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一颗鱼丸
2020-05-27 看过

《先知》 1.除非临到了别离的时候,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深浅。 2.你对于那回忆的故乡和你更大愿望的居所的渴念,是这样地深,我们的爱,不能把你系住;我们的需求,也不能把你羁留。 3.当爱向你们召唤的时候,跟随着他,虽然那藏在羽翮中间的剑刃许会伤毁你们。 当他对你们说话的时候,信从他,虽然他的声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如同一捆稻粟,他把你束聚起来。 他舂打你使你赤裸。 他筛分你使你脱去皮壳。 他磨碾你直至洁白。他揉搓你直至柔韧; 然后他送你到他的圣火上去,使你成为上帝圣筵上的圣饼。 4.假如你在你的疑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而躲过爱的筛打,而走入那没有季候的世界,在那里你将欢笑,却不是尽量的笑悦;你将哭泣,却没有流干了眼泪。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当你爱的时候,你不要说,“上帝在我的心中,”却要说,“我在上帝的心里。” 不要想你能导引爱的路程,因为若是他觉得你配,他就导引你。 爱没有别的愿望,只要成全自己。 5.不过在你们合一之中,要有间隙。 让天风在你们中间舞荡。 彼此相爱,但不要做成爱的系链: 只让他在你们的灵魂的沙岸中间,做一个流动的海。 彼此斟满了杯,却不要在同一杯中啜饮。 彼此递赠着面包,却不要在同一块上取食。 快乐地在一处舞唱,却仍让彼此静独, 连琴上的那些弦子也是单独的,虽然他们在同一的音调中颤动。彼此赠献你们的心,却不要互相保留。 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把持你们的心。 要站在一处,却不要太密迩: 因为殿里的柱子,也是分立在两旁, 橡树和松柏,也不在彼此的荫中生长。 6.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罢;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7.你把你的产业给人,那只算给了一点。 当你以身布施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施与。 因为你的财产,岂不是你保留着的恐怕明日或许需要它们的东西么? 当你在井泉充溢的时候愁渴,那你的渴不是更难解么? 有人有许多财产,却只把一小部分给人——他们为求名而施与,那潜藏的欲念,使他们的礼物不完美。 有人只有一点财产,却全部都给人。 这些人相信生命和生命的丰富,他们的宝柜总不空虚。 有人喜乐地施与,那喜乐就是他们的酬报。 有人痛苦地施与,那痛苦就是他们的洗礼。 有人施与了,而不觉出施与的痛苦,也不寻求快乐,也不有心为善;他们的施与,如同那边山谷里的桂花,香气在空际浮动。从这些人的手中,上帝在说话;在他们的眼后,上帝在俯对大地微笑。 为有请求而施与的,固然是好;而未受请求,只因着默喻而施与的,是更好了。对于乐善好施的人,去寻求需要他帮助的人的快乐,比施与的快乐还大。 有什么东西你必须保留的呢? 必有一天,你的一切都要交付出来; 趁现在施与罢,这施与的时机是你自己的,而不是你的后人的。 还有什么德行比接受的勇气、信心和善意还大呢? 先省察你自己是否配做一个施与者,是否配做一个施与的器皿。 因为实在说,那只是生命给予生命——你以为自己是施主,其实也不过是一个证人。 你接受的人们——你们都是接受者——不要掮起报恩的重担,恐怕你要把轭加在你自己和施者的身上。 