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波:“我这一生绝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潘老大
2020-05-28 看过

王小波:“我这一生绝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王小波书里提到一句郑板桥的传世名言——“难得糊涂”,我第一次接触到这句是在我还是个中学生的时候,一位老师提过(我真是个认真听讲的学生),那会我就觉得这句话好有道理,好释然,好无欲无求。王小波在书里把这句话否定掉了。

王小波的书好看的地方在哪里,就在于对于每一种经典,他都发自内心的思考过,不是那种为了深挖而深挖那种思考,他是真的带着问题跟自己的经历感悟在思考。他说他不爱孟子的一些言论,他也否定国人的儒,他追求智慧,他尊重真相,他生活于一个荒诞的年代,出于某些现实与政治原因,社会上出现一些奇怪的浪潮。他在大家傻傻的时候追求智慧,他在大家避讳真相的时候追求真相,这种勇气与觉醒不知道会不会让他在那年代很孤单,我要是生于那个年代,估计是那种觉得活得不够痛快,但还是傻傻地干活的人吧。

王小波的思想是超前的,他要在世,今年就是68岁了。一个68岁的人跟你谈人应该更聚焦自身而不是那些家庭关系你能想象吗?一个68岁的人跟你说同性恋是一个正常的性取向你能想象吗?一个68岁的人让你没事别光想着勤奋干活也想想为什么要干活你能想象吗?反正我不能。我所认识的人当中,别说68岁,就是那些18岁的,就在这个开放的时代,仍然有人把一些过去的道德枷锁锁在自己身上,有人想把身边的同性恋者掰直,有人觉得一个人的宝贵品质是像牛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无欲无求。

“从孔孟到如今,中国的哲学家从不挑担、不推车。所以他们的智慧从不考虑降低肉体的痛苦,专门营造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理论”一个68岁的人跟你聊这个你能信?

七十年代的中国鼓吹牺牲、吃苦是光荣的。套上“崇高”二字,大家开始追求“崇高”。这当中的原因跟当时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人们长期生活在一个无力改变困苦的环境当中,总是要找到一个理由爱上这种痛苦,让自己好过些。听说这是弗洛伊德对于受虐狂的定义,七十年代的中国,是希望大家都能变成受虐狂,这样一来,这些苦痛的生活就没人埋怨,甚至还能够被追求。

现在我们摊出来聊觉得愚昧。可是现在的社会,只是在这个时代的催化下,将这种愚昧换了一种形态。

一个朋友在某家公司工作了2年多,公司对外做生意诚信不够,对内给员工的福利不好,朋友在那家公司的最后一项工作内容是代表公司去送了一大堆过期果干给合作伙伴。后来,朋友跳了一个更大的平台,福利薪资好了许多,公司的主管为了挽留他给他发了一条信息,跟他说,不要太浮躁,要在一个平台里耐心点,钱那些都是虚的,后面的话大概是让他看中所谓的学习和成长云云。”这个主管说的话用王小波的话来说,就是“一种模糊不清的混蛋逻辑”。

“我们的社会里,必须有改变物质生活的原动力,这样才能把未来的命脉握在自己的手里”——王小波

我是个主张吃苦耐劳的人,但我的主张不是把吃苦耐劳当成最终目的,我只是认为对于自己的某种追求,吃苦耐劳是在我还没探索到更聪明的路径之前,某条我知道的路径而已,倘若现在有人偷偷把我的目的地改了,那对于这段吃苦耐劳的经历我可是会厌恶万分。

总之,书是一本好书,形式是一种杂文整理的形式,收录许多王小波在90年代时发表在刊物上的文章。观感就是一个老头在跟你聊些以前的生活故事,用着最年轻的反叛态度,去控诉那个年代的无聊。王小波不是站在贤者的角度上要去解放人们思想,而是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上发发牢骚,我作为一个不爱听教的俗人,对于这些牢骚哎呀真是感到亲切。

图片来自网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沉默的大多数的更多书评

推荐沉默的大多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