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岩上无心云
2020-05-27 看过

看到一些文章认为《庆熹纪事》是可以与《鹤唳华亭》相提并论的古代权谋小说。便以为《庆熹纪事》也会以真实的历史作背景来写故事,结果发现故事相当的不真实,不靠谱,觉得这本小说不值得一读。

1. 《庆熹纪事》的历史朝代背景过于架空,从汉到明清混装。

① 《庆熹纪事》的中原人物,总是“奴婢”、“主子爷”之类的称呼,经常下跪、磕头,其礼仪习惯,应该是清朝。

② 中原宫廷中,秉笔太监协助皇帝处理奏折公文的工作量,应该是明朝。

③ 如果中原朝廷是明朝,与中原朝廷相互攻伐的北方游牧民族应为蒙古或女真人。如果是清朝,对手应该是蒙古和俄罗斯。

④ 《庆熹纪事》中,北方游牧民族的称呼是“匈奴”,那么对应的中原朝廷应该是汉朝。可是,汉朝中原人的跪是日常的坐着,礼仪对应不上。

⑤ 辟邪身为宦官,其权势待遇比汉朝的十常侍,唐朝的高力士、李辅国,宋朝的童贯,明朝的刘瑾、魏忠贤更胜之,可以被封为亲王——实在是让人惊异。

⑥ 自汉高祖刘邦白马之盟“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以来,真实的历史中原朝廷很少有异姓王的情况。但,庆熹朝中,有很多异姓王(东王、洪王、凉王)镇守边境,手握重兵,倒是与汉初,刘邦与匈奴白登山之围时差不多。如果根据匈奴和异姓王的情况,《庆熹纪事》类比汉代,太后可以类比吕后;辟邪可以类比刘章族诛诸吕,被汉文帝封城阳王2年后,莫名其妙地死了。

2. 宫斗的情节过于弱智。例如,设计让辟邪进入妃子宫内,看见妃子慕徐姿沐浴裸体。好像太监伺候妃子沐浴,是太监的日常工作之一,算不得罪过吧。另外,皇帝靖仁得知辟邪将被治罪,驰马急入妃子宫内。如果按照明清的故宫格局,马厩距离皇帝日常办公的养心殿是有一段距离的,而且宫内的门设计,也不利于驰马。如果后宫发生事情,皇帝从养心殿招马过来,再驰入妃子宫内,恐怕未必比乘坐步辇快。

3. 人力资源的组织利用方法、途径,不可思议。颜王湛的旧部断联十多年后,依然保持对小主子——颜久的绝对忠诚,不计报酬,不论生死,有些不可思议。颜王湛被族诛后,其大部分旧部也被清洗。幸存下来的旧部,都是早已于颜王断联,潜藏下来的人员。颜王湛败落的十多年间,这些潜藏下来的旧部,靠自己挣扎奋斗,过得大多平安富裕。尤其是已经垄断航运物流业的寒州吴十六那伙人,及官至侍卫副统领姜放的等京师卫戍部队的那伙人,真不知道他们还继续效忠早已灰飞烟灭的颜王旧主的动力是什么?因为,继续效忠颜王旧主既不能让其物流业生意发达、财源广进,也不能让其官爵俸禄更进一步。尤其是寒州十六郎的商贸物流业,几乎被弄破产,原有的财富和产业都弄没了,真不知他们效忠辟邪是为了什么?健康、快乐、幸福、安定、财富、荣誉、地位、权利,这些普通人追求的目标,辟邪一个也没有帮助他们得到或实现。而那些京师的卫戍部队的将领们,即便是不效忠辟邪,也能够得到荣华富贵。

4. 缺乏经济基础、物资筹备、军力培训的高频度大范围征战。辟邪在短短的几年间大量的攻伐征战和修扩运河基础建设,不考虑经济和民力是否能够承担,很像隋炀帝。隋炀帝在位14年期间,修大运河,西征吐谷浑、三征高句丽,导致经济崩溃,民力耗尽,国破家亡。而辟邪只用三、五年时间,做了隋炀帝的功业,国家竟然没有出现经济崩溃。类似的功业,明成祖朱棣至死,用了约22年时间。从康熙八年擒鳌拜夺权,至康熙二十八年与沙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康熙用了20年时间。乾隆的“十全武功”用了45年时间。因为征战和大规模基础建设都是需要耗费大量财力和人力,每次战争需要一定时间的间隙来休养生息,恢复经济和人力。万历三大征虽然取得了一些军事上的胜利,但因没能及时找到经济增长点,使国家财力和物力得到恢复,最后,还是在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与后金的萨尔浒之战,大败。最后,明朝与隋朝一样,因经济崩溃,最终被国破家亡。辟邪的不顾经济财政和民力物力的段时间大规模攻伐的结果,只能导致政府破产、国家覆灭,是国之奸贼,而非国家栋梁。

