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讲最后一段话读解

Clannad
2020-05-27 看过

“对所有这一切都必须进行研究,而且是在纯粹明见性的领域中进行研究,目的在于阐明认识的本质和认识与认识对象之间的相互关系的意义的重大问题。原初的问题是主体的心理学的体验和在这体验中被把握的自在现实之间的关系,首先是实在的现实,而后也包括数学的和其它观念的现实。首先需要明察,根本问题必然在于认识和对象之间的关系,但这是在已被还原的意义上,根据这意义,这里谈的不是人的认识,而是一般认识,不附带任何实存的设定关系,无论是与经验的自我的关系,还是与一个实在世界的关系。需要明察到,真正有意义的问题乃是认识的最终意义给予问题,以及一般对象性问题,一般对象性本身只是它之所是,只存在于它与可能认识的相互关系中。此外还需要明察到,这个问题只在纯粹被给予性的领域中,只在绝对的,因而作为最终标准的被给予性领域中才能得到解决,因此我们必须在直观过程中一个一个地探究认识的所有基本形态以及在认识中全部或部分地成为被给予性的对象的所有基本形态,以便规定所有须阐明的相互关系的意义。”

能看懂这本书第五讲的最后一段基本上就对整本书的内容有了大致了解了。

首先看到第一句,即一切都要在“纯粹明见性”领域进行研究,这个纯粹明见性是通过第二讲里笛卡尔我思考察引出来的,而后胡塞尔得出的是任何意向活动都可以呈交自身。但是也不仅于此,纯粹明见性领域又是超出笛卡尔的范围的,首先意向活动的纯粹明见性是不包括经验自我的实存预设的,这很明显是一种不纯粹的态度。然后纯粹明见性领域也不是只局限在实项部分,很显然意向对象超越了实项部分,但同时意向对象又是纯粹明见的被给予的,所以意向对象是可以成为现象学的考察对象的,而意向对象对思维实项内容的超越也在第二讲里被胡塞尔称之为第二个超越。

胡塞尔在第一句的后半部分阐明了现象学的任务,即要阐明认识的本质和认识与认识对象相互之间的关系问题。这里大体指出了在第一讲后半部分胡塞尔说明的内容,因为自然态度只要进行反思就会遭遇认识之谜,自然态度既无法说明认识的本质是什么,也无法解决关于认识与外在实在的“切合性”问题,这必然会导致怀疑论。在这个时候现象学的任务就是要进行彻底的认识批判,并提供一个坚实的基础。首先彻底解决认识论问题,处理好认识的本质问题和认识和认识对象的关系问题。最后才通过认识论为自然科学奠基,接着再为总体的形而上学奠基。

第二句则是讲到自然态度以及笛卡尔沉思所遭遇的问题,也就是和上面内容类似的如果意识是个盒子如何能够达到外部实存的问题。胡塞尔在第三句中则是说这个问题必须被还原为认识和认识对象之间的问题,而“还原”的意义就在于要排除笛卡尔式的经验自我,达到纯粹的思维活动,用简便的话来总结即不是“我思故我在”,而是“思在”。只能确保思维活动(认识活动)的绝对被给予性,任何经验自我以及外部实存都被搁置,不在现象学的讨论范围内。

第四句谈到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认识的最终意义给予问题以及一般对象性的问题。这里提到要解释意向对象是如何超越实项内容,即那个后来被称之为“统摄”的行为,以及探究从某个具体的意向对象到一般对象的过程。

第五句则再次重申要在那个绝对纯粹明见的领域进行现象学研究,所以在这里和书中胡塞尔都提出了反康德的命题,也就是提出“直观要尽可能的多,知性要尽可能的少”,胡塞尔认为只能通过直观去考察各类的意向行为以及意向对象和意向对象的被给予方式,并由此阐释清楚它们之间的关系。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现象学的观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