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垒生短篇科幻集《瘟疫》

小王
2020-05-28 看过

这是科幻世界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燕垒生的短篇科幻小说集,收录进了《中国科幻基石丛书》。

燕垒生,是中国幻想文学界极响亮的一个名字,且看燕垒生在书末的自述:

吴人也,越人也,吴越人也。耽幻想,嗜文字,虽不工亦为也。年甫成童,即弄柔翰,迥非卓荦不群,唯窃窃自喜而已。曩以为有鸿鹄之将至,而不知随斥鷃以终老。无他长,略识曾文正公屡北屡战之旨,故久坐冷板凳而不殆。笔下所出,大抵荒幻恢诡,不经之语耳。
燕垒生《瘟疫》

对燕垒生的笔力,小王是放心的。

他的奇幻巨著《天行健》是中国幻想文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燕垒生不仅是一位奇幻作家,也创作科幻作品。这本集子就收录了几篇较为优秀的风格各异的短篇,其中颇有可观可思者。

下面小王在尽量不剧透的情况下简单地介绍书中的各篇小说。


《瘟疫》4星《铁血年代》3星 这两篇都是同一题材,相当应和今年的时事。

《瘟疫》中爆发的疫病是一种令沾染上的生物尽皆硅基化(石化)的传染病;《铁血年代》中则在一座一千万人的大城市中爆发了一种类似于《异形》中寄生虫病,被感染者最终死于寄生虫反噬,极其恐怖。

如果石人不死,只是换了一种生命模式?

如果寄生虫不灭,怎样断臂求生?

刘慈欣在访谈中曾说,科幻文学的一大特点是:在极端条件下,人性的道德观将发生绝大转变,善可能是恶,恶可能是善。这种极限推演是主流文学所不具备的。

存一城,则人类全灭,弃千万,则火种犹存。理性地看,在极端疫病爆发的情况下(没有疫苗,没有解药,感染者必死,传染率极高,传播率极快,传染极易),牺牲掉一座城一千万人,来保全剩下的所有人,似乎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题——科幻文学中的确如此,因为这就是最大的善。感性地看呢?——极限条件下,容不得感性。

残酷吗?所以是“铁血”年代。

没有人性吗?然而,人全没了,人权没了,人性一样也没了,且没得更彻底。反过来,人保留下来,人性就还在——什么,丧失了?没有啊,难道下一代出生的婴儿,在循循善诱下,长大也没有人性吗?下下代呢?下下下代?只要人在,人性就在。


《礼物》4星 这篇单单说其中的科幻设定:人体各部位器官均可以简易地换置。

那么,自然人多多少少会在生命的某个时候将或者衰老或者损坏的器官换掉。只不过,代换的人造器官可以很廉价(比如塑料制作,使用期有限,不能承重,易老化,需要再次替换),也可以很昂贵(比如特种合金制作,经久耐用)。

也就是说,尽管大多数人都可以享受到生物医学进步带来的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但出于社会地位和收入的差异,这种永生的质量是不同的。使用廉价替换器官带来的后果之一是劳动能力降低,塑料手臂干不了体力活了。

另一方面,一个“人”的身体的生物器官允许不断被替换为机械,那么多大程度上,这个人还算一个人?如果社会经济陷入衰退,社保怎么给?要不要划一道线,一刀切——62.384%替换比例以下就给发钱,剩下的逐渐“报废”?


《西摩妮》4星 这一篇是“大脑”爱上护士的故事,对,就一个脑子,一个被培养着的、当作试验品的、能通过脑电波与人交流的脑子。


《情尽桥》5星 小王认为这一片是本书最好的一篇科幻小说——机器人爱上生物人的故事。

这篇的设定引人遐思:机器人如何通过语义学习“爱情”?

如果自然人也(因为譬如世界核大战)丢失了对大部分语言文字的理解,那么也需要像机器人一样去学习基本语义。不同地,机器人的学习速率显然大大超过自然人;但自然人相对机器人的优势是领悟非线性语义关联的能力强。

小时候查英文字典时想过:怎么定义词汇?

字典前言有说明,首先选定了一个基础词汇集,剩下的所有词都由这个集合里的词解释,或由可以由此集合内的词解释的词解释。显然,这个基础集是不解释的。

如果人类在未来集体地忘记了自己的语言(比如都由机器人抚养大),那么基础词汇集能理解得好吗?

“爱情”这个词怎么解释呢?第四级的惊讶+第五级的喜悦+第二级的伤心——或许机器人会这么理解。

“春水”呢?春天的水?一年里第一个季节的水?

“爱情”与“春水”有什么关系?都伤逝吗?机器人无法理解,自然人也忘记了,谁能先领悟?


《公平交易》4星 这是一篇很有趣味的科幻小说。文中的设定真是巧思——科技树如果全部点在生物科技,使得细胞可以任意改造,向任意方向强化,从而生物体可以任意造型。比如,电视机由电磁虫接收电磁讯号,像素变色虫因为电磁虫的分泌物而实时改变屏幕显示;飞机是表皮强化过的飞行虫;等等。

那么,请问这个独特星球最想得到的资源可能是什么?——新的不同特性的生物体(细胞)。特别贪财的人的肠道细胞会不会特别地能吸收金矿?

很有意思是不是,夏洛克到了这个星球估计能做一笔大生意。


《忘川水》2星

《昨日之爱》2星 这两篇小王评价不高,不符合小王的口味——小王不喜欢那种发现了现代物理学漏洞,并因为这个漏洞造成的科幻事件。


《香虫》5星 这篇文章是本书唯一的奇幻小说,小王认为值得五星推荐。

捕虫人与虫化为蝶的“仙人”之间的爱恋真凄婉,竭泽而渔造成的生态灭绝真令人痛惋。


《天雷无妄》4星

《天与火》4星 书末的这两篇是姊妹篇,故事人物想通,均是架空历史类科幻,时代设在明末。

这类小说的模式之一是为古书中一段模棱蹊跷的记载架设科幻背景,譬如输入远超出其时代的科技,或嵌入扭曲的时空转折,或加入隐秘的外太空文明。刘慈欣在《三体》中描述四维空间时,就曾架空地描写君士坦丁堡的落陷。

这两篇架空了什么故事,诸位读者自己去看吧。

2020.5.27作于深圳福田

原文登载于微信公众号“小王随笔”@xiaowang_essay,2020.5.27同名文章


【小王谈科幻】往期文章 2020.5.19:《三体X·观想之宙》

2020.4.18:《基地》:阿西莫夫的思想实验

2020.4.5:极限条件下的群体心理:《三体》中的“球殇派”

1 有用
0 没用
瘟疫 瘟疫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瘟疫的更多书评

推荐瘟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