5. 缺乏如何处理被占领区的谋略,和维持和平的长期规划。征讨北方胡人,平定南方少数民族部落,真的不是剿灭几个部落就可以实现边境和平的。辟邪的对外战争方法,真的不能保证国家安宁,且不说历史上长城内外的拉锯战,就是看现在比较近的美越战争,美国出兵索马里的故事中,就可以知道,辟邪那种屠灭几个部落,杀死几个部族首领的方法,对实现边境和平没有用。

6. 《庆熹纪事》在军事征战上的情节设计,都是弱智的无可救药。例如,东王杜闵造反的过程。

① 东王杜闵想独立造反,攻取寒州。寒州作为地区重要的经济和物流中心,杜闵只能是设法完整地占领,并以此为经济物资供应基地。而小说中是杜闵勾结倭寇将寒州烧成一片焦土,这样,寒州只剩下大量嗷嗷待哺、四处流窜的难民,只能成为杜闵的经济负担和拖累,而不能成为杜闵造反的经济基础、物资供应基地和根据地。例如,朱棣的靖难之役中,曾经围攻济南城3个月,但没有试图纵火毁城。而后,对于济南、徐州之类的坚城,朱棣都是绕开不打。原因很简单:花费很大的代价,得到一片废墟,不值得。相反的战例是,宋太宗赵光义攻打北汉时,屠灭太原城。这样,被占领区不但不能成为物资供应基地,反而成为负累。导致宋太宗不仅被随后的契丹打败,而且逃亡时受箭伤,最后死于此。

② 东王杜闵借用倭寇作为独立造反的雇佣军。中国历史上,借助外族雇佣军是常事,前提条件是这些雇佣军必须有足够的战力。例如,北周武帝宇文邕娶突厥公主阿史那氏为后,借助突厥骑兵攻打北齐。安史之乱中,唐代宗李豫与回纥太子叶护结为兄弟,借助回纥兵马夺回长安和洛阳。后晋石敬瑭借契丹辽太宗耶律德光的兵马灭后唐,攻取洛阳。靖难之役中,明成祖朱棣借朵颜三卫蒙古骑兵,保卫北京。历史上,明朝倭寇最为盛行的时期,是因明朝禁海禁商,明朝人不得不以倭寇为名当海盗。隆庆开关,取消海禁后,倭寇之患消亡。而《庆熹纪事》中并没有提到庆熹政府有禁海禁商的政策,寒州吴十六等人的航运物流公司做得财源广进、兴旺发达,也同时兼做海盗也是干得风生水起。这样,庆熹年间的寒州地区,应该缺乏倭寇活动的经济基础、政策促进和人力资源,即便是有倭寇活动,也难以成为东王杜闵造反的助力,那种情况下的倭寇战力肯定是远远不能与唐的突厥、五代的契丹、明的蒙古雇佣兵相比的。那么,东王杜闵花那么多的钱,找倭寇有什么用?杜闵如果那么弱智,根本就造不成反,也无需辟邪这个秉笔太监亲自出马。就像明朝正德年间的宁王朱宸濠造反,只有43天就被江西当地的部队镇压,根本无需朝廷出兵。

7. 作者作为南方人,对北方地理气候不了解,文中有好多错误,倒是可以谅解。例如,北方冬季是用火炕取暖,不是用火盆。解决室内空气干燥,一般是在炉火上烧水,顺便煮茶、热饭,一般不是用绿植。另外,室内养绿植容易导致过敏症,辟邪恰恰是肺不好,室内养绿植会加重肺疾病。

8. 主线人物的情感关系,狗血得让人大开眼界。

① 皇帝靖仁和辟邪(颜久、靖仞)是颜王湛与太后洪氏的私生子,成亲王是先皇与太后的嫡子。成亲王得知皇帝靖仁是颜王湛之子而非先皇血脉,起兵造反夺位,声称要扶立太监辟邪为新君。很多的京师卫戍部队竟然跟从,与守卫宫廷的御林军厮杀起来,死伤无数。就算秉笔太监辟邪与京师卫戍部队一起北伐过,有一些情谊,类似童贯在军中的威望,也不足以让众多军士拥立其为新君,而去干九死一生的造反大业吧?

