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听惊雷:龚自珍的剑气与箫心

自然卷儿
2020-05-28 看过

一百多年前,读书人有一种游戏名叫“集龚”,就是将龚自珍的诗词打乱,重新组合,搭配成一首新诗。民国时代的著名作家冰心,在中学时代就有几十首“集龚”诗作,甚至有人认为,冰心“真正的少作”就是“集龚”。当代诗人余世存在与前辈交流中谈到对龚自珍的印象时感慨:“这些古典作家们的才华学问,相比起来我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龚自珍

我们或许在学生时代都曾经背诵过《己亥杂诗》里的篇目,但也难说,为什么从古至今有那麽多人赏识他的才华,赞颂他的成就。在这本《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书中,我读到了龚自珍诗词中的剑气与箫心,人格上的侠义和不羁以及思想上的独特和远见,暗自感慨,实在是名不虚传。

01.

龚自珍十九岁的时候中顺天乡试副榜,二十七岁再中举人,开始进入官场,然而却在此后的十年中屡应进士试而不第,考军机章京也落选,直到三十七岁才勉强考上三甲第十九名进士,然朝考因楷书写得不好而被抑置,仍未得到器重。只担任过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礼部主事祠祭司行走等低级的文官。

龚自珍书法手卷

或许龚自珍的仕途不顺,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狂傲的态度所导致的,但龚自珍的狂傲并非是无理取闹,而是在见证官场阴暗和时局压力下不甘与之同流合污的无奈之举,表面狂傲,实乃性情中人。

例如龚自珍在《小游仙词》中写道:丹房不是漫相容,百劫修成忍辱功。几辈凡胎无觅处,仙姨初豢可怜虫。这首诗暗讽军机处容不得外人,只接纳对军机大臣唯命是从的奴隶,而且当时乾隆时期的军机大臣确实掌握大权,专横无比。龚自珍却有勇气含而不露地揭发官场的腐败形式,固然耿直,但又未曾不是君子的作为。

摘抄

02.

龚自珍有句诗曾言:“从来才大者,面目不专一”。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龚自珍是一个狂妄自大、风流倜傥甚至有点古怪的人,但殊不知,他的思想主张对近现代社会有着深刻的影响。

妇女缠足是封建社会的专制意识在女子身上打下的印记,对妇女来说简直是一种惨无人道的酷刑。龚自珍在《己亥杂诗》第一百一十七首写道:姬姜古妆不如市,赵女轻盈蹑锐屣。侯王宗庙求元妃,徽音岂在纤厥趾?这首诗的意思是说:古代门第高贵而能明大道、识大体的妇人之装束打扮,不同于倚门卖俏者之轻佻庸俗,只有那些像赵国之女一般以姿色博人欢心的女子才会去为了追求体态的轻盈而穿起尖头的鞋子。

摘抄

此诗明确表达了龚自珍反对缠足、提倡天然的意见,而且他以道德的最高标准——儒家经典来攻击妇女裹足的陋习,因而在旧时代有无可辩驳的力量。这一缠足问题,正与他提倡民主的思想主张相一

03.

苏联作家康·巴乌斯托夫斯基在《金蔷薇》中说:“对生活,对我们周围一切的诗意的理解,是童年时代给我们的最大的馈赠。如果一个人在悠长而严肃的岁月中,没有失去这个馈赠,那他就是诗人或者作家”。不难发现,龚自珍就是这样的诗人。

龚自珍有《元日书怀》一诗:癸秋以前为一天,癸秋以后为一天。天亦无母之日月,地亦无母之山川。孰蠃孰绌孰付予?如奔如雷如流泉。从兹若到岁七十,是别慈亲卅九年。这首诗写的是失去母亲的悲痛,最后两句龚自珍自己有一个注脚:“癸未失恃,三十二岁,日者谓予当七十一岁。”有人给他算命说他能活到七十一岁,那么以此推算,和母亲共同生活的时间有三十二年,而剩下的三十九年只能孤独地生活在这无母的日月山川之中了。

摘抄

他用了一个算术题来结束全诗,虽然是简单得连小学生也都知道的,然而失去母亲的悲痛于此可见。龚自珍的诗就是这样,寥寥数语却饱含深情,令人感动。

余世存在《我的或我们的龚自珍》中说:“从诗词进入龚自珍是一种方便,但龚自珍的面目之丰富远非诗词一项可以穷尽”。在了解了龚自珍的经历和所为之后,再读《己亥杂诗》,果然是经典如醇,历久弥香!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亦狂亦侠亦温文:龚自珍的诗文与时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