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深情的艾老师
2020-05-28 看过

他忽然醒了。不是那种自自然然的由睡而醒,而是猛的一吓,像由一个世界跳到另一个世界,都在一睁眼的工夫里。

第一他觉得满世界带着老婆逛是件可羞的事,第二他以为这么来的一个老婆,只可以藏在家中;这不是什么体面的事,越少在大家眼前显摆越好。

在冬天,人都躲在屋里,脏东西都冻在冰上;现在,人也出来,东西也显了原形。

她们的委屈是由生活上的苦痛而来,每一件小事都可以引下泪来;她的委屈是一些对生活的不满意,她无泪可落,而是想骂谁一顿,出出闷气。她与她们不能彼此了解,所以顶好各干各的,不必过话。

这点神气使她——正如一切贫而不难看的姑娘——像花草似的,只要稍微有点香气或颜色,就被人挑到市上去卖掉。

雨后,诗人们吟咏着荷珠与双虹;穷人家——大人病了——便全家挨了饿。

雨下给富人,也下给穷人;下给义人,也下给不义的人。其实,雨并不公道,因为下落在一个没有公道的世界上。

愚蠢与残忍是这里的一些现象;所以愚蠢,所以残忍,却另有原因。

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

虽然不大爱说话,但是不出声的雁也喜欢群飞。

她的香水味儿时时强烈的流入他的鼻中,似乎是告诉他非看看她不可,像香花那样引逗蜂蝶。

当他勤苦卖力的时候,他没得到过公道。现在,他知道自己的汗是怎样的宝贵,能少出一滴便少出一滴;有人要占他的便宜,休想。

经验是生活的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

不会和别人谈心,因为他的话都是血作的,窝在心的深处。

烟酒又成了他的朋友。不吸烟怎能思索呢?不喝醉怎能停止住思索呢?

他不再有希望,就那么迷迷忽忽的往下坠,坠入那无底的深坑。他吃,他喝,他嫖,他赌,他懒,他狡猾,因为他没了心,他的心被人家摘了去。他只剩下那个高大的肉架子,等着溃烂,预备着到乱死岗子去。

假若他也有后悔的时候,他是后悔当初他干吗那么要强,那么谨慎,那么老实。该后悔的全过去了,现在没有了可悔的事。

他的命可以毁在自己手里,再也不为任何人牺牲什么。为个人努力的也知道怎样毁灭个人,这是个人主义的两端。

到处好玩,到处热闹,到处有声有色。夏初的一阵暴热像一道神符,使这老城处处带着魔力。它不管死亡,不管祸患,不管困苦,到时候它就施展出它的力量,把百万的人心都催眠过去,作梦似的唱着它的赞美诗。它污浊,它美丽,它衰老,它活泼,它杂乱,它安闲,它可爱,它是伟大的夏初的北平。

连作这点事,他也不算个好手。他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什么事都随着他的希望变成了“那么回事”。

体面的,要强的,好梦想的,利己的,个人的,健壮的,伟大的,祥子,不知陪着人家送了多少回殡;不知道何时何地会埋起他自己来,埋起这堕落的,自私的,不幸的,社会病胎里的产儿,个人主义的末路鬼!

0 有用
0 没用
骆驼祥子 骆驼祥子 9.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骆驼祥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骆驼祥子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