② 绿帽子先皇-皇后洪氏-颜王湛之间的三角恋。先皇是普通王子时,为了争皇储之位,将已经怀孕的颜王湛的未婚妻洪氏强占为妃,立颜王湛的儿子——靖仁为嫡子。让颜王湛为了自己的亲儿子——靖仁能被册封为王,而拥立先皇登基。而后,又将皇后洪氏的三子——靖仞秘密送给颜王湛做儿子,名为颜久。这个事,皇后洪氏自己都不知道,一直以为自己的三子靖仞死于颜王湛之手,诛杀颜王湛全家为自己死去的三子靖仞报仇。最后,太后洪氏得知自己的三子被净身成为太监辟邪,心疼不已。颜王湛在世时,多次向颜久暗示:颜久是颜王湛与皇后洪氏的私生子,所以,皇帝才用掉包计将颜久(靖仞)还给颜王湛抚养。这个事,玉蝶记录的很清楚,颜王湛、颜王妃、大理公主(先皇的段时妃)、算命先生、道士、间谍——谢伦零、七宝太监等人都知道,就是颜久(靖仞、辟邪)的亲妈——皇后洪氏不知道。

③ 绿帽子不止一顶。先皇的贵妃是和亲的大理公主,这位大理公主和亲前,已婚已育,因为大理战败,被迫离开丈夫——大理肃海公宋别、女儿明珠去中原和亲。先皇倒是不计较此事,还封其为贵妃——段时妃(确实与汉朝皇帝近似)。颜王湛和颜王妃更是为了亲上加亲,让段时妃与前夫宋别所生的女儿——明珠与颜久订婚,并封其为寒江妃子。而且,颜久与明珠的婚书中记录的是真实的生辰八字,与玉蝶对应便可得知颜久是皇帝与皇后的三嫡子靖仞。相当于让情敌的孩子们联姻,被戴绿帽子的宋别竟然同意了。明珠也愿意嫁给使自己国破家亡、父母别离的敌国王子——有杨康、穆念慈的感觉。绿帽子先皇不计较,绿帽子宋别也不计较,但段时妃计较,她毒死皇帝,还隐匿关于皇位继承的遗诏。以致,先皇崩殂后,颜王湛带兵闯宫搜寻遗诏未果,而后被太后族诛。

④ 明珠可能因自幼在中原长大,不仅不计较大理的国仇家恨,还矢志不渝地爱着仇人之子——辟邪(颜久、靖仞),而且还是在有备胎——沈飞飞的情况下,仍一心一意想嫁给太监辟邪。穆念慈是因为无依无靠,只能选择嫁给杨康——而明珠的选择实在有些不可思议。最后,沈飞飞成为一个标准的备胎,为掩护明珠而死。而刺杀明珠的人正是沈飞飞的亲哥哥——雷奇峰。又一个三角恋死得快的案例。

⑤ 皇帝靖仁——太监辟邪(靖仞、颜久)——成亲王,一母同胞的兄弟三人,又是同志三角恋。同时,靖仁得知太监辟邪与宫女明珠对食,多次示意要纳明珠为妃,抢占明珠。靖仁原本对妃子慕徐姿没什么感觉,得知辟邪因见到慕徐姿的裸体,春心荡漾、魂不守舍,靖仁便去宠幸慕徐姿。辟邪的精神大舅哥——慕徐姿的哥哥——黎灿是流落中原的匈奴王子,而后,被辟邪扶立为匈奴单于。

总之,作者可能没有认真上过政治课,不知道马哲中反复强调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对物质的反映。总之,男主的一切行为和谋划都严重缺乏经济基础,男主与其他人的关系(包括同党和敌人)也严重缺乏经济物质基础,难以理解。所以,男主辟邪作为一个太监,真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庆熹纪事》整部小说符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1 有用
0 没用
庆熹纪事 庆熹纪事 8.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庆熹纪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庆熹纪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