不如和施者在礼物上一齐展翅飞腾; 因为过于思量你们的欠负,就是怀疑了那以慈悲的大地为母、以上帝为父的人的仁心。 8.在你工作的时候,你是一管笛,从你心中吹出时光的微语,变成音乐。 你们谁肯做一根芦管,在万物合唱的时候,你独痴呆无声呢? 在你劳动不息的时候,你确实爱了生命。 在工作里爱了生命,就是通彻了生命最深的秘密。 我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励; 一切激励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识; 一切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 一切工作都是空虚的,除非是有了爱。 当你仁爱地工作的时候,你便与自己、与人类、与上帝联系为一。 怎样才是仁爱的工作呢? 从你的心中抽丝织成布帛,仿佛你的爱者要来穿此衣裳。 热情地盖造房屋,仿佛你的爱者要住在其中。 温存地播种,欢乐地收刈,仿佛你的爱者要来吃这产物。 这就是用你自己的灵魂的气息,来充满你所制造的一切。 工作是眼能看见的爱。 倘若你不是欢乐地却厌恶地工作,那还不如撇下工作,坐在大殿的门边,去乞求那些欢乐地工作的人的周济。 倘若你无精打采地烤着面包,你烤成的面包是苦的,只能救半个人的饥饿。 你若是怨重地压榨着葡萄酒,你的怨望,在酒里滴下了毒液。 倘若你能像天使一般地唱,却不爱唱,那你就把人们能听到白天和黑夜的声音的耳朵都塞住了。 9.你的欢乐,就是你去了面具的悲哀。 连你那涌溢欢乐的井泉,也常是充满了你的眼泪。 悲哀的创痕在你身上刻得越深,你越能容受更多的欢乐。 当你欢乐的时候,深深地内顾你的心中,你就知道只不过是曾使你悲哀的,又在使你欢乐。 当你悲哀的时候,再内顾你的心中,你就看出实在是那曾使你喜悦的,又在使你哭泣。 10.真的,舒适之欲,杀害了你灵性的热情,又哂笑地在你的殡仪队中徐步。 但是你们这些太空的儿女,你们在静中不息,你们不应当被网罗,被驯养。 你们的房子不应当作个锚,却应当作个桅。 它不应当作一片遮掩伤痕的闪亮的薄皮,却应当作那保护眼睛的睫毛。 你不应当为穿门走户而敛翅,也不应当为恐触到屋顶而低头,也不应当为怕墙壁崩裂而停止呼吸。 你不应当住在那死人替活人筑造的坟墓里。 无论你的房屋是如何的壮丽与辉煌,也不应当使他隐住你的秘密,遮住你的愿望。 因为你里面的无穷性,是住在天宫里,那天宫是以晓烟为门户,以夜的静寂与歌曲为窗牖的。 11.生命的气息是在阳光中,生命的把握是在风里。 12.当你的灵性随风飘荡的时候, 你孤零而失慎地对别人也就是对自己犯了过错。 为着所犯的过错,你必须去叩那受福者之门,要被怠慢地等待片刻。 我常听见你们议论到一个犯了过失的人,仿佛他不是你们的同人,只像是个外人,是个你们的世界中的闯入者。 我却要说,连那圣洁和正直的,也不能高于你们每人心中的至善。 所以那奸邪的懦弱的,也不能低于你们心中的极恶。 如同一片树叶,除非得到全树的默许,不能独自变黄。 所以那作恶者,若没有你们大家无形中的怂恿,也不会作恶。如同一个队伍,你们一同向着你们的“神性”前进。 13.在庙宇的林中,在城堡的影里,我曾看见你们中之最自由者,把自由像枷铐似的戴上。 我心里忧伤,因为只有那求自由的愿望也成了羁饰,你们再不以自由为标杆、为成就的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当你们的白日不是没有牵挂,你们的黑夜也不是没有愿望与忧愁的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不如说是当那些事物包围住你的生命,而你却能赤裸地无牵挂地超腾的时候,你们才是自由了。 实话说,你们所谓的自由,就是最坚牢的锁链,虽然那链环闪烁在日光中,炫耀了你们的眼目。 