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的社会事实与复合式行为

秦梦眠
2020-05-27 看过

礼物,在莫斯这里是集合了半强制半义务的物,他称交换礼物为呈现的过程,而非个体连带群体的送礼行为,则是总体呈现体系。极端者为竞技式的总体呈现。这种社会行为所具有的意义是莫斯所称之为“总体的”---“这些现象……它们是总体的,是我们所试图描述其功能的各种社会体系的全部”,它们是社会的,是宗教的,是经济的,是法律的,甚至是美学的。由此对事物的考察的总体呈现也至关重要。

送出-接受-回礼:总体性社会过程

送礼是社会的。为什么礼物在多时候一定是有强制性的义务给予必须,接受必须,回礼必须。回想也能发现这些行为的拆分开的动机,送礼是为了开启某段“乘方式模仿”,或是想将他人名字置于自己阴影之下。接受夸富宴角度是为了表明不害怕做出回应,不畏低人一等,而在普通的交换中则是为了建立联系,回礼则是为了持续关系。

平等的交换意味着关系的缔结夸富宴式的交换意味着等级的生成。因此,夸富宴只发生在等级不稳定的地方。

送礼是法学的和宗教的。礼物涉及公私法,涉及组织起来的和弥散的道德。,存在严格的义务,礼物中所包含“豪”会使礼物蒙上制裁的色彩。夸富宴中的毁坏,印度教的布施,对于他人的施舍和对神的进献,也是一种对未来利益收获的愿望。同时,豪的存在,意味着礼物的交换是对于自身一部分精神的交换,以精神换精神,才是社会关系建立的本质。

送礼是经济的,整个过程体现了物物交换,但并非纯粹功利,这中间夹杂着浓郁的情感。如夸富宴的存在。“非理性的单纯花费也是一种地位的确认”。仍有“不以功利为目的”的意向,可反思当下屯物、追星。延时性的问题也值得考量,送礼与回礼中间的延时性,既可以看见贷款的雏形,也可以引申出布尔迪厄的“社会谎言和虚构”。

送礼是美学的,不只是引发了种种仪式,在宴会过程中人们欢乐的本身,也极具审美价值。

关于社会学民族志:总体性研究方法

优势其一在于一般性。考察具有一般功能的事实,要比考察各种制度或这种制度具有的各种主题更具普遍性,因为后者多多少少总归有地方色彩。由此,在日常观察中,对于具体制度考虑要注重其地方性色彩,在具体事实考察时,应注重其总体性和复杂性。

优势其二在于人文性与社会性兼得。莫斯称之为实在性优势。能够切实了解社会本身和社会事实的本来面目,把握其中观念与规则,同时也能了解人、群体及他们的行动。观察的是作为完整的复杂的存在者的人,是他们特定数量完整而复杂的反应

道德价值:一些社会意义

赠礼处于强制和自发参半,礼物除了自身价值,还具有情感意义。

工人的劳作是礼物,国家福利制度可以看作对于劳作的回礼,由此纯粹的施舍时应当批判的,但是要把某些制度从慈善中解放出来,使工人在道德上看起来并非低人一等。

可见,社会之中,礼物--服务形成了一种次第增加的良性循环,其中既有道德因素,又有情感因素。因此社会才能在道德上愈发清晰,情感上愈发牢固。可以参考的社会事实包括传媒,种种应援、购买剧集、打赏也是一种礼物,消费者消费时并非纯粹功利的,而是充满了情感,但收礼的媒体一方也应当明白自身的义务所在---提高产品质量,进行公共服务,与阅听人保持良好关系。

0 有用
0 没用
礼物 礼物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礼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礼物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