在无意识层面里,或许会影响他们有意识的思想、情感和行为。
  • 纯科学不会永远停留在纯科学的层面。迟早它将会转变成应用科学,最后变成科技。
  • 在文明人的生活中,大众娱乐如今扮演着宗教在中世纪所扮演的角色。
  • 『潜意识映射』:它的目的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操纵他们的思想。通过专门设计的视速仪,词语或影像会在节目进行时(不是在节目进行之前或之后)在一毫秒或更短的时间内在电视机屏幕上或电影银幕上显现。“畅饮可口可乐”或“点上一根骆驼香烟”将会在爱人拥抱或心碎的母亲哭泣时叠加在上面,观众的视觉神经会看到这些隐秘的信息,他们的无意识思想会对它们作出反应,到了适当的时候,他们会有意识地想要喝苏打汽水和抽烟。
  • 一个人的心理抵抗越弱,洗脑灌输的暗示就会越有效。

第十章 睡眠教育

  • 加利福尼亚图莱里县的伍德兰路拘留营进行了一项新奇有趣的实验。一群囚犯自愿参加,作为心理学研究的白老鼠,在枕头下放置了微型扬声器,而扬声器都连着典狱长办公室里的一台留声机。整个晚上每隔一个小时,一个慷慨激昂的耳语声会重复一段关于『道德生活准则』的简短地说教。
  • 任何法律或社会制度如果使得官员有可能陷入诱惑都是不好的。
  • 统计标准只在精算中才有意义,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意义。在现实生活中,没有所谓的平均意义上的人,只有特定的男女老少,每个人都有其与生俱来的身心特征,所有人都在尝试(或被迫)将自己的生物多样性硬生生地挤入文化模式的统一性中。
  • 最大的不同在于性情,他们对于自己和其他人的观感有着显著差别。

