雑談だけど…

shoushou
2020-05-27 看过

年初在北海道东川町游学的时候,我几乎把ほんの森的社科文学书都翻了一个遍。社科文学类离图书馆前台最近,我厚着脸皮在图书管理员的睽睽目光下反复做着将书抽出又放回的动作,还时不时拿起手机拍照。由此多少对日本图书设计有了一些感性的了解。

混合着之前的经验,记录看这本书的一点大白话的感想。

最先感受到的是日本图书的工艺。该说精致用心肯花钱呢还是繁杂多余呢?诚然国内的情况是在非重点图书上肯花的钱少之又少,甚至遇到过要求封面单黑印刷的出版公司,但是从个人感受来讲,很多日本图书过于精致且欠缺必要意义,莫名其妙就好几张扉页,加上护封环衬,选纸不一,工艺不同。从这本书的印证来看,日本人尤其喜欢透明或者半透明的护封。工艺纸质自然是比国内好,不至于直接硫酸纸就上了,但是采取这样依赖工艺纸质的设计手段,总让人心里打鼓,不能心悦诚服地接受。

其次是日本封面设计对插画师的高度依赖。多看纯绘画展、积累插画师和摄影师的资源好像也是设计师理所应当的日常。国内情形办展的好像还是艺术家居多,不然就是人气网红,即使想合作也令人望而生畏。翻到后来,不禁觉得为什么拿到设计需求第一反应是可以和哪位插画师摄影师合作呢?自然根据既定画作来恰如其分地切分画面、设计或选择字形、进行字体排版也很见功力,但作为习惯国内模式的设计师来说,还是觉得从最开始掌握成品效果比较好。或者,果真日本模式不同的话,希望能够多讲讲设计师、插画师/摄影师、编辑的沟通合作方式。

还有一个重要感受是即使是外国文学作品,在日本设计师的手里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强烈的日式色彩,既好笑又有趣。很多编辑在一开始都会强调要吻合图书的气质,这一点比起日本的做法,我还是更同意编辑的意见。作者在本书《卡特琳娜的旅行准备》一篇中说,“将重点放在了我前面所述的人类的普遍性”。但这所谓的“普遍性”有明显的日式色彩呀。不过反过来说我们做的外国文学作品,必定也在不自知中沾染了中式色彩,还觉得很“外国文学”呢。想想确实是,外国哪本外国文学长国内市场这个样子。所以所谓的气质相符的思维定式是不是可以变一变,坚持的不一定是准确的,不是照着畅销书的封面就能反推出来这种类型的封面就一定会畅销。

说到这里,日本图书有一种佛系从容的气质,好像不畅销没关系,不打眼也没关系。也许和ほんの森选书没有那么紧跟市场潮流也有关系。绝大部分图书就是那么一种与世无争的状态,有点国内九十年代或者2000年之后的感觉。后来网上查了查,日本图书市场也不景气,很多图书甚至是编辑自己做封面(倒抽一口凉气)。抛开这个因素不谈,我也很想说国内的书越来越形式大于内容,可能的话还是希望封面设计和书籍本身内容相符。但这好像是个不可逆的过程,何况大家都要吃饭,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也许是这本书成书较早,好些喜欢的作品没有收录,很是遗憾。另外原版封面太好看了,国内版是精致好看的,个人还是更喜欢原版大黑字。当然肯定也是有重重意见在那,就不多评价。内文字符缩进和角标的处理也觉得可以更细致些。

最后附上官方吐槽。虽然说要“一吐为快”,结果还是多讲过程之顺利,人员之配合。(摊手)

0 有用
0 没用
设计书 设计书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设计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设计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