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来世为他人

还是星河
2020-05-28 看过

大庭叶藏这一生,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赴死。似乎对于他来说,死并不会引起他的恐惧,反而活着,才是要勉力维持的事情。

他说,他觉得自己就是个戴着面具的小丑。讨好的笑容,是为了掩饰自己对于虚伪的人际关系的厌恶。他从小就害怕他人的冷落,害怕从他人的眼中看到对自己的失望,于是他故意出洋相,装疯卖傻的来讨好自己的同学和家人。

然而画下的恶魔却是暴露出了他内心深处与世人的格格不入,他滑稽的演技被童年时的玩伴一眼识破。

“你以后一定会很讨女人喜欢的。”

玩伴的一句话,像是预言,又像是句诅咒,为叶藏往后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

叶藏的确是从青年时期起就非常受女孩子喜欢,这让他自己也觉得莫名,可是一个连怎么与人相处都不懂的人,又怎么会明白别人对自己的好意?他只是麻木的借由妓女的身体取暖,让自己不安的灵魂能获得短暂的平静。丧失了做人资格的人,又怎么会具有喜欢人的能力呢?

与《自杀专卖店》的原型人物,著名切腹爱好者,三岛由纪夫死亡时强烈的仪式感不同,叶藏的第一次赴死显得有那么些庸常和仓促。

他赴死的原因并没有那么的高深,甚至全篇都没有说明他自杀的动机究竟是什么。他就是想死,随便走到一条河流的旁边就可以直接跳下去。

他甚至从来没有思考过死亡对于自己到底真正意味着什么,他没有考虑过“价值”“意义”之类的问题,他只是在主动寻求失败。

他说,“胆小鬼甚至连碰到棉花也会受伤,”他对这个世界体察入微,却又敏感脆弱如玻璃,简直就是天生的自杀狂魔。

“生而为人,真是抱歉。”这是他一生心迹的写照,也让我想到了《被遗弃的松子的一生》这部电影。松子的第一个情夫卧轨自杀时的遗书上就只遗留下了这一句话,这也是她一生中唯一真正爱过她的男人。她在最后死去的时候,也一直在纸上反复写着这一句话。

松子小时候不停用鬼脸把爸爸逗笑,一直到爸爸厌犯为止,长大后毫无底线、甚至有些卑微的讨好着自己的情人,她似乎总是在用尽全力的去取悦别人。松子这一生,似乎从来没有过“自尊自爱”的概念,比起为了情人而无条件的忍耐和付出,她更害怕自己被抛弃,所以她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情人对自己的暴力,因为“总比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要强。”

她这一生害怕被他人抛弃,也注定会被人抛弃。

叶藏忽悠情人一起死去,结果紧要关头却又不敢服下安眠药,其实也是因为内心深处无比害怕自己一人无比孤独的死去。

厌恶与人相处从而疏离人群,却又始终不敢独自赴死,恰恰是因为这样的矛盾,所以导致虽然叶藏始终觉得自己非死不可,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死成。

叶藏无法理解正常人的言行和思想,因而也无法融入社会,只能用讨好来获得存在。人间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拼命的取悦于人,却又始终没有为自己而活过。生存于叶藏而言是场注定失败的战役。他是个悲观的人,但讨好别人让他耗费了太多精力,以至于他甚至没有力气而为自己悲伤。

或许我们无法从情感上去完全认同叶藏的行为,但他身处深渊,当我们凝视着他的同时,他也提醒着我们踩在平地。

0 有用
0 没用
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