14.让你们的心灵把理性升到热情的最高点,让它歌唱; 也让心灵用理性来引导你们的热情,让它在每日复活中生存,如同大鸾在它自己的灰烬上高翔。 15.倘若你能使你的心时常赞叹日常生活的神妙,你的苦痛的神妙必不减于你的欢乐; 你要承受你心天的季候,如同你常常承受从田野上度过的四时。 你要静守,度过你心里凄凉的冬日。 许多苦痛是你自择的。 那是你身中的医士,医治你病躯的苦药。 所以你要信托这医生,静默安宁地吃他的药: 因为他的手腕虽重而辣,却是有冥冥的温柔之手指导指导着。 他带来的药杯,虽会焚灼你的嘴唇,那陶土却是陶工用他自己神圣的眼泪来润湿调抟而成的。 16.那在殿宇的阴影里,在弟子群中散步的教师,他不是在传授他的智慧,而是在传授他的忠信与仁慈。 假如他真是大智,他就不命令你进入他的智慧之堂,却要引导你到你自己心灵的门口。 17.因为在友谊里,不用言语,一切的思想,一切的愿望,一切的希冀,都在无声的欢乐中发生而共享了。 当你与朋友别离的时候,不要忧伤;因为你感到他的最可爱之点,当他不在时愈见清晰,正如登山者从平原上望山峰,也加倍地分明。 愿除了寻求心灵的加深之外,友谊没有别的目的。 因为那只寻求着要泄露自身的神秘的爱,不算是爱,只算是一个撒下的网,只网住一些无益的东西。 让你的最美好的事物,都给你的朋友。 假如他必须知道你潮水的退落,也让他知道你潮水的高涨。 你找他只为消磨光阴的人,还能算是你的朋友么? 18.在你不安于你的思想的时候,你就说话。 在你不能再在你心的孤寂中生活的时候,你就要在你的唇上生活,而声音是一种消遣,一种娱乐。 在你许多的谈话里,思想半受残害。 思想是天空中的鸟,在语言的笼里,也许会展翅,却不会飞翔。 你们中间有许多人,因为怕静,就去找多话的人。 在独居的寂静里,会在他们眼中呈现出他们赤裸的自己,他们就想逃避。 也有些说话的人,并没有知识和考虑,却要启示一种他们自己所不明白的真理。 也有些人的心里隐存着真理,他们却不用言语来诉说。 在这些人的胸怀中,心灵居住在有韵调的寂静里。 19.也知道昨日只是今日的回忆,而明日只是今日的梦想。 但若是在你呢意想里,你定要把时光分成季候,那就让每一季候围绕住其他的季候。 也让今日用回忆拥抱着过去,用希望拥抱着将来。 20.当你努力要牺牲自己的时候便是“善”。 当你想法自利的时候,却也不是“恶”。 因为当你设法自利的时候,你不过是土里的树根,在大地的胸怀中啜吸。 果实自然不能对树根说:“你要像我,丰满成熟,永远贡献出你最丰满的一部分。” 因为,在果实,贡献是必需的,正如吸收是树根所必需的一样。 当你勇敢地走向目标的时候,你是“善”的。 你颠顿而行,却也不是“恶”。 连那些跛者,也不倒行。 但你们这些勇健而迅速的人,要警醒,不要在跛者面前颠顿,还自以为仁慈。 在无数的事上,你是“善”的;在你不善的时候,你也不是“恶”的。 你只是流连,荒亡。可怜那麋鹿不能教给龟鳖快跑。 在你冀求你的“大我”的时候,便隐存着你的善性: 这种冀求是你们每人心中都有的。 但是对于有的人,这种冀求是奔越归海的急湍,挟带着山野的神秘与林木的讴歌。在其他的人,是在转弯曲折中迷途的缓流的溪水,在归海的路上滞留。 但是不要让那些冀求深的人,对冀求浅的人说:“你为什么这般迟钝?” 因为那真善的人,不问赤裸的人:“你的衣服在哪里?”也不问那无家的人:“你的房子怎样了?” 21.你们总在悲痛或需要的时候祈祷,我愿你们也在完满的欢乐中和丰富的日子里祈祷。 22.逸乐是一阙自由的歌, 却不是自由。 是你的愿望开出的花朵, 却不是结下的果实。 是从深处到高处的招呼, 却不是深,也不是高。 是关闭在笼中的翅翼, 却不是被围绕住的太空。 噫,实话说,逸乐是一阙自由的歌。 我愿意你们全心全意地歌唱,我却不愿你们在歌唱中迷恋。 你们想起逸乐时应当带着感谢,如同秋收对于夏季的感谢。但是假如懊悔能予他们以安慰,就让他们得到安慰吧。 