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族生活的挽歌

杰索米娜
2020-05-28 看过

读阎连科老师的新作《她们》,最大的感受是:这个家族怎么这么多人呀!

全书第2章到第5章,以作者的男性视角,写了姐姐们,嫂子,姑姑们,婶娘们以及母亲,十来个人物,除了能看到作者对这些作为人的女性之悲悯以外,还有作者和这些人物之间或深或浅,但都一样真挚的情感,也格外动人。

阎连科出生于1958年,大概比如今大部分90后的父辈要年长一点,但我们大多数人的父辈,大概都没能有阎老师这样的情感表达能力,能把属于他们那个时代的质朴情感故事讲述出来,所以作为一名90后普通读者,读这本书的时候感受最深的不是“为人之女性”这个作者最想要表达的主题,反而是那些在我们这一辈人里边已经快要消失不见的家族情感。

《拉煤去》里边,和二姐一起到八十里地外的矿山去拉煤,两个小娃娃拉500斤的煤直到天黑也没回到家,作者如今60多岁的年纪,还能记得当时拉着姐姐手摸到的茧子;明明前一篇里边还用外号把二姐气得蹲在地上哭,紧接着后一篇《评工分》里,二姐就把自己拾的麦穗偷偷往弟弟的篮子里塞;《二姑、三姑和表姐》里,偶然听说嗜睡症可以医治,立马想起多年前因为嗜睡被婆家嫌弃的表姐,于是跑回家,可惜已经没人知道表姐的下落;《四婶》里,因为对作者写作获得名声而对作者母亲心生“怨念”不相往来的四婶,也只需要一顿饺子便又和好如初了。

本书前几章,全是这些让人动容,感觉那么近,又那么远的家庭小故事。近是因为这些故事的类似版本,都或多或少都从父母或者爷爷奶奶那里听到过。远是因为,这样的情感我们这一代人大概都很少真正切身体会过。

我们这一代人,似乎都处在矛盾当中,一方面对物质匮乏年代的质朴情感心存向往,另一方面又从小接受物质文明的洗礼,比上一辈人要“理性”得多,对建立深度的情感羁绊保持着谨慎。

这样的现象不仅出现在城市里,曾经从事计划生育工作的母亲告诉我,现在即使是农村,很多年轻人也不愿意生二胎了。传统大家庭的社会结构已经瓦解至西南边陲的农村,那么如阎连科老师书里的那些兄妹关系,妯娌关系,又会存在多久呢?

作者在本书最开头写了一个自己的相亲故事:女方是一个传统农村妇女,一开始就以最朴实的态度把自己的一生交到了作者的手里,然而那时候的作者也如今天的年轻人经受着物质文化洗礼一样,理性、谨慎地拒绝了这段婚姻。

婚姻历来都是属于大时代的一部分,家庭关系又何尝不是。当代年轻人逐渐抛弃了原本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组织,就如同当年阎连科抛弃了那个第一次进门就帮自己的父亲倒痰盂的女人。

在这一点上,《她们》确实是《我与父辈》的姐妹篇。

《我与父辈》中以卑微愧疚的晚辈视角描写家族中的男性,《她们》依然是以仰望的姿态怀着慈悲和同情来描写家族中的女性,二者结合,描绘的大致是一个传统大家庭的生活场景。可能在几十年后,大家庭的记忆彻底瓦解的那一天,这两部作品会成为我们传统家庭生活最后的挽歌。

0 有用
0 没用
她们 她们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她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她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