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洛洛希希
2020-05-27 看过

这篇故事没有真正的中心人物,代尔纳和露西,是一条线索,串起了两座城市,卡顿,许多人心目中的主角,是狄更斯心目中的理想,却还算不上小说的主角。主角是谁?是穷凶极恶的侯爵,是日夜编织的酒店老板娘,是不可一世的贵族,是浴火重生的革命人民。这本书,是一本政治小说。

狄更斯的叙事艺术,在这本书中已经登峰造极。双线叙事,如庖丁解牛,游刃有余,可以看到,到当代的悬疑小说,如《白夜行》,还在模仿这一结构;精微的讽刺,有独特的英国风味;烘托氛围,更是狄更斯的绝活,光是开头山路上油车一段,漆黑雨夜之中,阴阴冷冷的环境,紧张的氛围,诡异的对话,虽嫌文字不够凝练,但已经能成为小说家的写作教材。试想这样的文字,用在通俗小说里,会是怎样的效果?不管是金庸古龙的武侠,还是悬疑和言情,狄更斯的作品都会是最好的学习材料。

可这是狄更斯,英国数一数二的作家,艺术性之外,我们会吹毛求疵,思考深度的内容。

这是一本讲政治的小说,虽然叙事有悬念,但从政治上说,其主线就是压迫——零星反抗——大革命。革命前,狄更斯怀着深切的同情,叙说人民的悲惨生活,以象征和讽刺的手法,写酒桶、写侯爵,,写圣安东尼区,压迫如此之深,不造反,行吗?这是革命必将到来的历史;革命之后,断头台出场,狄更斯不忘重新叙说,这些东西是贵族咎由自取。

在最后的部分,狄更斯塑造了卡顿这个形象,为了爱,舍己为人,作为本篇最后的高潮。虽然前面的铺垫并不算太多,但是一个普普通通,关键时刻为爱献身的形象,已然跃然纸上。这个人这一刻的精神很高,很深,像一道流星照亮了天空。可是,作者用他来对抗断头台,其含义也不言而喻。天空本来明亮,一道流星又有什么用?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作者期盼不流血的革命么?他满怀矛盾,既关切人民,又不愿暴动,于是塑造了卡顿——相同面貌的人,可以拯救另一个人,这若是作者的理想,难道世界都靠这样牺牲么?可是又有什么方法,能拯救全部人民呢?可是卡顿之外,又是什么人,真正拯救了法国人民?没有别人,只能是他们自己,是侯爵府上的刺杀,是酒店中的编织,是一个个交口相传的“雅克”。没有什么救世主,作者期待的人道,是不存在的,灰尘不扫,不会自己跑掉,所谓的人道,能成为一个功成名就作家的理想,却绝不能立在1789年巴黎人的心里。即使从狄更斯内心朴素的情感讲,他也要说情有可原,情有可原,贵族是自作孽,不可活。

他没有看到的是:“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非如此绝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决不能打倒绅权。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现实主义的力量在于,当一个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完成,其思想内涵已经不由作者控制了。狄更斯要弘扬他的人道主义,警醒当代人,可是他切实叙写了底层人民的悲哀无望,展现了非革命不能改变的腐朽旧世界;他要反对断头台和在血与火中变得疯狂的人民,可是他已经认真叙写了革命的内核,革命是暴动,矫枉必须过正。革命者应减少牺牲,可绝不能阻挡住流血,何况,是对敌人的审判呢?是的,这个审判或许没有依照法律,但却是依照亘古以来头一次落在人民身上的正义——多少革命者要追随你们的脚步,前仆后继!若没有暴动的大革命,不能成为此后两个多世纪革命者的模范,若没有暴动的大革命,不能对此后两百多年的人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可是代尔纳已逃跑,银行家顺利偷走人民的财富,医生自己逃脱了苦难,便要远离人民的怀抱,老板娘已死。

老板娘死了!

“一千五百年来乌云密布,一千百五百年后乌云消散,而您,却在指责雷霆!”——《悲惨世界》

而您,却在指责雷霆。

0 有用
0 没用
双城记 双城记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双城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双城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