常常在你拒绝逸乐的时候,你只是把欲望收藏在你心身的隐处。 谁知道在今日似乎避免了的事情,到明日不会再浮现呢? 连你的身体都知道他的遗传和正当的需要而不肯被欺骗。你的身体是你灵魂的琴,无论他发出甜柔的音乐或嘈杂的声响,那都是你的。 23.你们到处追求美,除了她自己做了你的道路,引导着你之外,你如何能找到她呢? 除了她做了你的言语的编造者之外,你如何能谈论她呢? 实际上,你却不是谈她,只是谈着你那未曾满足的需要。 美不是一种需要,只是一种欢乐。 她不是干渴的口,也不是伸出的空虚的手,却是发焰的心,陶醉的灵魂。 她不是那你能看到的形象,能听到的歌声,却是你虽闭目时也能看见的形象,虽掩耳时也能听见的歌声。 她不是犁痕下树皮中的液汁,也不是在兽爪间垂死的禽鸟。 却是一座永远开花的花园,一群永远飞翔的天使。 美是永生揽镜自照。 但你就是永生,你也是镜子。 24.你的日常生活,就是你的殿宇,你的宗教。 何时你进去,把你的一切都带了去。 带着犁耙和铁炉,木槌和琵琶,这些你为着需要或怡情而制造的物件。 因为在梦幻中,你不能超升到比你的成就高,也不至于坠落到比你的失败还低。 你也要把一切的人都带着: 因为在钦慕上,你不能飞跃得比他们的希望还高,也不能卑屈得比他们的失望还低。 25.你们的怕死,只是像一个牧人,当他站在国王的座前,被御手恩抚时的战栗。 在战栗之下,牧人岂不因为他身上已有了国王的手迹而喜悦么? 可是,他岂不更注意到他自己的战栗么? 除了在风中裸立,在日下消融外,死还是什么呢? 除了把呼吸从不停的潮汐中解放,使他上升,扩大,无碍地寻求上帝之外,“气绝”又是什么呢? 只在你们从沉默的河中啜饮时,才真能歌唱。 只在你们到达山巅时,你们才开始攀援。 只在大地索取你们的四肢时,你们才真正地跳舞。 26.我们这些漂泊者,永远地寻求更寂寞的道路,我们不在安歇的时地启程,朝阳与落日也不在同一地方看见我们。 大地在睡眠中时,我们仍在行路。 我们是那坚劳植物的种子,在我们的心成熟丰满的时候,就交给大风纷纷吹散。 哲人们曾来过,将他们的智慧给你们。我来却是领取你们的智慧: 要知道我找到了比智慧更伟大的东西。 那就是你们心里愈聚愈旺的火焰似的心灵。 你却不关心它的发展,只哀悼你岁月的凋残。 你们心中最软弱、最迷乱的,就是那最坚决、最刚强的。 27.友谊永远是一个甜蜜的责任,从来不是一种机会。 我宁可做人类中有梦想和有完成梦想的愿望的、最渺小的人,而不愿做一个最伟大的、无梦想、无愿望的人。 有限的爱情要求占有对方,而无限的爱情则只要求爱的本身。 《沙与沫》 1.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 忘记是自由的一种形式。 2.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人们不能到达黎明。 3.当那些睡在绒毛上面的人所做的梦,并不比睡在土地上的人的梦更美好的时候,我怎能对生命的公平失掉信心呢? 4.曾有七次我鄙视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是在她可以上升而却谦让的时候。 第二次是我看见她在瘸者面前跛行的时候。 第三次是在她选择难易,而她选了易的时候。 第四次是她做错了事,却安慰自己说别人也同样做错了事。 第五次是她容忍了软弱,而把她的忍受称为坚强。 第六次是当她轻蔑一个丑恶的容颜的时候,却不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面具中之一。 第七次是当她唱一首颂歌的时候,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德。 我不知道什么是绝对的真理,但是我对于我的无知是谦虚的,这其中就有了我的荣誉和报酬。 在人的幻想和成就中间有一段空间,只能靠他的热望来通过。 