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人

弃疗者
2020-05-27 看过

在梅晓鸥身上,我看了人性的矛盾点。 严歌苓老师不是在写一个叠码仔,而是在写一个人,一个在传统残破家庭生长出来的女人。她的身上有人性的矛盾,也有时代赋予女人的多情与懦弱。 她十九岁就怀上了儿子。她在赌场上浮浮沉沉,赢得几千万的身价。她住别墅,让儿子拥有好的学习环境好的生活环境,她又当爹又当妈,想养出一个跟自己贴己的好儿子。她以为是为了孩子,其实也是在弥补她对家的幻想。她对段总和老史在关键时刻的忧郁和多情只不过是对她美满生活的臆想。在她对家的幻想中,应该有一个有能力,有才华的男人。但当她迈向赌场时的时候,悲剧就开始发生了。骨子里的赌性使她找到了生钱的客户,也为她提供了臆想的对象。人总是对自己掌控的东西具有安全感。对于梅晓鸥来说,赌场就是她熟悉的地方,而那些赌徒就只不过是被赌场所操控的牺牲品。这种套路对于梅晓鸥的潜意识来说是没有威胁性的。当一个人需要一个依靠时,没有攻击性且欣赏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她的精神暗示。所以在段总和老史身上表现出来的多情也使她在她的职业生涯上开始走下坡路。 她是个天生的赌徒。是血脉和家庭赋予她的赌性。当她开始把段总和老史划到自己这一块的时候,她的赌性就表现出来了。她很清楚的意识到那些赌博人的面目,但是对于这个急需救赎的女人来说,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吸引力远远忽视这个惨不忍睹的真面目。她一边沉溺于这种臆想,一遍用金钱做饵来赌注,赌这个人是可以信任和托付的。她学不会及时止损,她一次次失望,又一次次把希望寄托于下一次。直到她的情感有所皈依,她才在最后段总求她的六十万上有所拒绝。但是人性的矛盾也使她在看到段总负债累累后仍然在赌场上着魔时,使她产生一种毁灭的快感,希望他按照她所想的剧本发展下去去输去赌去倾家荡产。 而传统所给予女性的懦弱也在梅晓鸥面对段总时体现的淋漓尽致。她对段总是有寄托的,但是她又害怕这种具有大男子主义的段凯文,所以在处理段总的事情时,她总是有很多想法。在她去三亚的堵段凯文的时候,她甚至在大厅里想了很多打招呼的用语,她害怕段凯文说她下贱,她又想让他觉得她不是可以任人拿捏的柿子。而当段凯文热诺地打招呼时,又是她自己将主动权交到了段凯文的手里。 而最后让人细思极恐的就是儿子也开始走上了赌场。血脉的诅咒又开始在这个年轻人身上疯涨。 在梅晓鸥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性对光的向往,以及它的嫉妒和憎恶;看到了家庭对人的影响;看到了卑微和骄傲在感情中成长……这就是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妈阁是座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妈阁是座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