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怎么谈论政治?

青柠介子
2020-05-28 看过

人们是希望被统治的。 制度就是稳定的、受珍重的和周期 性发生的行为模式 。 制度化是组织和程序获取价值观和 稳定性的一种进程。 适应环境挑战的能力和存活能力。 衡量高度发达的组织的真正尺度是其职能的适应性而非职能的特定性 创建政治制度的能力就是创建公共利益的能力 。 就是还是以发展生产力为先,教育第二,就说只有增加大量工业贸易的工作机会,教育他所释放出来的不同梯度的人才,他才有用武之地。要不然就是动乱。 因为现在主要的人口都集中在城市嘛。所以在城市的动员能力就必须要很强,他很早就开始布局各种街道委街道办。然后现在收到了成效,然后接下来就是继续加强这种动员能力。 现代化开辟了新的财富和权力来源, 处理这些新旧财富和权力的来源的现代规范也没有被该社会内部居统治地位的集团所接受。从这个含义上来说,腐化是握有新资源的新集团的崛 起和这些集团为使自己在政治领域内产生影响所做的努力的产物。 腐化也许是通过非正常渠道将新兴集团吸收进现有政治体系的一种手段,因为该社会没能以尽可能快的速度为此目的提供合法而可能被接受的手段

就是不同的制度,它对自由的定义是不一样的,这样就构成了自由这个概念的合法性有差异。 单纯的对比这一个定义没有意义,还是比一个制度有效性。

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者以党的需要来论证其现代化努力的正当;17 世纪的君主则以国家利益‛来论证其现代化努力的正当。

有学文科的可能知道它的一个框架结构。 但是不知道这些,这种配置体制为什么要形成以及它形成的合理性,这个是书籍里面更深层的东西。 为什么要限制国家权力和国家主权的演变? 衡量制度化水平的有效指标。

从政党的角度说共产党派的,凝聚社会力量的力量是很强的。在价值观念和制度设计上确实这方面很强。 但说其他的政党制度在其他方面很强。这个客观看待。

就是那些群里谈论政治,他不是说用一种客观有分析力的概念工具和体系去看的,这更相当于是从一个事件上去影射这个,这个方法,可能不是很好,我觉得。有失公允。 当然你说不同模式的揭示性也有差异。

就一个点就在国内其他国家国家形象的一个有意识的塑造。 正常的国家利益之间的竞争怎么就变成亡你之心了,其他的东西就都是显得很自大,固然加深了民族感情,可能也是短视。

就是你说江山是你打下来的,然后你不不想放权,那别人年轻人就说跟,老王八蛋江山站了那么久了。让我做一做这个,就是没有完成好一个权力的分配和更替。 一般来说军人政治领袖是这样的。

起义,造反,政变,这个都是改变领导权,改变政策,改变政治制度,谈不上对一个社会价值和社会结构的改变。 这个就说明了改变条件。

找到一个专业词汇就显得自己很高端呢。 没有对这个概念做深入一步的定义,挖掘比对揭示这个是无效的。

摆脱眼前利益的狭隘是所有进步的。

当然也不要瞎吹什么革命。革命产生是必然有条件的,就是政治制度的架构是不再符合流行的社会价值和观念,必须通过暴力的手段来让这些观念得到践行实现。兵变,造反,政变都不是。

那那个水浒传就是把反对势力吸收进入到现有政治制度当中完成,政权的平稳化,缓解矛盾的手段。招安 这个确实是在一个稳定的政治秩序当中必然的发展逻辑。

革命虽没有带来什么自由,但却是历史用以创造博爱、平等和认同的最便捷的手段。这种认同感和共同体意识使经济匮乏和物质负担变得合法化。

革命的消极面是完成了对已在瓦解的道德准则和制度体系的摧毁。革命的积极面是造就了新的一套更加严格的道德、权威和纪律来源。每个革命政权规定的公众道德标准都比它所取代的 政权下的标准更高、更广泛也更不讲情面

作为一种社会演变理论,马克思的理论已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作为一种政治行动理论,列宁的理论则被事实证明是正确的。 说明他认识到政治具有更广阔的范围和需要,政治目标是超越经济目标的

一个人只有与党在一起,并通过党才能是正确的,因为历史没有开创其他能使正确的东西变为现实的 道路‛。 这个就神化了

对列宁来说,最高的忠诚不属于家庭 、氏族、部落、国家,甚至也不属于阶级:忠诚属于党。 党是最 高的道义源泉,党性是最高的忠诚,党的纪律是最高的裁决。如果必需,所有别的集团和个人利益必须牺牲自己

那个普通党员是外围组织的,他是要团结在各基层党委的核心组织里面。

不能说别人北朝鲜政治稳定,就是政权独裁 这个是别人的政治制度的特点,只能说这种制度在经济发展上是薄弱的。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历史理论,列宁主义是一种政治发展理论。它涉及政治动员、政治制度化的方法和公共秩序的基石 我们的战斗方式是组织,我们 必须组织每一件事。

想象中的共同体,那个是谈论民族主义的了

判断长治久安的不是经济水平是政治稳定程度?。

不搞一点民族主义的东西,不搞一个民族共同体的构建,不搞一个民族意识的凝聚,这怎么能行?

会被歌曲中的美好打动,这就是人类生命过程中所讴歌的青春呀。

网上冲突可能会减轻线下社会冲突的强度 就说一党制它的融合社会各集团的能力是强的,包括地域。 一旦大权在握,那还会有什么动机驱使它去保持高水平的动员和组织呢 由于对立面的消亡,而丧失自己存在的理由。

自己做自己的裁判。这个审慎的看。

我可能觉得短期的繁荣才会铸造长期的繁荣,那些有损于短期利益的嗯,以长期利益为先的可能也并不对。

别人多党制为利益而争论,本来就是一个制度活力,这被你说的好像别人背叛了人民一样,他意见不合,他也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呀

没有组织就没有权力,没有权力就会在国家的生活中没有自己的代表

总结一下就是。以科学的方法建立政治学的努力。 分析的框架非常好。评价的标准尺度定下了,但可能事实上的阐明并不是那么出色。

当然,政治家是在利用同化社会各团体上是采取理性视角,总有人要妥协甚至牺牲的一面。在所难免。保证基本盘

这本书看到各种枯竭状态。因为理性状态的应用对情绪的负担很大。但非常好值得一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的更多书评

推荐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