5.一个人的意义不在于他的成就,而在于他所企求成就的东西。 我们中间,有些人像墨水,有些人像纸张。 若不是因为有些人是黑的话,有些人就成了哑巴。若不是因为有些人是白的话,有些人就成了瞎子。 (Some of us like ink and some like paper. And if it were not for the blackness of some of us, some of us would be dumb; And if it were not for the whiteness of some of us, some of us would be blind.) 给我一只耳朵,我将给你以声音。 我们的心才是一块海绵;我们的心怀是一道河水。 然而我们大多宁愿吸收而不肯奔流,这不是很奇怪吗? 6.一个人的实质,不在于他向你显露的那一面,而在于他所不能向你显露的那一面。 因此,如果你想了解他,不要去听他说出的话,而要去听他的没有说出的话。 我说的话有一半是没有意义的;我把它说出来,为的是也许会让你听到其他的一半。 (Half of what I say is meaningless; but I say it so that the other half may reach you.) 幽默感就是分寸感。 当人们夸奖我多言的过失,责备我沉默的美德的时候,我的寂寞就产生了。 7.真理是常久被人知道的,有时被人说出的。 我们的真实的我是沉默的;后天的我是多嘴的。 我的生命内的声音达不到你的生命内的耳朵;听到你自己的声音。但是为了避免寂寞,就让我们交谈吧。 当两个女人交谈的时候,她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当一个女人自语的时候,她揭露了生命的一切。 青蛙也许会叫得比牛更响,但它们不能在田里拉犁,也不会在酒坊里牵磨,它们的皮也做不出鞋来。 只有哑巴才妒忌多嘴的人。 如果冬天说,“春天在我的心里”,谁会相信冬天呢? 每一粒种子都是一个愿望。 如果你真的睁起眼睛来看,你会从每一个形象中看到你自己的形象。 如果你张开耳朵来听,你会在一切声音里听到你自己的声音。 真理是需要我们两个人来发现的:一个人来讲说它,一个人来了解它。 虽然言语的波浪永远在我们上面喧哗,而我们的深处却永远是沉默的。 许多理论都像一扇窗户,我们通过它看到真理,但是它也把我们同真理隔开。 让我们玩捉迷藏吧。你如果藏在我的心里,就不难把你找到。但是如果你藏到你的壳里去,那么任何人也找你不到。 一个女人可以用微笑把她的脸蒙了起来。 那颗能够和欢乐的心一同唱出欢歌的忧愁的心,是多么高贵呵。 8.我愿意同走路的人一同行走,我不愿站住看着队伍走过。 9.树木是大地写上天空中的诗。我们把它们砍下造纸,让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空洞记录下来。 10.思想对于诗往往是一块绊脚石。 能唱出我们的沉默的,是一个伟大的歌唱家。 如果你嘴里含满了食物,你怎能歌唱呢? 如果你手里握满金钱,你怎能举起祝福之手呢? 11.在母亲心里沉默着的诗歌,在她孩子的唇上唱了出来。 没有不能圆满的愿望。 12.我们活着只为的是去发现美。其他一切都是等待的种种形式。 13.许多女子借到了男子的心;很少女子能占有它。 如果你想占有,你千万不可要求。 当一个男子的手接触到一个女子的手,他俩都接触到了永在的心。 爱情是情人之间的面幕。 每一个男子都爱着两个女人:一个是他想象的作品,另外一个还没有生下来。 不肯原谅女人的细微过失的男子,永远不会欣赏她们伟大的德性。 不日日自新的爱情,变成一种习惯,而终于变成奴役。 情人只拥抱了他们之间的一种东西,而没有互相拥抱。 恋爱和疑忌是永不交谈的。 爱情是一个光明的字,被一只光明的手写在一张光明的册页上的。 