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之后是制度,但,是谁的制度?

逗妃娘娘
2020-05-27 看过

1973年,金德尔伯格在《1929—1939年世界经济萧条》一书中指出,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经济混乱/大萧条应该部分归因为缺少一个主导世界经济的领导者——当时的英国无力、而美国无心承担起这一责任。此后,霸权稳定论经常被用来解释美国在二战后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稳定和国际合作中的重要作用。十一年后,基欧汉在其1984年出版的《霸权之后》一书中运用制度经济学的成果对霸权稳定论做出修正,他认为:与其说是霸权国,不如说是霸权国家倡导下的国际机制,确保着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和平。

基欧汉先从和谐、合作和纷争三个概念的辨析开始,他指出,在和谐的状态下,行为者的政策能自动地促进其他行为者目标的实现,而合作却要求行为者之间展开政策协调,当协调失败时就会产生纷争。因此,合作实质上可被视作博弈达到了一种均衡,在这种均衡状态下,行为者为了共同利益而使自身的政策与他人的政策变得更相容,而合作的报酬和对背叛行为的惩罚都能被提供。

合作的达成除了要有共同利益外,还有赖于克服由公共物品的特性所导致的集体行动困境和不完全信息带来的市场失灵问题。国际机制则是为了克服这些使相互有益的协议不能达成的缺陷而形成的——它能够提高违反规则的预期成本、改变议题群之间的交易成本以及为成员国提供可靠信息。事实上,霸权国借以提供公共物品和维持秩序的工具,在基欧汉看来,就是承担并领导国际机制的建设。

然而,霸权衰落并不一定带来国际机制的崩溃,因为二者之间存在“时滞”,即机制维持具有惯性,从而在确保霸权之后世界中的合作与和平起独立的作用。基欧汉在书中简单谈及机制得以在后霸权时代维持的两点原因,一是共同利益仍然存在,二是机制潜在的规模经济优势和报酬递增效应,即机制一经建立,处理每一个追加议题的边际成本将比没有机制时要更低,以及新建一个机制的成本将显著高于维持既有机制。伊肯伯里用报酬递增的概念研究美国主导建立的世界秩序在冷战后继续维持的一系列成果有助于我们更深入的理解机制的“惯性”问题。

作为国际关系研究领域重要的经典之作,《霸权之后》奠定了自由制度主义的理论基础,极大地扩展了国际关系学者对世界的认识。然而,该书一大缺陷在于,它忽视了探讨一个紧随其后、呼之欲出的问题,即“谁的制度”?基欧汉分析了美国如何为其他国家在贸易、金融和石油领域的政策一致性提供激励因素从而创设出相应国际机制,也关注到权力不对称在达成合作中的作用,但对制度本身的权力属性的忽视使得诸如制度多样性、制度竞争、制度过剩、制度退出等现象无法得到解释。如果将制度的非中性特征考虑进来,也许我们会发现,在合作和纷争之间还有一种“竞争”状态,即行为体认同共同利益的存在,也愿意开展政策协调,但无法达成唯一的制度结果,而是少数几个制度结果并存并争取更多的支持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制度的合作和竞争有些类似于寡头垄断和垄断竞争。

0 有用
0 没用
霸权之后 霸权之后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霸权之后的更多书评

推荐霸权之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