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与美国霸权》随想

逗妃娘娘
2020-05-27 看过

出版于1975年的《跨国公司与美国霸权》,从学科角度看,至少在如下三个方面具有重要的开拓意义:第一,从理论的角度开创了国际政治经济学中的霸权稳定论;第二,从社会科学的角度把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路径引入国际关系之中;第三,从问题领域的角度树立了直接投资研究的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路径。

吉尔平在书中提出的第一个观点是,对外投资并非由自由主义视角下的经济因素驱动的。经济学家认为跨国公司是技术和经济发展的结果,但实质上经济和技术因素之所以发挥重大作用是因为美国创造了必要的政治框架。跨国行为体之所以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是因为它们这样做符合当时占主导地位国家或者是霸权的利益。随着霸权的兴衰或霸权自身政治重组,政治环境随之发生变化,那么跨国进程也会被改变或者完全停止。

吉尔平还反驳对外投资必然有利于美国的观点。他提出,对外投资既是发达经济体相对国外经济体工业实力下降的原因,也是应对这一历史趋势的结果。随着技术和技巧的传播,一段时间以后,相对于那些上升的竞争者,工业化领导国将丧失越来越多的初始比较优势。结果,工业和其他经济活动的重心将逐步从国际经济体的中心地带向边缘地带转移。

吉尔平还指出,对外直接投资将削弱母国的自由贸易力量,尤其是在一个工业力量日渐下降的国家,对外投资会越来越政治化。一方面,对外直接投资导致母国劳动力报酬下降和工作机会转移(导致失业增多),因此,劳动力会产生保护主义情绪和要求政府对资本外流进行管制;另一方面,跨国公司可通过对外投资绕过东道国的贸易壁垒,因此对母国和东道国之间的自由贸易谈判缺乏兴趣,而东道国政府也愿意提高贸易壁垒由此鼓励公司到该国境内建设生产设施。

考虑到对外直接投资对美国的消极影响,吉尔平认为,长期而言,克服产业和经济权力从核心区转移至边缘地带的唯一办法是重视贸易和复兴美国经济,要求注重新产品的创新和工业战略的改善。

在书的最后一章,吉尔平分析了自由主义、马克思主义和重商主义对未来世界模式的看法。在自由主义者看来,未来世界将出现“主权困境”,即跨国公司摆脱了民族国家的束缚,成了资本、观念和增长的输送带;马克思主义者认为世界将演变为“依附”模式;重商主义者则认为,民族国家和国家利益的互动将构成未来世界经济的决定因素,即将出现的世界秩序将以争夺市场、投资渠道和原材料资源的激烈国际经济为特征。吉尔平指出,三种模式各有缺陷,未来世界经济将是上述三种模式的混合和复杂体。当前的世界经济是一种“僵局”体系,因为不存在一个经济强权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这个体系,或者提供足以解决贸易、货币和投资等复杂问题的领导力。这种僵局式的体系会向更好的还是更差的方向转变呢?当时的吉尔平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但在今天的我们看来,似乎是变得更糟糕了。

该书出版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正值国际政治学者就美国霸权究竟衰落与否的辩论之时。吉尔平似乎认为美国霸权正在衰落,对外直接投资即使不是主要原因,也加速了这一进程。但我们从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回顾,至少在当时美国霸权实际上并未衰落,而且跨国公司和对外直接投资直至今天仍对美国“一超”地位的维持意义重大。这与吉尔平的观点出现了矛盾,其背后的原因值得进一步深思。此外,越来越多发展中国家的中小规模企业也日益参与到对外直接投资实践中来,如果以发展中国家/边缘地带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为研究对象,或许会得出一些不同于吉尔平在本书中得到的结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跨国公司与美国霸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