友谊永远是一个甜柔的责任,从来不是一种机会。 如果你不在所有的情况下了解你的朋友,你就永远不会了解他。 14.你的心思和我的心怀将永远不会一致,除非你的心思不再居留于数字中,而我的心怀不再居留在云雾里。 除非我们把语言减少到七个字,我们将永不会互相了解。 15.我的心,除了把它敲碎以外,怎能把它打开呢? 只有深哀和极乐才能显露你的真实。 如果你愿意被显露出来,你必须在阳光中裸舞,或是背起你的十字架。 如果自然听到了我们所说的知足的话语,江河就不去寻求大海,冬天就不会变成春天。如果她听到我们所说的一切吝啬的话语,我们有多少人可以呼吸到空气呢? 当你背向太阳的时候,你只看到自己的影子。 你在白天的太阳前面是自由的,在黑夜的星辰前面也是自由的; 在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辰的时候,你也是自由的。 就是在你对世上的一切闭起眼睛的时候,你也是自由的。 但是你是你所爱的人的奴隶,因为你爱了他。 你也是爱你的人的奴隶,因为他爱了你。 16.你不能吃得多过你的食欲。那一半食粮是属于别人的,而且也还要为不速之客留下一点面包。 如果不为待客的话,所有的房屋都成了坟墓。 17.慷慨不是你把我比你更需要的东西给我,而是你把你比我更需要的东西也给了我。 当你施与的时候你当然是慈善的,在授予的时候要把脸转过一边,这样就可以不看那受者的羞赧。 最富与最穷的人的差别,只在于一整天的饥饿和一个钟头的干渴。 我们常常从我们的明天预支了来偿付我们昨天的债负。 18.总的来说,这不是一所坏监狱;我只不喜欢在我的囚房和隔壁囚房之间的这堵墙;但是我对你保证,我决不愿责备狱吏和建造这监狱的人。 你向他们求鱼而却给你毒蛇的人,也许他们只有毒蛇可给。那么在他们一方面就算是慷慨的了。 欺骗有时成功,但它往往自杀。 19.让那个把脏手在你衣服上擦的人,把你的衣服拿走吧。他也许还需要那件衣服,你却一定不会再要了。 20.有多少次我把没有犯过的罪都拉到自己身上,为的是让人家在我面前感到舒服。 就是生命的面具,也都是更深的奥秘的面具。 你可能只根据自己的了解去判断别人。 现在告诉我,我们里头谁是有罪的,谁是无辜的。真正公平的人就是对你的罪过感到应该分担的人。 只在你被追逐的时候,你才快跑。 21.很久以前一个“人”,因为过于爱别人,也因为太可爱了,而被钉在十字架上。 说来奇怪,昨天我碰到他三次。 第一次是他恳求一个警察不要把一个妓女关到监牢里去; 第二次是他和一个无赖一块喝酒; 第三次是他在教堂里和一个法官拳斗。 如果他们所谈的善恶都是正确的话,那么我的一生只是一个长时间的犯罪。 怜悯只是半个公平。 22.把唇上的微笑来遮掩眼里的憎恨的人,是多么愚蠢呵! 只有在我以下的人,能嫉妒我或憎恨我。 我从来没有被嫉妒或被憎恨过,我不在任何人之上。 只有在我以上的人,能称赞我或轻蔑我。 我从来没有被称赞或被轻蔑过,我不在任何人之下。 你对我说“我不了解你”,这就是过分地赞扬了我,无故地侮辱了你。 当生命给我金子而我给你银子的时候,我还自以为慷慨,这是多么卑鄙呵! 当你达到生命心中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高过罪人,也不低于先知。 23.生命是一支队伍。迟慢的人发现队伍走得太快了,他就走出队伍; 快步的人又发现队伍走得太慢了,他也走出队伍。 如果世上真有罪孽这件东西的话,我们中间有的人是跟着我们祖先的脚踪,倒退着造孽。 有的人是管制着我们的儿女,赶前地造孽。 真正的好人,是那个和所有大家认为坏的人在一起的人。 我们都是囚犯,不过有的是关在有窗的牢房里,有的就关在无窗的牢房里。 奇怪的是,当我们为错误辩护的时候,我们用的气力比我们捍卫正确时还大。 24.罪恶是需要的别名,或是疾病的一种。 还有比意识到别人的过失还大的过失吗? 如果别人嘲笑你,你可以怜悯他;但是如果你嘲笑他,你决不可自恕。 