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钟南山先生的二三事

致远静
2020-05-27 看过

关于钟南山先生的二三事,笔者有感而发

历经过sars事件的人,无人不知钟南山的名字,当时因为网络不发达的缘故,钟南山的有关名字很快就一闪而过,sars事件平息后又照旧过着往常的日子。

岁月真的是一面镜子,谁知钟南山再次遇到了比SARS更加严峻的病毒大战- COVID-19。而发生的种种竟然一次又一次重演,从过去到现在,如对病情的传染程度确认,如纸媒对钟南山先生名誉的诬陷......他的每次发话都秉承着同为医生的父亲钟世藩先生的家训“说话要有根据的。”

钟南山是个敢于说真话的人,我们见惯了滴水不漏的场面话,这种自我防御机制保护了自我,而我们也忽略了真实是一切变好的起点 。如果没有敢于和权威对抗,如果没有对科学的钻研精神,如果没有敢说真话的勇气,那么SARS事件真的就成为权威者口中对衣原体有效的抗生素,一个又一个生命如何得到挽救。

说真话的前提是建立在不伤害对方的立场,合情合理的情况下同时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鼓励说真话的地方也说明了是言论相对开放的,允许进步的场所。敢于说真话,敢于拒绝对方是一种可贵的勇气。

熊育群个人资料:(转发百度)

熊育群,男,1962年端午生于湖南汨罗,1983年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毕业,现任广东省文学院院长,《路上的祖先》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生命打开的窗口》获第二届冰心文学奖

新近出版有长篇纪实作品《钟南山:苍生在上》

杂志背景:(转发百度)

《收获》是在1957年由巴金靳以创办的。它是1949年后中国第一本大型的文学双月刊。创刊之后,具体的事情多由靳以来做。巴金就是组稿,当然他自己也是作家。他对杂志的支持非常大。后来,杂志曾一度停刊,那是在3 年自然灾害的时候,1960年代初,整个国家情况都非常困难。再后来,杂志复刊,办了几年又到了文革,再度停刊。到了1979年,《收获》复刊。

2011年3月,《收获》杂志荣获第二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期刊奖。

当代文学史上有影响的作家几乎都跟《收获》有关系。老作家当中,像冯骥才王蒙,重要的作品都在《收获》上发表。王蒙的《活动变人形》、冯骥才的《啊!》、《神鞭》,还有从维熙张一弓等。

文革前,老舍的《茶馆》、柳青的《创业史》、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也都是在《收获》上发表的,那也是整整影响了一代人的作品。

1979年之后的一批作家,像张抗抗的作品、谌容的《人到中年》、张洁的《方舟》、邓友梅的《烟壶》、陆文夫的《美食家》、叶辛的《磋砣岁月》、德兰的《求》等。余华几乎所有重要的作品都是在《收获》上发表的,苏童王安忆也是。

几代人几乎都跟《收获》有关系。所以,陈村说,它是中国当代文学的简写本。

1 有用
0 没用
收获长篇专号2020春卷 收获长篇专号2020春卷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收获长篇专号2020春卷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