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史学阀的往事不堪回首

癞污子
2020-05-27 看过

Dimitri Obolensky,生于1918年,牛津的拜占庭及东欧研究教授,老学阀了。

很明显他的姓名和年龄意味着这位英国学者出身于逃亡西欧的俄国家庭,然而事情远不止于此——他母亲、生父与继父的家庭都是俄国凤毛麟角的顶层贵族、皇族近臣,1919年尚在襁褓之中的Dimitri Obolensky是随着皇太后玛利亚与皇叔尼古拉大公一起登上英国军舰逃离俄罗斯的。这些事显然特别能勾起旁人甚至他本人的八卦欲望,于是Obolensky在晚年把长辈们的日记和回忆编成了这么一本八卦集,追溯家族长辈们的宫廷秘辛和流亡生活的种种不易,做为他的 "pilgrimage into the past" 。

Obolensky(Оболенский)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俄贵族家族,可以一路追溯到留里克,然而作者爷爷奶奶的故事就已经足够有趣。作者奶奶的母亲Надежда是位传奇人物,她出生时是一个无人认领的私生女,有可能是Михаил Павлович大公的私生女(这意味她是尼古拉一世皇帝的侄女),也可能是国家银行行长A. Л. Штиглиц的私生女。无论真实身世如何,她最终被无儿无女的国家银行行长收养,1884年养父去世后,这个身世不明的女孩继承了1700万卢布遗产,一夜之间成为俄国女首富。1700万卢布是什么概念呢?1894年国家银行(帝俄国家银行既是央行,同时也做储蓄和信贷)的存款准备金总额才500万卢布。

合格后浪Надежда甚至还是位19世纪的行为艺术先驱

混迹彼得堡时尚圈的女首富,同时也是一个连姓氏都没有、血缘不清不楚的私生女——接下来的事情顺理成章,new money和old money之间的联姻开始了。Надежда的大儿子娶了Панины伯爵家族的女儿,二女儿嫁给了叶卡捷琳娜大帝的n代孙Бобринский伯爵(Бобринский家族即叶卡捷琳娜大帝的私生子家族),大女儿嫁给了Оболенский公爵——这也就是作者的爷爷奶奶了。

嫁入古老名门的首富之女Анна,作者的奶奶——100年间的名媛穿衣风格似乎没怎么变

作者的母系长辈同样显赫,他的姥爷是位在所有俄国通史中都会出镜的人物——П.П.Шувалов伯爵,在1905年革命中被社会革命党战斗组炸死的莫斯科总督。

就这样,Оболенский公爵的儿子在1917年娶了Шувалов伯爵的女儿,然而他们未能延续祖辈的生活。在他们的新婚之际冬宫被布尔什维克攻占,绝大多数家族资产在国有化中灰飞烟灭,年底老公爵去世。1918年作者出生,一家三口随着白军南下克里米亚,次年搭着英国海军的战舰离开了俄罗斯。海外资产配置在当时的二代圈子里还不是个太流行的事儿,作者的父亲Д.А.Оболенский——这时候是新一代的Оболенский公爵了——身为首富之女和贵族实业家的儿子,最终去巴黎开出租车为生了。

1920年作者的父亲Д.А.Оболенский选择与作者的母亲М.П.Шувалова离婚,投身反康复国大业,参加白军西北军(Северо-Западная армия)去了;幸运的是他最终活着回来开出租车了,在法国善终。作者的母亲于是又和一位流亡法国的俄国伯爵开始了一段新的婚姻,这也就是作者的继父,托尔斯泰家族的А.Д.Толстой伯爵。作者的继父和生父一样,同样出身名门,同样参与了白军,同样战场归来后在巴黎和普通人一样求职谋生,最终在美国善终。

作者继父的父亲同样名为Dimitri——Д.И.托尔斯泰,他是库图佐夫(击败了拿破仑的俄军总司令)的重孙,帝俄的最后一任冬宫博物馆馆长,宫廷礼仪总管(Обер-церемониймейстер,一品内官)。也就是说,作者的母亲和继父家庭都是最接近皇室的那一批帝俄贵族,因此作者能够从他们的回忆中挖掘出的故事也非常吸睛——姑姥姥如何亲历亚历山大二世的遇刺、祖母如何与青年尼古拉二世儿女情长等等;几个家族如何面对两次革命的震荡,最终沦为乱世中的无根浮萍,他又如何做为一个海外俄侨走上东欧研究的学术道路——这些加在一起,构成了一部大江大河中的家族没落史。

3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Bread of Exile: A Russian Family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