如果别人伤害你,你可以忘掉它;但是如果你伤害了他,你须永远记住。 实际上别人就是最敏感的你,依托在另一个躯壳上。 25.憎恨是一件死东西,你们有谁愿意做一座坟墓? 被杀者的光荣就是他不是凶手。 人道的保护者是在它沉默的心怀中,从不在它多言的心思里。 他们认为我疯了,因为我不肯拿我的光阴去换金钱; 我认为他们疯了,因为他们认为我的光阴是可以估价的。 他们把最昂贵的金子、银子、象牙和黑檀排列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把心胸和气魄排列在他们面前; 而他们却自称为主人,把我们当作客人。 我宁可做人类中有梦想和有完成梦想的愿望的、最渺小的人,而不愿做一个最伟大的、无梦想、无愿望的人。 最可怜的人是把他的梦想变成金银的人。 26.你不能超过你的了解去判断一个人,而你的了解是多么浅薄呵。 我决不去听一个征服者对被征服的人的说教。 真正自由的人是忍耐地背起奴隶的负担的人。 27.自然界的竞争不过是混乱渴望着秩序。 静独是吹落我们枯枝的一阵无声的风暴; 但是它把我们活生生的根芽,更深地送进活生生的大地的活生生的心里。 28.这个世界里的最高德行,在另一个世界也许是最低的。 深和高在直线上走到深度和高度;只有广阔能在圆周里运行。 29.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有了重量和长度的观念,我们站在萤火光前也会同在太阳面前一样的敬畏。 30.死亡和老人的距离并不比和婴儿的距离更近;生命也是如此。 假如你必须直率地说的话,就直率得漂亮一些;要不就沉默下来,因为我们邻近有一个人快死了。 人间的葬礼也可能是天上的婚筵。 一个被忘却的真实可能死去,而在它的遗嘱里留下七千条的实情实事,作为料理丧事和建造坟墓之用。 实际上我们只对自己说话,不过有时我们说得大声一点,使得别人也能听见。 显而易见的东西是:在被人简单地表现出来之前,从不被人看到的。 31.也许大海给贝壳下的定义是珍珠。 也许时间给煤炭下的定义是钻石。 荣名是热情站在阳光中的影子。 花根是鄙弃荣名的花朵。 在美之外没有宗教,也没有科学。 我所认得的大人物的性格中都有些渺小的东西;就是这些渺小的东西,阻止了懒惰、疯狂或者自杀。 真正伟大的人是不压制人也不受人压制的人。 32.一场争论可能是两个心思之间的捷径。 我是烈火,我也是枯枝,一部分的我消耗了另一部分的我。 我们都在寻找圣山的顶峰;假如我们把过去当作一张图表而不作为一个向导的话,我们路程不是可以缩短吗? 当智慧骄傲到不肯哭泣,庄严到不肯欢笑,自满到不肯看人的时候,就不成为智慧了。 如果我把你所知道的一切,把自己填满的话,我还能有余地来容纳你所不知道的一切吗? 我从多话的人学到了静默,从偏狭的人学到了宽容,从残忍的人学到了仁爱,但奇怪的是我对于这些老师并不感激。 执拗的人是一个极聋的演说家。 妒忌的沉默是太吵闹了。 当你达到你应该了解的终点的时候,你就处在你应该感觉的起点。 夸张是发了脾气的真理。 假如你只能看到光所显示的,只能听到声所宣告的, 那么实际上你没有看,也没有听。 一件事实是一条没有性别的真理。 你不能同时又笑又冷酷。 离我心最近的是一个没有国土的国王和一个不会求企的穷人。 一个羞赧的失败比一个骄傲的成功还要高贵。 33.我是一个旅行者,也是一个航海者,我每天在灵魂中发现一个新的王国。 34.当你解答了生命的一切奥秘,你就渴望死亡了,因为它不过是生命的另一个奥秘。 生与死是勇敢的两种最高贵的表现。 35.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隐士是遗弃了一部分的世界,使他可以无惊无扰地享受着整个世界。 36.听真理的人并不弱于讲真理的人。 没有人能在需要与奢侈之间画一条界线。只有天使能这样做,天使是明智而热切的。 