第十一章 争取自由的教育

  • 个体的生命和社会的传承的重要性并不亚于文化。每一个人在生物意义上是独一无二的,有别于所有其他个体。因此,自由是一桩好事,宽容是高尚的价值,而严格管制则是巨大的不幸。出于功利或理想原因,独裁者、组织者和某些科学家渴望将令人抓狂的人的天性的多样性归结为可以实施管理的统一性。
  • 在罗素看来,历史变迁的原因有三种——经济改变、政治理论和重要的人物。
  • 在日复一日的现实生活中,个体的因素从来无法被搪塞掉。只有在理论上,它们的贡献似乎接近于零,但实际上它们非常重要。当一件作品问世时,是谁做的?是谁的眼睛和耳朵在感受,谁的大脑在进行思考,谁的情感在鼓舞,谁的意志在克服障碍?当然不是社会环境,因为一个群体并不是一个有机体,只是一个盲目的无意识的组织。在一个社会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由个体来做的。当然,这些个体受到本土文化、禁忌、道德和以口头传统或文学作品保存及传承的信息与谬误的深刻影响,但无论每一个人从社会接受了什么(或许更确切地说,是他从与其联系的群体中的无论在世或已经去世的其他个体或由他们撰写的符号记录所接受的东西),都会以他自己独特的方式进行运用——以他独特的感受、他的生化构造、他的身体和性情,与别人无关。
  • 物种在进化程度上的等级越高,生物意义上的多样性就愈发明显……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事实。但我所提到的渴望秩序的意志,将可以理解的统一性强加于令人困惑的事物和事件的多样性之上的渴望,使得许多人忽视了这个事实。他们将生物独特性的意义最小化,只专注于更加简单而且在目前的知识状况下更容易理解的与人类行为相关的环境因素。
  • 社会伦理的基础是我们是完整的社会性动物,人类的婴儿出生时别无二致,个体是在集体环境下塑造的产物,但这些观点是错误的,如果社会伦理被广泛接纳的话,将可能会造成同样可怕的后果。如果这些观点是正确的,如果人类真的是一个社会性物种的成员,如果他们的个体特征微不足道并能够通过适当的培育而完全定型的话,那么,显然就不需要自由了,国家迫害要求实现自由的异端人士将会被正当化。对于白蚁来说,为白蚁窝服务就是最好的自由。但人类并没有彻底的社会性,他们只是有一定的群居性。
  • 倡导自由的教育首先应该是基于事实与价值观的教育——个体多样性和基因独特性这一事实,以及自由、宽容和友爱的价值,它们是这些事实在伦理上的必然推论。
  • 只有接受彻底的对宣传手段进行分析和看穿它的诡辩的培训,才能消除虚伪而有害的宣传的影响。
  • 倡导自由的教育(同时也是提倡爱与智慧的教育,它们是自由的条件和结果)其中必须包括语言的恰当使用的教育
  • 分析学院那短暂而可悲的历史。该学院创建于一九三七年,当时纳粹的宣传喧嚣一时,影响深远,它的创始人是新英格兰的慈善家费尔林先生。
  • (分析学院关闭的原因)同盟国的所有政府都在进行『心理战』……某些教育者不赞成分析宣传内容的教育,理由是它会使得青少年变得愤世嫉俗。军方也不欢迎,他们担心新兵会开始分析教官所说的话。还有神职人员和广告商的反对……广告商反对宣传分析,原因是它会削弱品牌的忠诚度和影响销售。
  • 当前的社会秩序依赖于服从的继续,不对那些掌握权力的人和本地传统神圣化的宣传提出太多令人尴尬的问题。再一次,问题的关键所在是找到一条中庸之道。个体必须有充分的暗示感受性,愿意并且能够使社会运作,但不能有过分的暗示感受性,以免无助地落入职业思想操纵者的圈套。
  • 这个负面性的手段必须以更加正面性的手段——阐述一组以事实为坚实基础的被普遍接受的价值——作为补充。首先是基于人的多样性和基因独特性的个体自由的价值,其次是慈善和怜悯的价值,基于古老而熟悉的事实和现代精神学的最新发现——无论人类的身心差异有多大,对于我们来说,爱就像食物与居所,是必不可少的。最后是思想的价值,没有了思想,爱将虚弱无力,而自由将无法实现。

第十二章 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 精神强迫症的本质是那些在禁锢下行动的人仍然以为自己在自由行动。思想控制的受害者不知道自己是受害者。
  • 我认为,可以也应该立法限制政治候选人在选战上支出的金额,而且还要限制他们不得进行扰乱整个民主程序的非理性的宣传。
  • 最完善的宪法和预防性的法律也无力对抗逐渐增强的由人口增长与技术进步带来的压力……但这些自由主义的形式起到的作用只是掩盖和装饰深刻的非自由的本质。
  • 民主国家的本质将会改变……古老典雅的形式……将会保留下来 ,而内在的本质将是一种新式的非暴力体制。
  • 民主和自由将会是每一次广播和每一篇社论的主题——但那是有着特殊含义的民主和自由。与此同时,寡头统治阶层与他们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警察、思想制造者和思想控制者会悄悄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操纵局势。
  • 因此,如果你希望避免通过全民公投走向独裁体制,就要将现代社会的只是在执行职能的集体拆分为能够独立于大型商业与大型政府的官僚体制之外的自愿合作的自治群体。
  • 人也一样,如果面包每天三餐定期供应,许多人非常愿意就这么光吃面包生活下去——或者光吃面包和看马戏团表演活下去。
  • 『「他们消灭了自由,这么做是为了让人类获得幸福。」是的,让人类获得幸福。大法官坚持道:「因为对于人类或人类社会来说,没有什么比自由更不靠谱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宗教大法官』
  • 失去了自由是最不靠谱的事情,因为当情况变得糟糕而饲料被削减时,困在地上的渡渡鸟会再次鼓噪着要使用翅膀——而当情况好转,饲养渡渡鸟的农民又变得慷慨大方时,它们就会再次放弃使用翅膀。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