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奥孔垂死时的表情为何如此克制?

Gespenster
2020-05-27 看过

拉奥孔(Laokoon)是希腊古代传说里特洛伊城一个祭师,他对他的人民警告了希腊军用木马偷运兵士进城的诡计,因而触怒了袒护希腊人的阿波罗神。当他在海滨祭祀时,他和他的两个儿子被两条从海边游来的大蛇捆绑着他们三人的身躯,拉奥孔被蛇咬着,环视两子正在垂死挣扎,他的精神和肉体都陷入莫大的悲愤痛苦之中。

一想到被缠绕窒息的画面,我的脖子也感到痛苦地一紧。

拉丁诗人维琪尔曾在史诗《埃涅阿斯记》中咏叙此景,说拉奥孔痛极狂吼,声震数里:

Ille simul manibus tendit divellere nodos

perfusus sanie vitas vitta atroque veneno,

clamores simul horrendous ad sidera tollit,

qualis mugitus,fugit cum saucius aram

taurus et incertam excussit cervice securim.

这时,拉奥孔挣着想用手解开蛇打的结,

他头上的彩带沾满了血污和黑色的蛇毒,

同时他那可怕的呼叫声直冲云霄,

就像一头神坛上的牛没有被斧子砍中,

它把斧子从头上甩掉,逃跑时发出的吼声。

脑子里开始回荡起杀猪般的叫声。

但是发掘出来的希腊晚期雕像群著名的拉奥孔(现存梵蒂冈博物院),却表现着拉奥孔的嘴仅微微启开呻吟着,并不是狂吼,全部雕像给人的印象是在极大的悲剧的苦痛里保持着镇定、静穆。

拉奥孔为何在极度痛苦中看起来如此克制呢?对此德国的古代艺术史学者温克尔曼在他的早期著作《关于在绘画和雕刻艺术里模仿希腊作品的一些意见》发表了一些意见:

希腊杰作的主要的特征是一种高贵的单纯和一种静穆的伟大,既在姿态上,也在表情里。

就像海的深处永远停留在寂静里,不管它的表面多么狂涛汹涌,在希腊人的造像里那表情展示一个伟大的沉静的灵魂,尽管是处在一切激情里面。

……

由此我们get了希腊雕塑的基本风格:要优雅要沉得住气。

他还认为拉奥孔看起来没那么疯狂,是因为希腊人的智慧克制着内心感情的过分表现上。

莱辛觉得这么想太唯心了。

El Greco

莱辛的意思是:并不是道德上的考虑使拉奥孔雕像不像在史诗里那样痛极大吼,而是雕刻的物质的表现条件在直接观照里显得不美,因而雕刻家(画家也一样)须将表现的内容改动一下,以配合造型艺术由于物质表现方式所规定的条件。

简而言之,雕像的脸上张着一张大嘴,凸显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恐惧黑洞,对希腊的雕塑家来说太破坏美感了,原因就是这么直接,听起来有点唯物辩证法的味儿了。

Claesz Soutman

于是在诗歌里,拉奥孔可以痛极大吼,声闻数里;在希腊雕塑里,他只能委屈地小口微呻了。

回头再想想,诗是一种需要读者充分发挥想象力的一种形式,如果没有令人惊惧的夸张字眼,我们的脑海又怎么刺激出拉奥孔因痛苦而变得狰狞的脸庞呢。

Wojciech Siudmak

想到了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哀子,圣母的表情也是非常克制,比起落下大滴大滴的眼泪或是愁眉苦脸,更能引导出教徒们的慈悲心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宗白华讲美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宗白华讲美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