37.慷慨是超过自己能力的施与,自尊是少于自己需要的接受。 38.想望得最多的人活得最长。 39.世界上只有两个元素,美和真;美在情人的心中,真在耕者的臂里。 40.天才曾以能侍奉王子为荣。 现在他们以侍奉贫民为荣。 天使们晓得,有过多的讲实际的人,就着梦想者眉间的汗,吃他们的面包。 风趣往往是一副面具。你如能把它扯了下来,你将发现一个被激恼了的才智,或是在变着戏法的聪明。 41.只有自己心里有秘密的人才能参透我们心里的秘密。 只能和你同乐不能和你共苦的人,丢掉了天堂七个门中的一把钥匙。 42.忧愁是两座花园之间的一堵墙壁。 当你的欢乐和悲哀变大的时候,世界就变小了。 愿望是半个生命,淡漠是半个死亡。 我们今天的悲哀里最苦的东西,是我们昨天的欢乐的回忆。 43.当你求达你的高度的时候,你将想望,但要只为想望而想望;你应为饥饿而热望;你应为更大的干渴而热望。 假如你对风泄露了你的秘密,你就不应当去责备风对树林泄露了秘密。 春天的花朵是天使们在早餐桌上所谈论的冬天的梦想。 44.话最多的人是最不聪明的人,在一个演说家和一个拍卖人之间,几乎没有分别。 你应该感谢,因为你不必靠着父亲的名望或伯叔的财产来生活。 但是最应感谢的是,没有人必须靠着你的名誉或财产来生活。 只在一个变戏法的人接不到球的时候,他才能吸引我。 嫉妒我的人在不知不觉之中颂扬了我。 45.有的儿女使我们感到此生不虚,有的儿女为我们留下终身之憾。 46.当我一面明镜似的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注视着我看到了自己的形象。 然后你说:“我爱你。” 但是实际上你爱的是我里面的你。 当你以爱邻为乐的时候,它就不是美德了。 不时常涌溢的爱就往往死掉。 你不能同时又有青春又有关于青春的知识。 因为青春忙于生活,而顾不得去了解;而知识为着要生活,而忙于自我寻求。 47.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心流血,另一颗心宽容。 48.和你一同笑过的人,你可能把他忘掉;但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你却永远不忘。 在盐里面一定有些出奇地神圣的东西。它也在我们的眼泪里和大海里。 49.你不过是你的大我的一个碎片,一张寻求面包的嘴,一只盲目的、为一张干渴的嘴举着水杯的手。 只要你从种族、国家和自身之上,升起一腕尺,你就真成了神一样的人。 假如我是你,我决不在低潮的时候去抱怨大海。 船是一只好船,我们的船主是精干的;只不过是你的肚子不合适就是了。 我们想望而得不到的东西,比我们已经得到的东西总要宝贵些。 50.假如我向人伸出空手而得不到东西,那当然是苦恼;但是假如我伸出一只满握的手,而发现没有人来接受,那才是绝望呢。 我渴望着来生,因为在那里我将会看到我的未写出的诗和未画出的画。 艺术是从自然走向无穷的一步。 艺术作品是一堆云雾雕塑成的一个形象。 连那把荆棘编成王冠的双手,也比闲着的双手强。 我们最神圣的眼泪,永不寻求我们的眼睛。 51.你也许听说过那座福山。 它是我们世上最高的山。 一旦你登上顶峰,你就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往下走入最深的峡谷里,和那里的人民一同生活。 这就是这座山叫做福山的原因。 我的每一个禁闭在表情里的念头,我必须用行为去释放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的心只悲伤七次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心只悲伤七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